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佛泽有缘

江南疯子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杜明在倒飞而退中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内腑受伤极重,黄龙功被黑白双煞击得只剩了一层不到,只有“小乘天道”的功力还有三层在勉力支撑着自己不致于立即昏迷过去。在飞退了三百米后,随着大口鲜血的喷射,杜明再也支撑不住了,身子一歪从空中落下,一头栽倒在地。想控制自己不再吐血,可是却无能为力,大口大口的鲜血依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杜明在倒飞而退中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内腑受伤极重,黄龙功被黑白双煞击得只剩了一层不到,只有“小乘天道”的功力还有三层在勉力支撑着自己不致于立即昏迷过去。在飞退了三百米后,随着大口鲜血的喷射,杜明再也支撑不住了,身子一歪从空中落下,一头栽倒在地。想控制自己不再吐血,可是却无能为力,大口大口的鲜血依旧如喷泉般从嘴里喷出。就在杜明晕晕乎乎中,却感觉到一个东西飞进了自己的嘴里,顺着咽喉流进了肚里,而“小乘天道”也突然在体内急速运转起来,紧跟着身体一阵剧痛,昏了过去。

直到佛龙珠蓦然消失,在场的众人才惊醒过来,而此时那股约束大家的力量也消失不见了。

“咦?佛龙珠被你们哪个得去了?快拿出来给我看一眼,我保证不要!我说你们这些小子,怎么全还活着?比我想象的结局要好点,原以为你们会拼个你死我活,顶多有一两个人能歪歪倒倒地活着就不错了。”千劫老帅哥落在了众人面前连珠炮般地说着。

众人差点晕倒。哪有他这样说话的呢,巴不得大家斗个你死我活?还顶多只有一个人能歪歪倒倒地活着?

“嘻嘻,老前辈,你说错了,不是一两个人能活着,应该是三个人活着才对。喏,三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应该活着。”一个长发披肩、圆圆脸,看似四十来岁,全身上下到处是补丁的人嘻皮笑脸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看其全身上下一块块的补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丐帮的弟子呢。

太大胆了,这人是不是有点变态呢?怎么当着如此众人的面说只希望三个女孩能活着呢?飞花小蝶听了来人嘻皮笑脸地话,有点恼怒地瞪眼问道:“喂,你是何人?”

在场的其他人听了来人的话也怒视着他。

“小生渡梦河是也!”来人抬起满是布丁的衣袖擦了擦鼻子,根本没看到其他人怒视着他,一双眼睛只瞪圆了看着飞花小蝶,双手抱拳为礼道:“人生如梦,我无舟而一梦渡过。承蒙江湖朋友们抬爱,送我外号‘快嘴风流老舟’是也。姑娘果然出落得婷婷玉立,有沉鱼落雁之容,敢问姑娘仙乡何处?”

四十岁的样子了,还自称“小生”?外号“快嘴风流老舟”?众人气极而笑,哪儿出来这么一个活宝?而飞花小蝶更是笑得花枝乱颤:“我说老舟,你这小生莫问本姑娘来历,从辈份上来说你该称姑娘我为‘阿姨’了。本姑娘修炼已有两百余年。”

什么两百余年?飞花小蝶也不过二十三、四岁的年龄,其功力之所以在风花烟雨门中较高,一是天份二是修炼三是上代掌门有意培养的结果。可风流快嘴老舟却不知道这些,他把飞花小蝶说的话当真了,因为他自己虽然看似四十来岁但实际上也修炼了有一百多年了,修真之人的真实年龄从外貌上是看不出来的。当下听了飞花小蝶的话,双手辑地为礼道:“如此说来,前辈真是修炼有道,我等是万万不及了。前辈仙乡何处呢?”说着话一双眼睛却瞄向了飞花小蝶身后的兰竹、剑雨两个小丫头。

“你小子等会再和小丫头套近乎吧。我说你们几个,那佛龙珠谁拿去了?我追了半晌竟然还让它溜了,也没看清楚什么样子的。你们谁拿去了快给我看看,我绝对不要,只想看一下。”千劫老帅哥打断了快嘴风流老舟和飞花小蝶的话,眼睛扫视着众人。

“前辈,我们没一人得到,刚才一个鸡蛋大小的东西飞来的时候我们大家全被一股巨大的力给牵制住了而不能动弹,你运功追击上它后,停顿了一下然后好象落向我们身后了。”血神龙答道。

“哦,是吗?我看好象就在你们附近落下了,竟然没一人得到?”千劫老帅哥眼有疑问地看了看大家。

“不错,血神龙小兄弟说的话确是实情。”逍遥闲云点了点头,接口道。

“难道它又入了土里不成?”千劫老帅哥说到这,双手捏了一个法诀,随即说道:“咦?不对。我怎么感觉到它的气息就在你们这附近呢?”说着围众人转了一圈。

“咦?”千劫老帅哥围大家转了一圈后,向西边走去。众人被他的举止弄得心头痒痒的,难道他发现了佛龙珠的所在吗?一个个地跟着他后面来到了三百多米处已昏迷不醒的杜明身旁。

