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二十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韩琛端坐在椅子上,周围又没有东西可以靠手,可谓尴尬得很。他四下看了看,电视是蒙上的,收音机也拔了,只有一台按摩椅是插了电的。茶几上只有一盘花,看样子却像是塑料的。右边一排沙发上有三个软垫,估计是蒙权平时不在寝室的时候用的。但是韩琛却突然发现沙发的边角上放了两个玉色健身球。按照蒙权眼前这副光景,应该是玩不动健身球的了,但现在…韩琛心里便有了底。

蒙权则打量着韩琛,良久才开口道:“我都说了不舒服,你还上来…”

韩琛笑问:“蒙权哥,你现在身体觉得怎样?”

蒙权无力道:“人年纪一大,毛病就多,不是这个病就是那个病,都没得一天消停过。”

韩琛:“身体不好,是应该多休息。不过这样,我听一个健康专家说过,生命在于运动,有时候也要出去动动才好。活动一下才知道哪里需要调理。”

蒙权:“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韩琛;“有时候医生说的不一定准的。有些事情,医生说的也不一定准,也要根据自己的身体自己调理才好。如果总是按照老流程,那医生的方子也不会变,总是走老路…也要试一下新的方法才好。”

蒙权:“年纪大了,不敢乱动了。医生毕竟是医生,虽然有说不准或者坑病人钱财的时候,但总归比不懂行的自己乱下药的好。”

韩琛:“俗话说‘久病成良医’,有些症状,也不用每次都麻烦医生的喔。小痛小病,能够自己搞定的那就自己搞定了,每次都在找他,他就越发觉得你离不开,就越吃定了病人的喔。”

蒙权:“小痛小病处理不好也会积成大问题的,一步错步步错…阿琛,你也明白这个道理,如果真的每个人都能够自己医自己的话,那医院早就关门了。”

韩琛:“其实,不是病人自己不能治好自己,也不是医院就一定医术高明,而是在于医院掌握了最好资源。如果每个人家里都有医院的设备,那就不用怕有病咯。但是,又怎么可能每个人都有能力开医院呢,你说是不是蒙权哥?”

蒙权:“你明知道是这个道理,还跑来浪费我的时间做什么。”

韩琛:“不是,蒙权哥人生经历丰富,我是想来听一听,有什么办法,去医院看病可以少花一些钱。现在世道不好,赚钱不容易,我们出来跑的,口袋里这几块钱,又要养老防老又要看医看病,力不从心的…蒙权哥你看,有什么帮的上忙的…能省就省一点咯。”

蒙权:“我现在都是病入膏肓,哪里还敢教别人什么。”

韩琛蔑道:“现在做社团,黑白两道都给压力,上上下下又要打点。真是很不容易。现在又快九七了,HK,又乌云密布,一场风水又要扫过来。我们[和胜义]能不能够渡过这一次难关,就要看大家兄弟是不是上下同心了。如果个个都为了自己,”韩琛走过去拿起沙发上的健身球,又坐回来,“那就是死路一条,以后都不会有安生日子过了。”

“阿琛,你长本事了,来教训我了。”蒙权的话虽然说得有气无力,但是口气已经不同了。

“我哪里有资格教训。我也是为了社团好。”韩琛把健身球放在脚边,“但是我现在遇到麻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蒙权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些后生人,怎么就搞这么多事…”

“现在不是我找事啊,”韩琛人还坐在椅子上,但是身子却向前倾了四十五度,“是事来找我啊!”

蒙权连正眼都不看他,只问:“那你现在想怎么处理。”

“我想见尚伯。”韩琛道。

蒙权:“你自己没有一个方案,找尚伯又有什么用。”

韩琛很有诚意地说:“所以我就来问蒙权哥,听听你有什么意见。”

蒙权:“我足不出户有些年头了,外面的事情我又不清楚,能给你什么意见?别到时候误了你。”

韩琛重复道:“我想见尚伯。”

蒙权认真地问:“你想要一个什么结果。”

韩琛靠回椅子上,说:“现在我夹在中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蒙权否定道;“你找他没有用的。”

韩琛摊开双手,一脸委屈道:“那即是什么事情都要我来扛了,是不是?”

蒙权摇摇头:“下面的事情,他是不会管的。”

韩琛声音都变调了:“是啊,下面的事情他不管。文松说他管不了,那还是我来管咯。问题我现在作不了那么大的主喔,蒙权哥!”

蒙权有点不耐烦了:“那你认为这件事情谁做得了主啊?”

韩琛却不得不耐心地重复着:“当然是尚伯咯。”

蒙权:“那他为什么不替你作主啊?”

韩琛刚想说出口,又刹住了。

蒙权提高了声音:“你自己也知道是吧!”

韩琛辩道:“是啊,我知道啊。但我知道又有什么用?知道了就能解决事情了吗?”

蒙权反问:“知道了你还不去做。”

韩琛终于按耐不住,冲口而出:“你们想我死是吧!”

蒙权嗤之以鼻:“那你把这话拿去和尚伯说吧。”

韩琛赌气道:“和他说我也不怕!”

“那你去吧。”蒙权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韩琛无奈,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你现在这样就自在,几十岁人,为社团做了一辈子牛马,现在要搞到装病来避人耳目。”韩琛突然黑起练,快步走回来,指着懒人椅上的蒙权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你敢不敢和外面小的说说,你现在在做什么啊!韬光隐晦啊?还是苟延残喘啊!你又知不知道下面的人说什么啊!”

“你讲够了没有!”蒙权突地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猛地站起来指着韩琛。想骂,但又不知道该骂什么。

“我讲够了。”韩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妨碍你休息了。”

“站住!”蒙权喝住正要往外走的韩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