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强暴之后


2000年,在经三年的爱情之路后,我和伟终于登记结婚了。出于对彼此的信任和爱,我们没有婚检,就那样结婚了。婚后,我们很恩爱,相敬如宾。可是一年过去了,我的肚子却平常如故,没有一点动静。去医院检查,是伟的问题,天生的精子质量不高,怀孕的几率很低。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们不知所措,伟更是消沉的不得了。


我想要个孩子,可是却只能是个奢望,我和伟的关系因此也冷淡了下来。我上的是夜班,平时下班后都是伟来接我,但自从伟得知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之后,他就很少来接我。那一天,我下班后回家,一边走一边想着和伟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后面远远的跟着一个人。在一个转角的地方,那人突然就冲了过来,用力的捂住我的嘴,我一下子懵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神智开始模糊,他在手上的布上下了迷药。当我意识到时,我已经无力反抗了。


那天晚上,我泪如雨下,不知道怎么回家的,一进门就冲进卫生间,拼命的冲洗着自己的身子,想把一切污秽的东西都冲走。可是,永远都没办法洗掉身上的肮脏,那个肮脏的男人,在我的身体里留下了他的一切。我不敢跟伟说,更不敢报案,我害怕伟因此而嫌弃我,离开我。虽然伟没有生育能力,但是我还是很爱很爱他的。我不能没有他。


可是,很快我就意识到了不对,那个月我的月经没有来。难道是?我不敢想,更不敢相信,就那么一次就怀上了?为了确认清楚,我背着伟偷偷的跑到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一出来,我一下就懵了,我怀孕了,怀上了一个强暴自己的男人的孩子,天哪,我该怎么办。痛苦和惶恐困扰着我。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一直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孩子是留还是流?我很矛盾。


生孩子这码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我决定向丈夫坦白。回去的那个深夜,我流着泪向伟说出了那个另有隐情的真相,并把医院开具的所有手续单递到了他面前。我说:“不管我做错了没有,你都要原谅我好吗?我爱你,可我真的太想有个孩子了。”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的痛苦,但并没像我想像中的那样大发雷霆,只是一支接一支地吸烟。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总是借口加班,很晚才回来。他是在挣扎,是在逃避,这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整整过了一个礼拜,他终于在夜里紧紧地把我揽入怀中,一脸愧疚地说:“静,是我不对,我们明天就去把孩子打掉,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们生完全属于自己的孩子。”这样的决定对他来说无疑是痛苦的,但为了我,也为了爱情,他妥协了,这么久了他才明白,我对做母亲的决心是多么的不可动摇。


第二天他陪我去了医院,其实就算他不同意和我生个孩子,我也不一定有勇气让肚里的小生命来到世间,因为它的父亲足以让我痛恨终身。然而或许是上天注定我无法逃过这一劫,在做过检查之后,医生对我说:“由于先天性的原因,你最好不要做人流,以后不能再怀孕了都是小事,就怕危及你自己的生命。”这样的消息于我于伟都不啻于一记晴天霹雳。我看见伟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神情复杂且无助。


回到家,我对他说:“伟,我还是去把孩子做掉算了,果真不能再怀孕了的话,我就安安心心跟你过一辈子。”他沉思了片刻,很坚决地作出了否定:“不行!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以后怎么过?”我的轻率终于得到了报应,当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要一个共同的孩子时,却可能永远地失去了机会。


伟每天都是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总用一种怪怪的眼神打量我的已经挺起很高的肚子。他难以接受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孩子。而就是在这非常时期,一件预想不到的麻烦事又迎头而来。那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男人打来的电话,他问我孩子打掉没有。我的心情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他是谁呢,怎么知道我怀孕的消息?正当我胡思乱想时,那男人又说话了,他阴阳怪气地说:“那个晚上,你还舒服吧?有空见见面好吗?我挺想你的。”我顿时就气得七窍生烟,“啪”地挂断了电话,那个男人那天晚上还拿走了我的钱包和手机。胆颤心惊地过了两天,我以为就这样太平了。那天当伟二话不说就扇我两个耳光时,我知道噩梦才刚开始。伟怒气冲天地吼道:“你在外面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怀上了别人的孩子,竟然还骗我说是到医院做人工受精,你当我是什么啊?”那个卑鄙的男人把电话打到了家里,对祖伟说了什么。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我说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他马上又给了个耳光,说:“你不用解释了,明天就离婚。我没想到你是这么耐不住寂寞的女人,算我瞎了眼。”


事到如如今,或许一切的解释就真的没用了。我声泪俱下地向祖伟讲出了那个晚上那段难以启齿的遭遇。他当然没有理由轻易就相信我,冷冷地说道:“你的故事编得很完美,可惜我不是小孩子了。”


由于我正处在怀孕期间,按规定是不准离婚的。但祖伟却从此搬离了那个家。那个时候,孩子虽然已经四个多月了,我还不是顾一切地去了医院,医生也再次拒绝了我的请求,后来我就跑到一家私人门诊,在经历将近两个小时的撕心裂肺之后,或许命大,我没有死。当我拖着弱懦的身子找到祖伟,说要跟他去办离婚手续时,他看着我扁扁的肚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这并没能改变他要解散婚姻的决心。


我的婚姻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尽头。后来我还给伟写了一封信,我说,我只是一个不幸的女人,我冒着死的危险打掉孩子,就是为了告诉你,我是清白的,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然而一切都已难以挽回。不久我又辞去了工作,更换了所有的通讯方式,我不想失去了爱情,还被那个噩梦纠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