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二十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韩琛慢慢转过身来。

蒙权放下手来,缓缓地坐回椅子上。“你想和尚伯谈,我问你,你有什么资格?”

韩琛知道事情有转机,不满之色也褪了去,反而显得恭敬。他想了想,说:“我觉得我为社团做了很多事情。”

“呵呵,这是什么理由?”蒙权冷笑道。

“是,我知道这根本就不是理由…”韩琛有点泄气,“但我现在也是没办法了。”

蒙权:“没办法你也不要去找他。”

“问题是,”韩琛提起右手的食指,又垂了下去,“我已经叫文松打电话上去了…”

蒙权不屑道:“你这个废柴…”

韩琛没有反驳,只说:“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去和尚伯谈啊?”

蒙权:“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事情去找他,总之你去找他之优势适得其反。”

韩琛:“总有办法的吧?”

蒙权:“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去解决。”

“为什么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我能够自己解决还来找你做什么喔?”韩琛往前挪了挪椅子,又提高了声音:“事情是这样的,现在桑家想进HK,就找上了我。本来外面的人想来做生意,很正常的嘛,但问题是这个家族不一般,万一放进来出了什么差错,要我自己来背的;这还是其次,明年啊,就是九七了,谁知道他们后面还有没有其他势力啊?万一他们是和北京有关联的,那我就对不住列祖列宗了。前两天他们来和我谈,我不见他们,就想着能拖一天就是一天,谁知道人家不让。昨天就叫广州佬把我在内地的建材市场给封了。我不是心疼我那几块钱生意…”

“得了,你的事情我不想知道。”蒙权毫不客气地打断他。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韩琛好声好气地问。

“你准备什么时候上去见尚伯。”蒙权冷冷地问。

韩琛:“文松说了,今天下午过去。”

蒙权望着窗外不说话,韩琛知道定是帮自己想办法应对了。良久之后,蒙权慢慢地道:“这样,你今天下午去,有什么难处,你就照直说。你也不用他给你什么承诺,诉完了苦水你就回来。”

韩琛:“那不即是等于什么也没解决?那我不成了搞屎棍了?”

蒙权:“你去找尚伯,无非是想他支持你对抗桑家。这种事情是有风险的,他怎么可能会替你出头。你现在手头上又没有筹码,他凭什么要和你谈,凭什么要帮你。你如果能够搞定这一次,不留下首尾,那就该谢天谢地了!”

韩琛:“那我以后应该怎么办?”

蒙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韩琛:“蒙权哥请明示。”

蒙权拉过毯子,盖在自己膝上。语重心长地说:“你想要别人替你办事,就必须要有筹码,有了筹码才有资格和别人谈。现在你在[和胜义],是不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你还不是必不可少的。你只有让[和胜义]离不开你,尚伯离不开你,你才有筹码和资格和他谈。”

“要[和胜义]离不开我?”韩琛不解,“但是我没有这么多时间喔…”

“你的时间不是不够,”蒙权向后一仰,闭上眼去,“是你自己算错了。”

“我算错了?”

韩琛疑惑,还想再请教,但蒙权似乎已有送客之意,犹豫之间只听他道:“你现在算是骑上老虎了,想下来,可就难了。以后的路怎么走,要靠你自己。我年纪大了,再也经不起风浪,你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谢谢你,蒙权哥…”韩琛说完之后若有所思地退出了蒙权的房间。

=

“喂,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啊?”猪肉明输得满头大汗,走出单元的时候干脆把衣服都撸起来。

“先找东西吃再说吧。”甦文满脸轻松。

“喂,赢了多少啊,一上午就看到你只进不出。”猪肉明紧跟着甦文,羡慕地问道。

“不知道,没算过。”甦文左右看了看,没有车过来,“先专心点过马路吧,明叔。”

“喂喂,”猪肉明扯着甦文的衫尾,追问道:“你有什么诀窍啊,这么厉害,透露一点啦。”

“先找个地方吃饭再说,好不好?”甦文笑道。

“也好也好,今天这一顿我请。”猪肉明轻轻拍着甦文的肩膀。

甦文:“不用了,这一顿我请得了,等你下午赢了钱,今晚再请我吧。”

“哎呀,用得着这么客气吗,街坊邻里。”猪肉明摆了摆手,“对面那家你看行不行?”

“呵呵,那你作主吧。”甦文觉得真是好笑。

两人坐定下来,猪肉明少有地大方了一回,点了不少菜。待菜上得差不多,甦文吃得正紧的时候,猪肉明才开口:“阿乐啊,你真是了不得啊。今天才来第二次你就摸到窍门了,赚了这么多。”

“运气好而已。”甦文也不认真答理,就边吃边随口应付。

“喂,不是这样吧,大家又不是哪里人,”猪肉明套着近乎,“那个东西,明眼人一下子就知道是有猫腻的了,只不过明叔我年纪大了,不及你们这些后生人厉害,看不出来而已。你说你运气好,那你说你今天赢了这么多把,是不是全靠的运气啊?呐,阿乐,我也不是贪心,上午我洒洒水也输了四、五万了,你教教我,让我拿回本,我就知足的了。”

“真的没有什么诀窍的,明叔。”甦文要的这一块牛筋似乎没煮烂,“我只是照你先前教我的那个方法,买红黑嘛,既然你也知道是稳赢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去单吊呢?”

“喂,不是那么简单的喔。”猪肉明放下筷子,认真道:“我有看见你没买红黑,也赚钱的时候。好像还没输过!”猪肉明定义道。

甦文:“哪里有。要不是最后两把学你搞单吊,我起码还能多拿两万回来。”

猪肉明:“那你单吊的时候也是赢多输少喔,有什么秘诀啊?大方一点啦。”

“都说了没有诀窍。买红黑就是稳赚,单吊就是靠运气。只不过买红黑赢了钱,底气足了买起单吊不怕输,所以就顺利。”甦文回道。

“真是这样吗?好像又有点道理…”猪肉明半信半疑。

“要我说,你不是没运气,而是贪大。你要是能老老实实买红黑,下午拿回本一点问题也没有;你要是想着靠单吊赚钱,那就没什么指望了。”甦文笑道。

“好!下午打死也不做单吊了!”猪肉明信誓旦旦地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