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外篇 215、交易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作为现职的日本宪兵少将,到了名古屋,第一件事情自然应该是去拜访直接上级,也就是新日本武装警察部队的总监高桥欣武上将才对。

所以,10整的时候张某首先见到了高桥次杰少将,他是高桥欣武的远族,8年时间里也从一个少佐晋升上来担任新日本武装警察部队本部警备队司令,手上虽然只有1200人的守备队,却是本部的第一悍将,有他在,高桥欣武才吃得下饭,睡得着觉。

这几年,高桥欣武逐步向北京靠近,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光是华军那6万精锐宪兵和自己努力组建的第1到第4总队就有11万军队,这是支持自己的中坚力量。

作为整个武装警察部队的总监,高桥欣武觉得以丰岛池代为首的内卫警察始终对北京采取怀疑态度有些不能理解,至少中国人连北海道和北方四岛都同意还给我们嘛,这就足够显示他们接纳我们为同盟的诚意了。

多次与丰岛池代进行论战,结果他还以没有气节为理由辱骂自己,TMD,我还不是在尽力地保护日本国民和经济不受更大的破坏吗?

他们不就是推行了一些汉语教育吗?

这也正是他们希望我们一体化的证明啊?

难道能说明治维新是错误的吗?

天皇希望日本现在能够“脱欧返亚”,不就是证明吗?

所以这充分说明了,以陈旧海军为集团的内卫警察对日本是极端不负责任的,虽然不需要象九州那样。。。

但我们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才对,同盟是我们日本未来的希望,东亚文化以前就是中国为核心的,连天皇都愿意接受。。。你有什么资格说中国人为主体的同盟不好呢?

但是新的政治变化对自己和宪兵部队很不利,自民党即将在年底组建统一的日本新政府,这对我们很不利,而最近以来下面的军官们也在反应这个问题,为了统一认识,就在今天把手下几个重要军官们找来商量。

町山太郎(宪兵总部参谋长,上将,54),榎本尾一(宪兵总部副总参谋长,中将,48),河村不武(宪兵本部人事总监,中将,51),新關亚美(宪兵本部新闻局长,女,少将,44),寺島唯和(宪兵本部办公厅主任,中将,47),津村下野(名古屋警备区司令,辖第1,第2总队,中将,45),海津智慧(歧埠警戒区司令兼第1总队长,42,少将),關根流星,丰桥警戒区司令兼第2总队长,44,少将),京中广智(金泽警戒区司令兼第3总队长,43,少将),久保次郎(滨松警戒区司令兼第4总队长,41,少将),这几个高级军官都坐在办公室里开秘密会议。

自己组建的4大总队都在这里,5万绝对精锐,哼哼,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年底的公决一结束,新上台的自民党绝对会拿我们宪兵总部开刀的,但是我们却还拿不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诸君,新關夫人,我们都是宪兵本部的高级军官,一旦年底自民党在选举后组建新政府,我们将是他们动手的第一个目标,对此,我想大家不应该再有怀疑的,我的问题是,大家都愿意坐以待毙吗?”,河村不武首先发话询问大家。

津村下野是名古屋警备区司令,手下有两个精锐总队合计约3万大军,绝对是高桥欣武的一把快刀,要是出现被政府和内卫警察联合对宪兵总部进行清洗的情况,自己将是被重点关照的对象,虽然不会有生命威胁,也不会坐牢,但是到手的权力谁愿意放弃呢?

他站起来叫道,“不,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也不能任由海军把我们吃掉,这些该死的政客,我们不能就这么让他们把整个国家与国民都带向危险的右倾方向上去,这是对整个日本国民的犯罪,也是漠视天皇的权威(天皇已经退位)!我认为应该尽快制订一个计划,反击政客和海军的计划,一旦他们动手我们要立即发动反击,一举把他们消灭在萌芽状态下,我想,整个同盟和驻军都会支持我们的”

在实力对比上,撇开驻军和华裔军队是34万对15万,虽然我们总体装备并不占据优势,甚至还是劣势,但我们最精锐的4个总队也有5万人,而且最大的优势在于已经对名古屋的(预备)省政权和内卫警察总部占据着极为有利的地形,四个总队,南北对进的话两小时就可以冲进名古屋去。最近的歧埠第1总队1万5千精锐只有不到半小时的路程,消灭区区的3000内卫警察不在话下。

静岗和京都的内卫警察就是第一时间来救都不行,出动空军也没任何用处,难不成他们还敢向名古屋扔炸弹不成?

这是两年前高桥欣武重新划分警备区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了的。关键还是局势的问题,一旦他们建立省政权,我们将处于逆转的地位,因为现在我们是独立的整个日本的宪兵部队,而川崎南记不过是本州地方政权。

不过以他们自民党的实力,我们对抗不了大义名份。北京在那时候说不定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支持我们。但破坏选举和公决是不可能的,别说北京希望快点加入,就是普通国民也希望能够尽快重建全国政权,我们宪兵不能做这事。

因此,拥有强大武力并且将可能得到北京默认的高桥欣武很迷惑,自己怎么就没办法提前动手呢,现在随便出动一个总队都可以把自民党和内卫警察消灭,却不能动手。。。

“发动政变。。。那是需要理由的,没有充足的借口,国民不会支持我们,同盟和驻军也会旁观,甚至将在国民和自民党的要求下对我们进行镇压,这并非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町山太郎上将是宪兵本部的总参谋长,也是仅次于高桥欣武的两名上将之一,他的话足够让众人清醒。

高桥欣武早想动手消灭掉极为右倾的内卫警察,也是因为以川崎南记为首的本州自治委员会一直都在压制自己,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钱的原因。

宪兵有40万之多,承担国内70%以上的治安管理任务,所得军费却只有15万内卫警察的7成,装备上的差异不说了,那是因为各自任务的不同,但是大家都要养家糊口,凭什么海空军就能够享受到这么高的待遇?

