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五章:第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十二



“弟兄们。”吴志伟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天早晨全连回来,左右两头打了一阵子,干掉了七、八十个鬼子,虽然是个胜仗,但我也觉得别别楞楞的不太痛快,但是又想不出具体的什么地方有什么不对。到了连部韩副连长紧皱眉头和我一讲,我才认识到这其中许多方面的纠结所在。


弟兄们,我想说的是,我们这个连队的组织与建立不是在正常情况下由正常的士兵和军官们所组成,而是从全师一万一千多阵亡的官兵里侥幸活了下的成员所组建的,这其中,还包括韩副连长这样的从集团军司令部派下来的高级人才!


这种情况就说明了一个事实:你们在座的班长们,完全是原来就有多年实际战斗经验的老兵,排长、副排长们更是由原来的副连长、正职排长所担任,连部的组成就更不用说了。我觉得:这非常的组合就应该让我们有着非常的素质和能力。是不是这样呢?既然我们能在平时大言不惭地自称我们是全师的‘精华’,那就要有个精华的样子对不对?所以我们的打仗智慧、作战水平就不应该和一般的部队那样平凡与普通对不对?


尽管我们不是哪个军校的军官教导队,也不是什么军官培训班,但我们既然是一只在非常的条件和环境下以一群非常的官兵组成的一个非常的连队,就必须拿出一个非常的姿态来出现在抗日的战场上!现在做的不够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们应该在不断的努力学习中尽快地充实自己来做到这一点!那个共产党的毛泽东主席的《论持久战》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那么我们,就应该在战斗中学习战斗。


因此我觉得:我们的士兵在一段时间的练兵和一次次的打仗之后,就要有虎贲之师的精锐,军官们就要有超凡的智慧和指挥才能与带兵打仗的能力,这样,才能算得上‘非常’两个字。倒过来说,我们组织起百十来号人从海上上了岸,和小鬼子打了几次不疼不痒的仗,然后个个都他娘的死翘翘,就这么烟消云散地了事,还怎么能算的上‘非常’?


在无名岛上半年玩命般的训练,我们这一百多人的战斗力可以说是一般部队无法和我们相比的。不过我所指的‘战斗力’单纯一点说仅仅是指官兵们个人的军事技术,而各级长官们的指挥才能以及带兵能力,我敢说除了韩副连长外、能够做到才智卓绝的,在座的各位包括我在内恐怕没有谁能谈得上是‘非常’的料!”


吴志伟笑着做了个阻止韩大海要说什么的手势接着道:“达不到怎么办?不要紧,我还是要说这句话:学习。努力地在战场上和平时中虚心地学习、请教、多动脑子琢磨、多在一起探讨、多在心中去领会。谁也不是天生的韩信和周瑜的料子,但通过各种形式的学习可以慢慢地变得聪明、变得机敏、变得接近嘛!


一排长戴云飞打仗刚猛强悍、两次打火车、一次打临沂城救百姓都显得大刀阔斧、淋漓痛快,堪称‘猛张飞’似的战将。二排长王志刚抓鱼时鬼点子多,在打仗时、尤其是第二次截文物车指挥全排把仗打得惊心动魄、战果甚巨嘛!还有三排的李小山,平时言语不多、处事沉稳,但打起仗来一般都能细心周到、胜券在握,能以微小的代价来换取大的胜利,在无名岛上摧毁鬼子弹药库上的火力点表现的就非常出色。还有四排的孙守田,根据自己是连队机炮排的的性质,除了自己有一身过硬的打炮技术,把全排的军事技术抓得也日益精进、无法挑剔。射击队的刘刚那就更不用说了,精益求精的枪法、全队的射击水平和执行长官们交给的各项艰难任务时所完成的程度那是有目共睹的。还有各个班长、副班长甚至包括许多的新老兵们,是不是都各具特点?


我并不要求所有的人、乃至包括我都能像韩副连长那样思维慎密、足智多谋、临危不惧、大胆果断并往往能够洞察预知战场上的危机,也实在无法达到!只要你们能保持发扬你们的特点并在以后能把你那个排里的几个班长、副班长带得与你差不多,班长、副班长们把自己充实的和你们的排长、副排长差不多的同时也把你们班的士兵弟兄带得和你差不多,那样的话,且不说我们全连的一百多个弟兄们个个都是当官的材料,仅就指全连的战斗力来讲,又会比以前提高多少?


