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城]生死结

夜深了,沧海锅锅在QQ上问我怎么还不睡,然后我们就聊到了奥运会的闭幕式,我说:“我们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下一次在中国举办的奥运会了。我们还有四十年可以活吧?四十年也只能是十个国家来办。”沧海锅锅说:“今天也有几个人说到这个事。”说到这,两个人心里憋起来。

活了这么多年,生与死还没完全看破。每当想起,还会纠结。

六年级的时候,奶奶去世了。这是我目睹的第一个亲人的去世。小小的心,不明白死是什么。当时大家都哭着去火葬场了,留下我和表姐两人。老爸吩咐:看到殡仪车送骨灰回来时两人要记得放爆竹。老爸实在是没人安排了,竟然叫两小孩子做这大人的事情。表姐其实才大我三岁,带着我跑到中学的操场去玩,高兴起来忘记了点爆竹的时辰,回来后我被老爸当头一记毛栗子外加一顿臭骂。

死亡是什么?在给爸爸骂哭之后,泪眼朦胧中我瞅着那骨灰盒。睡在被子下瘦骨伶仃的奶奶,现在只是一个盒子。她缠绵了几年的病榻,终于呼出了最后一口气,结束了旅程。昨天她是被子下恍如无物的瘦骨,今天她是一个贴着黑白照片的盒子。人的一生就这么终结了吗?我忽然惊慌起来。表姐告诉我,他们刚刚是去火葬场把奶奶烧掉了,盒子里是骨灰。那堆瘦骨,现在是捧灰。

从小不和奶奶一起生活,她和爷爷也不把我和哥哥当回事,对妈妈更是不好,所以她的去世,说实话,我是哭不出来的。要不是爸爸的当头一记,我的眼泪还不会流下来。可是就算我不当回事,奶奶的死,她的骨灰,突然间就这么因着表姐的几句话形象起来,我诚惶诚恐,惴惴不安,想起以前看到的电影《少林寺》中那个老和尚自焚的镜头,火烧着时多烫呀,我不敢想像,为什么人死后要烧掉呢?会不会疼呀?表姐瞅瞅我怔住的模样,又吓唬说:“火化死人时,听人说死人会突然坐起来耶。”要知道奶奶死的时候,我看都不敢看一眼,她还会坐起来?

死了为什么要烧掉啊?能不能不烧啊?死了就没有了吗?如果妈妈也死了的话,我怎么办?我以后是不是再也看不到妈妈了?这会是多么痛苦的事情?这种恐惧缠绕了我整整两年,晚上睡不好觉,静下心来时就会胡思乱想:人为什么要死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中的琐事慢慢磨淡了我对死亡的恐惧。当时怎么竭力制止自己不去思考这个问题的,也忘记了,可能是想到既然来了,就只能听其自然了。也不是不想了,只是压在了心底,让它慢慢淡化,日后偶而想起,也只是纠结一时,很快就过去。对快乐生活的渴望,强过了对死亡的恐惧。以后的日子我一直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生活着。

和沧海锅锅道别后,我关掉QQ,无聊去读《庄子》,看到其中的几句话很有道理。

庄子云:“悠然而往,悠然而来”。

老天很平等地给每个人都安排到了一生的时间,既然活着,就要享受生命,享受生活。关键是你自己怎么去渡过,怎么不浪费它,过好每一天,享受每一天,合理地安排生活。有一天死了,自然地去,我们也不要太多悲伤。你若没有虚度的话,终老临死就不会哀叹时间的无常。所以年轻人努力读书吧,不要浪费了时间,到老空自嗟叹、悔恨年少轻狂;爱上一个人直管表白吧,莫等他(她)走远了,才发现自己痛失了诉说的良机,生命是有限的,一生之中爱情也不可能有多少回。如果生命走到尽头,你回首往昔可以说声无悔时,死亡也就不那么可怕了。

倘若你悲伤有天终会失去亲人,那么请在他们有生之年好好地对待他们吧。死后铺张隆重的丧事有什么用呢?再大的哭声也是听不到了,再大的场面也是看不到了,还不如在死者活着的时候尽到自己的孝心。有条件的话,还是和父母住在一起吧,老人其实喜欢和孩子多说说话。我常常对自己嫁出家门不能随侍膝下而耿耿于怀。你是不是也一样呢?远离家门的游子记得常打电话回家,有空回家看看。我的江枫哥哥说得好:其实老人家不需要你买什么礼物,看到你人已经是很大的喜悦了。

庄子云:“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终。受而喜之,忘而复之。”

人活着就是要追求快乐,追求自己的存在价值,在别人的眼中证实自己的价值。一切的作为,不去探询它的最初动机,也不追求结果什么,对现有的生命悠然受之,对它的结束也悠然处之。人到老年,都会怕死,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就恐惧自己的将来。死后到底有没有鬼魂,我们将往哪去?然而生死,命也。我们与其惶惶不安,不如坦然面对。

庄子说得好:“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老天给我们一个生命,我们劳劳碌碌,老了就要我们休息了,死就是长久的休息,生命就是这样必然,我们善于生命,也必得善于回归大自然。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

关掉电脑,关掉电灯,好好睡一觉,不再多想。生与死,愿不再纠结,来就来,去就去,安时处顺。愿我们尽力而为,都能有一个完美人生,完美的结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