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二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章舒雅浅浅地鞠了一躬:“好。谢谢你,韩先生。”+

“嗯,好,不客气。那,一切就拜托你了。”韩琛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章舒雅:“韩先生慢走。”

“哦,对了。”韩琛刚走了几步,又走上来。“啊,章老师啊…”

章舒雅赶紧迎过去,“什么事,韩先生?”

“那个,”韩琛想了一下,“你…和我女儿玩的时候,打算给她一种什么样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呢?”

章舒雅答道:“那当然是积极健康、活力向上的观念咯。”

“哦…”韩琛又想了一下,他扶着楼梯扶手又慢慢地走上来。“那,正义是非黑白之类的..是不是?”韩琛自己也觉得乱七八糟,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章舒雅试探性地问道:“韩先生,是不是希望在价值取向方面,我尽量不作引导,而是按照一般社会准则来进行呢?”

“啊…又不是…”韩琛微张着嘴,吃力地措词,最后实在说不清楚,只得道:“那个…就先按照一般的社会准则吧。最好就不要对小孩子说一些,嗯,不合理现象啦,她现在接受和理解能力有限,所以呢…啊…”韩琛的手指在空中比划着。

“我明白了,韩先生。我会尽量按照你的吩咐做的。”章舒雅微微笑道。

“OK!”韩琛朝她伸出大拇指。

==========

半个小时后,大学道2号。韩琛车内正在和蒙权通话。

“喂,蒙权哥,我阿琛啊。”

蒙权:“什么事。”

韩琛笑呵呵地说:“哦,没什么,想见见你,顺便聊下天。”

蒙权:“我身体不舒服,改天吧。”

韩琛提高了一个声调:“啊,是这样啊,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麻烦蒙权哥你让家里的下人出来开个门好不好?”

蒙权:“我今天精神不是很好,你有什么事情改天再说吧。”

韩琛:“我遇到一点困难,想请教一下前辈。蒙权哥德高望重,想听你耳提面命。”

蒙权:“没什么事,就先这样,太阳很猛,你也回去吧。”

“喂?蒙权哥…”韩琛拿着个大哥大,感觉在一车人面前下不来台。

“阿大…”手下丧彪试探性地问道。

“喂,搞什么啊?”韩琛一时想不通,冲着丧彪道:“为什么现在的人都是这样啊,不关自己事的又多远就躲多远,是不是一个社团的啊你?”

“啊?我没有喔…”丧彪被吓了一跳。

“你没有什么啊?”韩琛很多时候是眼睛直盯着别人,心里却在想别的事情,所以说出的话来也经常让手底下的人手足无措。“怎么年轻的是这样,老的也是这样,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啊,怎么社会变得这么快啊…”

“嗯…琛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丧彪试着岔开话题。

“喂,阿彪啊,你说蒙权为什么不见我啊?马步他没份啊?我只不过是找他问点事情而已嘛,又不叫他出去打架,用得着这样啊?”韩琛撒气道。

丧彪嗯啊了几声,小心翼翼地说:“可能蒙权哥年纪大了,想多过几天安稳日子,江湖上的事情,能不过问就不过问,免得又多生事端祸及子女嘛,我..我是这样想的哦…”

“还用你说!”韩琛没好气道。不过丧彪的话倒是韩琛想起来什么。他托起手臂,盯着跟随自己来的车队,想了好一会才道:“这附近有什么地方能看能玩的啊。”

“没什么地方哦,就有一个柏立基学院,远一点就有一个聚贤堂,一个什么什么人的…讲堂好像。”丧彪努力回忆道。

韩琛打断道:“得了,过去随便转转。”

车子开到半途,韩琛突然令道:“停车。”

“什么事琛哥?”

韩琛分别对司机和丧彪道:“文仔,你叫他们跟你的车走。在那个什么聚贤堂那里等我。阿彪,你去拦一辆的士,同我回去找蒙权。”

==========

“好了,就在这里停得了。”韩琛对的士司机道。

下了车,两人步行了五、六分钟,来到了蒙权家的后门。丧彪上前去敲门,不一会便出来了一位看不出年纪,但有几分退役军人模样的男子来。

“什么人?”开门的男子警觉地问。

“我找蒙权哥。我有他电话。”韩琛当着他的面按了蒙权家的电话号码。

不料开门的男子根本不吃这一套,见得不到准确的答复便把门给关上了。

这一下倒是给韩琛打击不小,他不由得骂出声来。这时,恰巧电话又通了。蒙权刚一接起电话就听到一句脏话,心里自然不高兴,便喝道:“阿琛!你搞什么!”

韩琛着实吃惊不小,赶紧解释:“啊,没有,是这样,刚才风吹一扇门突然关起来了,搞得很大的一声吓了我一跳。呵呵,蒙权哥,不是说你啊。”

蒙权:“你又做什么?”

韩琛这次不敢马虎,连忙正色道:“是这样,我遇到一点难题自己解决不了,想请教一下蒙权哥你。我现在已经来到你的后门了,刚才来的时候人跟班的太多,我怕把路塞了,就把车开到聚贤堂那边停了才打的过来的。”

蒙权:“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固执…”

韩琛恳请道:“我只带了一个人而已,麻烦蒙权哥你开一下门吧。”

蒙权沉默了一会儿,这边就忙音了。韩琛把手机塞到丧彪手里,对他道:“等一下我上去,刚才那个人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做,等我下来,千万不要乱走乱看,知道没有!”

丧彪:“是,琛哥。”

果然,韩琛刚交代完,后门又打开了。倒出来开门的却换了一人。“韩琛?”那人问了一声。

“是我。”韩琛走上前一步。

“进来吧。”

==========

韩琛由刚才开门的那人领着上了三楼,来到一个光线昏暗的大房间。只见蒙权正躺在一张宽大的懒人椅上,他的样子似乎很憔悴,估计是病了有一段时间。见到韩琛进来也没有动作。加上室内光线不足,也看不大清楚他脸上的表情。蒙权身上盖了一张薄薄的毯子。毯子盖的很严实,从肩膀往下至脚边都盖住了。

“蒙权哥。”韩琛走到离蒙权还有五、六米的地方就停下来问候道。

“找张椅子给阿琛。”蒙权的身子向上挪了一下。

一张四方靠椅被抽到了韩琛身后。

“谢谢。”韩琛扶着椅子的靠背,缓了一下才坐下来。

蒙权发出一声沉沉的低吟,身子又往上挪了一下,然后道:“出去把门带上,别让人靠过来。”

“是,老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