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原创大杂烩] 冬 ,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冬 ,暖


冬天的6:30看着跟3:30一样,害得我早上差点睡过头了。就在我搓完脸嘴里叼着包牛奶准备出发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我可怜的车子被两辆强壮的机车夹着,死拖硬拽都拽不出来。

死定了,又要被余洛那鄙视的眼光射穿我单薄的心灵。

刚还想打电话给余洛让他来这接我,这念头还没消失呢,立马就接到了余洛的电话

辛暖,我被反锁在家里了,你赶快过来帮我开门

我直接晕倒趴地上不起来了。今天是怎么了,一大早尽遇到些破事儿。我辛暖安分守己的也没做什么小偷小摸的坏事啊,怎么就这么倒霉呀。顺便说一下,余洛的家离我家很近,就隔条马路。每天都能看到他站在马路对面的红绿灯下等我。那辆紫红色的三地车就停在他旁边,早晨的雾气蒙蒙地覆盖在他周围,像一幅画。(想太多了—-—b)我用我最可靠的行动工具——脚,狂奔到他楼下,刚进小区就听见他在走廊上对我嚷嚷

小姐,你是爬来的啊??

你有能耐,你自己下来,干吗叫我帮你?

哼哼,还敢罗嗦,我抱着手臂站在那儿不动了,看他还装颠。果然余洛很快就认输了。他把钥匙从楼上扔下来,我再跑到三楼终于美女救英雄地把他救出来了。剩下的就没我什么事了,我把屁股撂在余洛的车后座上。掀起表来看看,吓!!差五分钟就上课了。虽然一路上余洛很奋勇地把他那辆破脚踏车当宝马开,可是毕竟还是脚踏车。政治老师说的多好呀,“一切要从实际出发”这都是真理啊,不过这好像是马克思说的吧?没关系,是真理谁说都一样。到学校的时候铃已经响过了,正赶上关校大门的时候。余洛拖着我又要跑三楼,我再次萌生了想要晕倒的冲动。

我说哥们儿,你的运动精神我非常了解,只不过现在已经迟到了,跑着去也还是迟了。别跑了,我气还没喘匀呢。

说完就趴在扶手栏杆上,想到栏杆曾经被我用过期的牛奶冲刷过,觉着恶心就换了趴在余洛身上。不过大家伙千万别误会,我和余洛是非常纯洁的男女关系。

真不跑了?你的班主任会不会批评惩罚你什么的?

不会不会,我们家老猪非常地善良纯朴。倒是你,要被罚扫地了吧?

呵呵,没事

余洛高一和我是同班同学。刚进高一班级的时候,班主任正在班上讲一大堆的规章条例再接着讲一大堆的废话。每年都讲一样的话,我怀疑他们是不是统一从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那抄来的,然后背得滚瓜烂熟。于是我百无聊赖的左瞄右瞄看看有没有帅哥能让我流口水。可是……唉,这事我都不想再说了。我都觉得我能好好地活着过完高一是我的意志坚强。这班上男生虽然不少,可是能看着觉得清楚的还没几个,更不要说养眼的了。余洛是当中唯一一个不会让我看了昏倒的男生,是比较起来相当清楚的一个了。然后我就跟这唯一清楚的男生成了死党。按理说余洛在班上应该很吃香的,可是余洛似乎不太喜欢和女生打交道。所以渐渐地也没什么女生来缠着他了。我有一次非常不解地问他为什么会和我成死党了。他愣了一下然后抛过来一句话差点砸死我:我从来就没把你当女生看啊。我靠我靠,听听这叫个什么话。余洛说的时候还特别认真像是小学生回答老师提的问题一样。看得我牙痒手痒的,当时真想扑上去暴打他一顿,可是突然想到我要是打他就更不像是个女生,所以我就这么憋着,快憋死我了。

分班没多久,他班上就传出他和班花小丽同学在某个花前月下,俩人肩并着肩走在林荫小道上,树叶沙沙作响,脚踏车吱吱乱叫。余洛和小丽同学的背影被路灯拉的很长很长,他们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直到路的尽头。我用很腻人的语气把这些煽情的话说给余洛听,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全是雾恍恍惚惚的。要在平时早对我吼了。那天的余洛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看他被一种忧伤浸染着,浓浓地化不开。我特别害怕看到他这样,同时心里也像是破了一块,却不知道是哪儿破了。余洛只是我的死党吗?我用我180的IQ轮番轰炸得出的结果是三个字:不知道。

我把自己裹成粽子,趴在窗户旁隔着玻璃看外面的雪。然后收到小秘发来的短信:雪好大呀,路上都积满了。明天就可以看到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世界了。我看完血压蹭的一下就往上串。怎么小秘的写作水平还停留在小学阶段呢?读理科这语文就这么次呀。不过确实如此,余洛的语文也没好到哪儿去。拼音都还没过关,所以他从来不上网聊天也不发短信。就在我嘲笑他的时候,他还一脸深沉地说

我从不做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的事。

记得上次下雪是在考试的时候。余洛骑着车没戴手套,手被冻得通红通红的,像发酵的红糖头。他还特骄傲的跟我说

我就是靠这只手来完成我优秀的考卷。

装颠!你就这样折磨你的手,哪天它一不乐意罢工不干了,我看你还拽。

隔天余洛的手上就戴了一双大皮黑手套。余洛的手就在我说了罢工之后真就罢工了。手指上长了好几个冻疮,被风吹一下就会又痛又痒。

汗!!刚想起手套呢,眼前就出现了余洛的手套,怎么跑我书包里待着了?脑袋想奔腾4一样飞快的运转着。哦!是今早他停车的时候脱下来塞我手里的。没记性的家伙居然忘了拿回去。