入盟前不能动手,但入盟的结果一出来,新政权选举也结束了,那意味着现在还属于三岛联合供养的宪兵总部的头上就将会套上一个全国政权的“紧箍咒”,一旦新政府成立,一道命令下来我们都将束手无策,只能等待新政权的宰割,问题是。。。没有成立新政权以前,我们还不能动手!

这是一个死结。

求北京也没什么用,他们不会公然支持自己发动政变,即便他们心里愿意我们闹起来甚至把自民党和海军都杀光,然后。。。同盟将出面以救世主的名义镇压我们,顺便再将右倾分子清除一遍,到时候,那6万宪兵和驻军将是攻击我们的第一支部队,北京还能够得到国民的支持,甚至还可以组建一个新的什么自治委员会再来维持8年。。。“诸位,我们不能提前动手,因为那将会給日本带来十分巨大的灾难,国民和天皇更加不会原谅我们,8年了,我们失去了统一的政府,失去了财政权力,到现在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这一点私利而置日本加入同盟和恢复全国政权的最重大利益于不顾,那将是对1亿5千万国民的犯罪!我的意见是,做好准备,收拢人员等待时机,即便有什么动作也要等正式加入同盟和组建全国政府以后才能行动,否则只能以死向国民谢罪”

高桥欣武知道,这也是川崎南记和内卫警察到现在都还安心住在这里的依仗所在,却在叹气,2月政权组建以前自己不能动手,只能看着这些政客耀武扬威地四处招摇。

下面的宪兵高级军官同样知道这些理由,现在,我们处于很不利的位置上,也只能保持这样的一个态势,等对方先动手以后我们才能作出反应。

那不是要失去先机了吗?

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九州的民主党人不能掌握政权呢?

另一个房间里面,张某正和高桥次杰坐在一起,高桥次杰不知道对方有什么事需要晋见宪兵总监,却知道他们高层正在里面开会,只能独自出面招待张某喝茶。

张某来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只是出于礼貌需要先来见自己名义上的主官。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11点半了,看来这位宪兵总监真的有什么事情不能见自己,站起来说道,“高桥兄,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总监回来以后请转达我对他的真诚问候,打搅了”

“哦”,起身的高桥次杰答应着,不过他的身份不一样,也就非常客气地挽留他,“井上兄,你我很久没见面了,远来是客,不如这样吧,今天中午我来做东,附近有几家很不错的中餐厅,您看。。。”

“实在抱歉,下午还要去另外拜访一位客人。下次再找机会吧,我在大坂随时恭候高桥兄的光临”

“那就谢谢井上兄了,有车吗?我给你安排吧”,高桥次杰关切问道。

“不用了,谢谢高桥兄,我带了车的。那我就告辞了”,张某对高桥次杰点了点头,转身挥手告别,他还实在没有习惯日本人的鞠躬礼,何况现在还是正规军装。

高桥次杰叹了口气,现在的局势这么不好,华裔军官本来就是一个可以依仗的力量,但是却因为身份的问题不好拉他们进来参与,想来北京也严厉警告他们不得参加这种形式上的剧烈冲突,这是整个宪兵高层都没有想去找他们帮助的两个原因,另外一个就是他们的级别过低,对北京未必能够起到重要的桥梁作用,那我们还不如直接去找同盟驻军呢。

却不知道,北京已对6名华裔军官下达了可以视情况自由行动的命令,他们手下就有约3.5万军队(张某是最少的,主要原因是资历过低),何况他们现在的身份是日籍,参与政变。。。那是绝对合适啊,反正与北京在面子上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只能说高桥欣武和町山太郎没有想过这一关节,不理解北京此举的真实含义,总以为华裔军官只会旁观,把后方全部留给了他们驻守,也给自己的失败留下了厚重的遗憾。

实际上,华裔军人转制其实就是北京在暗示他可以找华裔军官共同执行政变计划。结果到了最后,这些华裔军官反而在内卫警察总部被高桥欣武顺利摧毁后高举“平叛”的旗帜加入到内卫警察部队中参与对政变军队的围攻,这是高桥次杰1年后在铁窗里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

后世在评价高桥欣武的时候,有很多分歧。

日本左翼学者认为,虽然高桥欣武冒然发动对政府和内卫警察的清洗是“为了私利而不可原谅”的行为,却也清除了内卫警察系统中对同盟持反对意见传统的海军高层军官,对整个日本后来的和平化与“去右倾化”有极大的推动作用,因为谁都不能否认,在自民党极端右倾势力被彻底铲除以后内卫警察系统其实就是右倾分子们最后的一个集合地和顽固堡垒。

不过,有一些学者却坚持认为,高桥欣武的政变是对民主程序的粗暴破坏,即便是右倾分子,总不能不让人民表达自己的意见吧,军人也是公民,应该有自己的政治选择。而同盟在这个事件上初期对高桥欣武进行纵容,中期引导他去屠杀“海军正规军官团”,后期又借驻军,华裔军与内卫警察的力量一起消灭已经完成预定计划的日本宪兵部队,手段极其肮脏与恶劣。

总评价下来,这些学者们说,“。。。高桥欣武不过是一个被私利引导,同时被北京用来清洗内卫警察总部右倾军官的可怜虫而已,最终被判绞刑也是罪有应得。受到最大伤害的还是日本,失去优秀的1042名海军将校换在任何一个国家都绝对是无法承受和弥补的损失,日本,也从此失去了曾经荣耀万分的海军,恐怕是北京梦寐以求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