杜明的脸色一会白一会黑一会红一会青,正在急剧地变幻着;躺在地上的身体也时不时地自动颤抖跳动一下,慢慢地整个腹部竟然鼓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肚而出一般。

“嘿嘿,这,这人是谁?象男人又象女人。怀孕快临盆了吗?你们谁把他弄成这模样了?”快嘴风流老舟咋呼起来。

“给我闭上你的臭嘴!”千劫老帅哥喝道,蹲下身来仔细看了一下杜明,“呵呵,这小子真不知道三生修来的福气,佛龙珠竟然被他吞下去了。刚才你们打架的时候他受了重伤?”

“嗯,是的。我们和黑白双煞争斗的时候他受了伤,而且肯定不轻。前辈,依你看他是否消化得了佛龙珠的能量?”逍遥闲云点头说道,脸上关切之色显露无遗。在来洛阳的时候他从本门长老陆正清嘴里已经知道了杜明的事,现在看到杜明如此模样不禁又悔又喜有担心。悔的是刚才只一心想把黑白双煞给打败而没注意到要保护杜明;喜的是从杜明的情况看,佛龙珠竟然被他给吞下去了,那对杜明的修为无疑有不可估量的助益了;担心的是从杜明目前的情况看,可以肯定佛龙珠正在杜明体内翻江倒海地闹腾着,以佛龙珠的巨大能量要是杜明消化不了的话,那不仅无益反而有害,弄得不好杜明甚至有暴体而亡的危险。

逍遥闲云见杜明如此样子是如此想法,而其他人却不作此想,大多数人脸上都是嫉妒之色:他妈的,老天实在不公,怎么偏偏看上了这小子?这小子也不知道哪世修来的好运,佛龙珠竟然自动飞入了他口中,最好是暴体而亡吧。而依然站在空中的黑白双煞兄弟,心里更是把杜明的十八代祖宗和黄龙派自创派祖师黄龙太祖到现在的掌门人黄鹤真人以及所有门人弟子不知道诅咒多少遍了,只是忌讳千劫老帅哥在场,他们根本不是老帅哥的对手,否则早就一掌把昏迷不醒的杜明给打得魂飞魄散了。

“不知道,我来看看。”千劫老帅哥头也没回地说道,随即五指一伸搭在了杜明的左手手腕上。其他人都在看着千劫老帅哥的动作,只有快嘴风流老舟两眼骨碌碌地转动着,一会看看飞花小蝶,一会上下打量着兰竹、剑雨。

千劫老帅哥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显然在运功探查杜明体内气机运行的情况。而杜明的身体在千劫老帅哥的五指打上手腕后,上下抖动的幅度开始变小了。不一会杜明的脸色也由白、黑、红、青四色的急剧变化变成了白、红两色的缓慢变幻。“突”地一声,杜明的体内响了一下,凸起的腹部竟然又鼓大了一点,千劫老帅哥的身体随即抖动起来,脸色也变得一片青色。千劫老帅哥眉头一皱,立刻伸出另一只手也搭在了杜明的手腕上,这才停止了身体的抖动,而他自己脸上的青色也开始慢慢变化,杜明的凸起的腹部竟慢慢地回缩着。

大约二十分钟后,千劫老帅哥的脸色恢复了正常,随即腾出一只手拿出怀里的一只小葫芦,一声“给我开!”小葫芦慢慢变大起来,渐渐变到篮球那么大才停了下来。也不知他嘴里念了什么词,一股酒突然从葫芦里如箭般射入千劫老帅哥的嘴里。

“噗!”千劫老帅哥嘴一张,刚刚吸入他口中的酒变成了淡黄色喷在了杜明的手腕上。奇怪地是杜明的手腕上好象是一个容器一般,酒一沾上他的手腕就消失不见了。

随即千劫老帅哥站了起来,拍了拍手:“真是费力不讨好,奶奶地,这珠子竟然还想和我干架。”说到这,转头望向逍遥闲云:“你和黄龙派的小鹤熟悉吧?”

逍遥闲云看到现在,已知杜明无大碍了,见千劫老帅哥突然提到了这问题还是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正经回答道:“是的,很熟悉。怎么了?”

千劫老帅哥沉吟了一下,一脸严肃地说道:“哦,既然很熟悉那你就该知道黄龙派的黄龙功了。是不是黄龙功在小鹤的手上有了重大改进,修炼到一定程度后会改变自己的气质而与道法自然、万物皆法、大道无形的天道至理完全吻合,从而避开中间的升仙一途修炼到了最后直接成神?”