从今天起到一定的时间内,我和副连长会前商定过了,还是要把全连的弟兄们以班、排为单位,乘马远赴沂蒙山的边缘地带打冷枪伏击,真正地做到让每一名新兵都有事干、有目标打,让每一个班、每一个排都会有收获来汇报。具体的布置现在让副连长安排吧。”


韩大海看看手表道:“正像吴连长刚刚讲过的那样,这次连里决定再把大家放出去,具体的形式是给你们每个排三天的时间。让你们骑着马、带着干粮以及充足的弹药去远一点的山边打伏击、打冷枪,主要还是让新兵、也包括全连的所有人再经历一下实战锻炼。具体的安排有如下几点:


一、明天午夜一时,四个排、一个射击队再加上郑少海的工兵组全部出发,值班放哨的弟兄、今天早晨九班和十二班负伤的几个弟兄以及连部有关的人员不算。不管此次打伏击的结果如何,大后天的午夜一定要全部准时回到营地。


二、具体的方向和范围:从沂南的西北处直插铜井、姚店子、在袁家庄、三十里铺一带设伏。根据沂水、莒县的飞鸽传书显示,那一带有日军的重兵驻扎,是为了随时攻击那一带刚刚成立不久的八路军第六大队。虽然我们没有能力给这支抗击日本鬼子的中国军队解围,但帮帮场子、替他们多打死些小鬼子从而减轻些压力,也权当表示我们对当地百姓不断给予我们支援的回报之意。


今天早晨我们打了南石门的鬼子据点,再在这附近一带出兵肯定不太妥当。我们只好采取虚虚实实的办法,鬼子在南面紧,我们就到北面打,东面有了戒备,我们就到西面去干。我就不敢相信:偌大个沂蒙山,小鬼子要做到全部地戒备封锁起来,恐怕没有几个师团的十几万兵力是绝对不行的!真要是到了那种局面时,我们就可以离开沂蒙山,脱离其包围圈回到我们的第一个老家———五莲山去!


三、从袁家庄到三十里铺,也有好几公里的战线,你们几个排要妥善地把自己的兵力展开,可以以一个小组、或者一个班的形式一小块一小块的设伏,也可以一个排一个排的设伏,要视当时的情况来定。在战斗的布置时,一个新兵必须要在一个或两个以上老兵的掩护和指导下进行战斗。每一个战斗单位之间无论相隔多远,但必须是在一旦有了紧急情况时能够相互用火力支援和掩护的距离内。


四、三天的时间不算短,如果能在一处设伏击点打得不错也就可以了,如果战绩平平,在一定的范围内有没有后续的猎物,下一步的事情你们自行商量再定吧。连里不限制你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另找油水,但要记住两点:一是见好就收、适可而止;二是无论你们全体集中行动还是各单位单独行动,都必须要保证全连的相互配合,切勿孤军深入。


五、连里的旨意是以三天的时间利用几次比较远的伏击打冷枪运动锻炼并检验一下全连官兵在经过了最近几个月的单兵训练、战术演练以及军事理论学习与实践相互验证的效果。所以,你们各个班排长要在你们的排、你们的班甚至你们班排里的每一个士兵身上验证一下目前我们的实际水平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另外,在检验整体的同时你们这些当班排长的一定要抓紧及时地引导并发现在某些方面有所特长和才智的个别士兵回来汇报给连里。


六、如果在行动中出现了伤亡,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伤者一定要带回来,阵亡的弟兄如果情况允许,可以把遗体让马驼回来,如果情况不允许,可以就地掩埋。这一点我们以前是严格规定的,弟兄们也能全理解。”


韩大海一口气阐明了上述六点要求后看了一眼下面明显显得情绪激昂的众军官们又说道:“我再补充一点:这三天的时间里望各班、排长们利用好,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班排甚至每一个士兵,也包括你们自己。三天以后回到这里,我们恐怕就要和这养育了我们好几个月的沂蒙山暂时告别了!为什么?一点也不意外,不用说我们今天早晨打了这个佐野联队一闷棍,就算是我们老老实实地呆在山里,他佐野联队长也会找我们算账!


两个多月的修公路、建据点正是他为了保持沂蒙山一线各城镇之间部队的机动与相互配合,一旦这些战略设施完毕、战前准备做好,他肯定要大举进攻沂蒙山、五莲山以及东部沿海一带。在他要消灭的几股抗日武装里面,我们恐怕是首当其冲!弟兄们心里要有个数,我们的好日子没有几天了!


散会后你们下去各自安排布置此次行动的方案,要细点、把握些,具体到每个士兵,有些不完备的到了现场实地勘察了地形后也务必要完善。以培养、锻炼士兵为主旨的军事行动,就尽量要在减少弟兄们的伤亡为首要原则的前提上筹划和布置了,所以说,这次行动的原则第一是锻炼部队,第二才是消灭了多少鬼子。因此,你们可以在这个原则上考虑一下怎么做,不怕细,就怕有疏漏,你们个个都是智勇双全的基层指挥官,相互商量着布置吧。


至于我和吴连长,这三天的时间里基本上就留在山上看家了,所以你们就放心大胆地去干吧,你们就当你自己领着你的那些弟兄们同小鬼子打游击,怎么样打才好那是你自己要考虑的事情。好,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此散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