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二十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是啊!”一说到赢钱猪肉明就兴奋起来,但是碍于事情不好张扬只得小声地道:“我还后悔刚开始的时候不敢下,以为是骗人的,谁知道看着人家就这样赢啊赢。到我想下的时候,那天又开够盘数,不能够下了。那天我没回去,中午就在我那个朋友那里住,下午三点钟准时开场,我又跟着他进去。我看着人家下我也下,开始还不懂下什么,有输有赢。带我去那个笨蛋啊,儿子在里面的都不晓得一点门道,也是乱来的。不过还好,不是开红就是开黑,我们十次也有四、五次买中,就赢了少少。以为赚钱了啊,嘿呀,谁知道一看旁边一个后生仔,来的时候才五千块,中间过程呢,又看到他有输有赢,但是出去的时候已经净赚了六、七万了。后来我们追着他问诀窍,开始的时候他打死都不肯说啊,就说是自己的运气好而已。我们就一直这样缠着他,才知道他是大学生,用的什么数学概率,哎呀我们这些大老粗哪里听得懂啊。他就教我们一个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一次买两个位,红黑都包了,这样就可以赚两成了。”

“原来是这样…”甦文进一步证实了他的猜想。看现在的人气也差不多了,再过一段时间来的人就更多了,到时候就不会这么容易赢了。那就更要抓紧时间在今后的这几天里多吃几口。

两人进入地下赌场的程序似乎不因为之前来过而有任何改变。但是甦文的心态却与上次截然不同,这一次,他自以为知道了内幕,底气也足了,所以在例行检查的时候丝毫没有上次的怯意。

两人很快进入赌场,直奔那台转盘机。但是机器没有开,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他们来早了,机器要到九点三十才开。甦文一看表,才刚刚九点过几分,所以只得和猪肉明换了一些硬币去玩老虎机。

“喂,这个东西你会不会玩啊?”猪肉明没接触过这个东西,只不过币是甦文出钱买的,自己也不妨跟着玩玩。

“会一点,你把币投进去,然后,”甦文指着机子上的一排按键,“想买哪个,或者你认为机器等一下会出哪个,你就按那个图案。”甦文指着机子显示器上各式各样的图案,“就是对应这些的。你投币进去,会有相应的分数,在这里。你就看着压吧。”

“啊?这么复杂的啊…”猪肉明有些手足无措。

“你看我操作得了。”甦文把游戏币投进机器里面,然后在机器的选择下注按键上按下了要买的点数。机器开始转动,猪肉明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而甦文此时也没有心思关注输赢,他的眼睛虽然盯着老虎机,但是心理却一直盘算着等一下开庄了该怎么下,应该下多少钱每次。虽说昨晚已经自己最大的力量详尽地计算过了,但到了这里,心里又不免再次算计起来。

随便玩了几盘,甦文手中的游戏币却是越来越多,而猪肉明似乎没有这个运气,输了几次,手中只剩下几个币在掂来掂去,似乎在研究着翻本的套路。甦文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再回头一看,转盘那里人已经围得差不多了,便叫上猪肉明把手中的游戏币兑换了港币来到转盘前等待庄家叫开。

==========

韩琛好说歹说,终于又把女儿哄去幼儿园了,回到房间还未来得及坐下来大哥大就响了。

“喂,阿琛啊。你的电话我帮你打了哦。”文松一得到答复即刻打电话给韩琛。

“什么时候上去?”韩琛憋了好久才问。

文松不紧不慢:“看你今天下午有空没有。”

韩琛不高兴:“废话,没空我都约了他了,没空我不还得上去过去吗!”

文松还是悠悠地:“那就好了,我下午和你过去。”

“尚伯什么态度…”韩琛心里又有些没底。

“唉呀,都走到这一步了,该怎样就怎样了。有什么你就照直说,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你怕什么。尚伯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文松突然发觉自己话多了,急忙刹住,“嗯,这样,你下午一点钟过来,我和你过去。”

“那麻烦你了。”韩琛不情愿地说了这么一句。

“自己兄弟,说这么多做什么…”文松似乎也是不情不愿的。

韩琛正要挂机,突然文松又道:“阿琛,我有一个想法。”

韩琛:“做什么?”

文松:“你不如去找一下蒙权哥,看他能不能帮你说两句话?”

韩琛也不是没有想过,但实在怀疑可行性:“我和他一向都不熟的喔,况且他也不待见我们这些后进晚学的喔。”

文松:“你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

韩琛:“有没有用啊?”

文松:“尚伯你都敢去见,蒙权又有什么难呢?而且再怎么说也曾经是你们马步的领导人,即使帮不上什么忙,听听他的意见也是好的,总不至于害你吧。”

韩琛想了一下,道:“也是,那,多谢你提醒了,我看时间合适就过去找他。”韩琛刚挂掉电话,座机又响了。

“什么事?”

“老爷,你约的章老师到了。”原来是下人打上来的。

韩琛:“知道了,叫她上来二楼大厅。”

不一会,仆人领着一名相貌清秀的年轻女子上来了。

“搞壶茶,两个杯子来。”韩琛对仆人道。

“是,老爷。”

“章舒雅老师是吧,握过手?”韩琛走过去,满脸笑容地迎过去并伸出手来。

“是,韩先生您好。”章舒雅略带羞涩地同韩琛握了一下。

“坐,随便坐。”韩琛点点头。待章舒雅坐下来以后,韩琛笑问:“HK中文大学?”

章舒雅笑着点点头,答道:“是,我是文学系毕业的。”

“家里有没有弟弟妹妹?”韩琛给人以一种热情的感觉。

章舒雅笑道:“没有,不过,我很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小女孩。我有信心让她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获得属于他们年龄段的知识。”

韩琛笑道:“我的女儿有时候很不讲道理的喔,你有没有办法搞定她呢?”

章舒雅半认真地答道:“韩先生,小孩子只能用教育,不能用办法搞定的。”

韩琛不好意思道:“哦,我语言能力不强,呵呵,表达有问题。这样,能不能让她…嗯,安定下来,认真学习,但是又不让她感到太多的束缚?”

章舒雅:“调皮爱玩是小孩子的天性,只要向好的方向加以引导,好动一点不要紧的。至于束缚,我认为不会有这个问题。”

“哦,这样就最好了。”韩琛看了看手表,又问:“章老师,我想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章舒雅:“韩先生如果认为有必要,请讲。”

“呵呵,”韩琛想着问,“章老师,有没有男朋友现在?”

章舒雅微微一愣,“嗯…这个…”

韩琛赶紧解释道:“喔,别误会,我是想知道,如果章老师有男朋友的话,时间、精力上…”

章舒雅也理解了,赶紧回道:“这个不会有影响的。”

“哦,那就好。”韩琛站起来,“我有时要出去一下,可能晚上才能回来。我女儿去学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呵呵,她一不高兴就会跑回来,老师也拿她没办法。”

章舒雅笑着点点头。

韩琛:“那就这样,她回来了麻烦你和她好好交流。嗯…生活上有什么需要,你尽管找刚才带你上来那个阿姨,好吧?就当是自己家里一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