外面的雪还是特猖獗地飘着,我看钟已经指到九点了,余洛快下自习了。他要是没戴手套手又要受虐待了。还是给他送去吧,谁让我偏偏好死不死地在他的手要长冻疮的时候说罢工的事儿呢,活该就撞上了余洛的枪口上。一路上踩着稀稀拉拉的雪水,很艰难地走到了校门口。到的时候已经下自习了。余洛也快出来了,哼哼~等会儿看他怎么感激我。只要别热泪盈眶其它的我都能欣然接受。最好是有一顿夜宵吃我会更开心HOHO~正想着是吃水饺还是奶茶的时候余洛骑着他的脚踏车从学校里出来了。刚准备喊他,却发现他的车后座上多了一个人,是她。声音卡在喉咙口停止了。整条冰冷喧嚣的街也突然间安静了,只听到脑袋里嗡嗡的响声。眼前的镜头想是黑白电影在余洛的脚踏车越出我的视线后定格了,只有雪花在空中四散飞扬,落寞,孤单。

余洛和她的影子渐渐地被雪和黑暗隐末了同时也覆盖了自己的心。也许余洛根本就没在乎过我,是我一直都认为余洛是我一个人的余洛。他只是把我当作和他勾肩搭背的死党。所有关于余洛的一切全都在脑中翻来滚去的,特别纠结。余洛宽厚的后背说话的声音和他喝牛奶的样子。我已经习惯在纸上一笔一笔认真地写他的名字——余洛。从来都是我在在乎他的一切,习惯他的所有。却没想过他是否也在乎我。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滑了一跤,膝盖跪在雪地里都给震麻了,不过我真想就这么趴着不起来了,因为我抬头看到余洛的身影出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他也没撑伞,肩膀上积了层雪,我仿佛能看到余洛的睫毛上有雪花随着睫毛跳动的频率中簌簌地下落,就像漫画里的天使。如果我朝他跑去,就会看见天堂了么?我摔倒的姿势肯定特难看,可是都被他看见了。以前在他面前怎么龌龊我都不觉得有多在意,可是现在突然就有想哭的冲动。他还是静静地站在那儿。雪太大我看不清他的脸,只知道我走过他身边的时候眼泪已经落下来了,希望他没有看到。

回到家全身都湿嗒塔的像穿了件雨衣,本来想就这么躺床上了管它衣服是湿的还是干的呢,可是想想又觉得生病了不划算,因为我又没和余洛闹啥别扭。是我自己给自己找郁闷来着,真要是病了肯定不能让他知道也就不能把他奴隶使唤了。呼呼~我是完蛋了,怎么还在想着余洛呀,把自己用被子捆得很紧身体蜷成一团。这时候谁要是和我说话我立马揍谁,余洛这不怕死的还是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打来了。惆怅ING我怎么没把手机给关了?我是猪!我现在真不想接他电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对他说话。觉得余洛在我心里的地位突然间就变了,变得很重要很重要,不能再像对死党一样对待他了。我把手机搁在那儿不接。可是余洛居然有种我不接就死不罢休的样儿。最终还是被他的催命铃声折磨的受不了了

喂喂!

……喂……我找辛暖

我歇了吧我这小子是不是被冻得精神分裂了??

辛暖不在,死了!!

辛暖,辛暖!等等!我有话要说。

……

……说呀!!!不说我挂了!!!

哦哦哦,你晚上去哪儿了?

你就为问这个这么迟还硬把我醒啊?你狠,我要是明天有黑眼圈你就等着坐轮椅吧!我去学校给你送手套了,行了吧。

哦,我是想说,我们的死党关系都这么久了还是换换吧?

我刚想说你丫赶紧把自己枪毙了吧,什么叫死党作久了还得换的理儿。可是余洛又扔了个炸弹过来,他说

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

啧啧~这句话跟上次他说没把我当女生看的火药分量一样强大,厉害厉害。

估计你丫也是这么对小丽同学说的吧?

??瞎想了吧?我是看她一小女生那么晚了挺不安全的才送她回家的。刚看见你跌倒了又趴在那不起来,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本来想过去帮你的,可是站太久脚都麻了还没缓过来。你从我身旁走过的时候,我觉得我快要失去你了,所以特别想把话跟你说清楚了……

我握着手机手心都出汗了,其实是兴奋过度,但又要憋着,怕从床上蹦起来会吓着我妈。

第二天早上,仍旧看到余洛站在对面马路的红绿灯下等我,只不过少了他的脚踏车。我很惊奇地问

你怎么把你如影随形的脚踏车给抛弃了?

余洛牵过我的手说

今天我要拉着你去。

正在我心里笑得天花乱坠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余洛,还有几分钟就上课了吧

不管了,大不了再被罚扫。

今天的晨光格外的明媚。毛茸茸的太阳把我和余洛烘得暖暖的。冬天,其实一点儿都不冷。大雪过后,就是我和余洛的又一个开始。



本文内容于 2008-8-25 0:15:33 被mtmt131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