“啊?”在场众人全都心头巨震,连满脸嘻笑着一直偷眼打量三个女孩的风流快嘴老舟也把眼睛看向了千劫老帅哥。

“避开中间的升仙一途修炼到了最后直接成神?”这是什么功法?修真之人的正常途径是:从炼气开始慢慢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后如果能顺利度过天劫,那么就能飞升成仙;而成仙后,那还不够的,因为还有神的境界需要继续修炼,在成仙后,修炼成功的话那就可以成神了。在修道界还从没听说过哪个门派有修炼成神的功法,因为要想修炼成神的话,那必须是修炼成仙后才能知晓的。

“前辈,你能确定吗?黄龙派虽然是我中华国三大门派之首,但也从没听说过他们的黄龙功竟然有此厉害啊。”快嘴风流老舟果然嘴快,逍遥闲云还没来得及回答千劫老帅哥的话他就先说了。

“前辈,三十年前我与黄鹤真人聚过一次,盘恒了好几天。这点我敢肯定,黄龙派的黄龙功没有此等境界。”逍遥闲云语气坚定地说道。

“哦,我想也该没有的。六百年前的黄云真人,他的功法我可一清二楚。只是这小子体内不仅有黄龙功的真元,同时还存在一种天道循环的真元,这可是那些神才修炼的功法。”千劫老帅哥说到这回头看了一眼仍然昏迷未醒的杜明一眼,接着道:“按你所说,那就是这小子有什么奇遇了,而且他体内的另一种真元竟然和佛龙珠的性质同出一源,只不过佛龙珠的力量太过强大,一时间他无法消化而已。等他修炼若干年后,如果有大成的那一天,其成就将不可限量的。”

“啊,同出一源?前辈,那就好象是男人遇到了女人,阴阳互吸一般么?”快嘴风流老舟脸上的表情又恢复到了嘻皮状态。

“同出一源就是男人遇到了女人,阴阳互吸?”逍遥闲云、东海龙王和血神龙三人哈哈大笑起来,就连依然站在空中的黑白双煞也嘴角裂了裂,而飞花小碟和兰竹、剑雨却是满脸绯红,扭头看向别处。

“你这小子,就知道插科打混!”千劫老帅哥喝道,随即自己也笑了起来。快嘴风流老舟的比喻虽然不是很恰当,但想想也确实是那么回事。

顿了顿,千劫老帅哥扫视了一遍众人,见大家神态各不相同,有气愤的、有嫉妒的、有无奈的等等不一而足,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淡然问道:“天意难测啊,祸福自有根源。而今事已至此,佛龙珠已被自动飞入杜明体内,老夫以为你们现在也该死心了吧?”

除了逍遥闲云和快嘴风流老舟外,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良久,东海龙王一声叹息,“罢了罢了,天意如此,老夫也不多说什么了。各位,告辞了!”说着一拱手飘走了。

血神龙龙逆天一见东海龙王真的走了,眼珠转了转,暗想到:刚才的混战中可以看出来,除了黑白双煞与逍遥闲云,就以东海龙王功力最是深厚了,而今他走了我还是也走吧,否则等千劫老帅哥一走,黑白双煞这两个老怪物要是记恨刚才的事情那我岂不是要倒霉?算了,百忙乎一场就百忙一场吧,我还是也赶紧离开这里为妙。想到这,血神龙双手抱拳道:“各位,事已至此,我也告辞了!”

飞花小蝶见东海龙王和血神龙都走了,“咯咯”笑了两声道:“酒宴已散,既然大家都走了,那我也走吧。各位,后会有期!”

千劫老帅哥看了一下仍旧停在半空中没有去意的黑白双煞,“你们两个小子还不走要待怎地?”

黑白双煞眼里全是愤怒的火,要不是真的和千劫老帅哥不是一个级别的话,恐怕早就把他给灭了。兄弟两互相看了一眼,一声也不作地默默飞走了。

“前辈,都走了都走了,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快嘴风流老舟嘻笑着问道。

“什么我们也该走了?到哪去?你想去哪儿就请自便。”千劫老帅哥莫名其妙地看着快嘴风流老舟。

“啊?这可不对了,你不是说好了陪我去万花谷吗?嗯,一千,一千坛千年百花酿如何?”快嘴风流老舟哭丧着脸,“我真的只有这么多,再也没剩一坛了。”

“呵呵,前辈,如果你没什么事还是陪这位仁兄走一趟万花谷吧。千年百花酿可是难以得到的好东西哦。至于杜明,我会在这里照顾他的。”逍遥闲云笑道。

千劫老帅哥看了看杜明,“不错,千年百花酿确实难求。好吧,那我就陪这小子走一趟。”说完对快嘴风流老舟喝道:“走吧,不要给我装那可怜样了,你这小子肯定不只一千坛千年百花酿的。”

看着众人都走了,逍遥闲云摇了摇头,真是好笑,千劫老帅哥本就性情古怪了,没想到又认识了这个更古怪的快嘴风流老舟。只是逍遥闲云没有想到,即使已经走的那些人也没想到,几天以后他们这帮人会再次聚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