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我问过这边的负责人了,说是秦先生。”

“知道了。”韩琛心里已明白几分,“生意的事情你看着办,其他的我来想办法。得了,就这样。”

韩琛挂掉电话,把大哥大往床上一扔,两手叉在膝盖上端坐着。他心道,无缘无故,为什么姓秦的会断我的货源?和他也没有宿仇旧怨,近日也不曾得罪冒犯…一定是有人在后面做了手脚。有谁那么大的面子,能让姓秦的来开罪我?哼,姓桑的…

韩琛走过去捡起大哥大,拨了文松的手机。“喂,我。”

文松:“什么事啊,这么晚了。”

韩琛:“有点事想和你谈一下。”

文松:“那你看明天上午还是什么时候?”

韩琛:“现在过去……”

==========

甦文回到家中,连灯都懒得开,直接就躺在沙发上。他满足地闭上眼睛,回想着今晚在地下赌场里的火爆情景,真叫人难忘。他摸了摸口袋,有种充实的安全感。他索性做起来,把今晚的成果掏出来摆在茶几上。甦文藉着外面的灯火欣赏着桌上的港币。虽说只有几千块,但这个钱来得毫不费力,而且,他还看到了一条改善生活的捷径。一个晚上,只带了几百块过去就能赢那么多,十三分至十二的概率开红黑,只要开出红黑,那就稳赚投注额的百分之二十五…虽说知道这个东西是骗人的,指不定哪个后台老板就在家里控制着主机,引人上钩。嗯,让我来想一想,庄家是怎样赚钱的…

甦文躺倒沙发上,思索着。道理上说,庄家如果能够控制那台机器,那应该会有一个统计数据,在投注的时候投注额就会传送到庄家那里,然后由庄家视下注资金分布情况而定。即是开在最少人投注的盘上。但是按照今天的情况来看,似乎每个人都赚了钱,也就是最后那一两把庄家赢回去了一点。不过这也足以证明庄家不会是一个派钱的机器,而是有目的地让人赢一点,尝点甜头进而吸引更多的人来这里玩,到时候来的人多了,庄家一发力,就会把前面‘投资’出去的钱一股脑收回来。但庄家又不会一直赢,不然别人就会起疑心,所以也会偶尔放水几盘。那只要不贪大,把握庄家放水的机会,那就有利可图了。甦文打算着,趁着这几天庄家要做广告宣传,应该会让利一段时间,就趁着这段时间,去大杀一场。

甦文打算完了之后才发觉,刚才走的时候竟然忘了问猪肉明,明天什么时候开始,而他有什么时候过去。但转念一想,刚才猪肉明提到每天还会去,那明天去等他也还不急……

==========

“出了什么事?”文松知道二十三点对于一般人而言都还算早,但对于没有一向没有夜出的习惯的韩琛而言,是一个很晚的时间了。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麻烦事。

韩琛疲倦地坐下来,无奈地道:“那帮契弟截我在广州的生意。”

文松抠了抠嘴角,想了好一会才问:“确定了是吧?”

韩琛有气无力道:“是,让广州那边的人断我的货。”

文松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但还是问他;“那你的意思是怎样?”

韩琛两手一摊:“我不可能让社团帮我出头去找广州佬吧?不可能!”

文松知道韩琛所指,又不能马上为他作主,只得假装同情地问:“那你的生意这样一天两天地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哦。是什么生意?”

韩琛:“建材市场…”

文松也知道一些行情,便略略估算了一下:“一天不见很多钱的喔。”

韩琛反问:“那应该怎么办?这些都是我自己的生意,又不是社团的。”

文松:“也不能够这么说...你也是为社团做事。”

韩琛:“为社团做事?现在这是我自己的事啊!关社团什么事啊!”

文松:“我也知道你为难。我也都理解…”

韩琛:“那现在我不知该怎么办。别人说我为了自己的事情,暗通他人;我要是不放,我在大陆那边的生意就全部死翘翘,现在社团内外,啊…除了你,谁也不出声,就等着看我的好戏,是啊,别人做领导人,我也做领导人,真是做的好看啊!”

文松叹了一口气。

韩琛猛地一站起来就往外走。

文松以为他要走,赶紧问:“你去哪里啊?”

韩琛回头头来,没好气道:“我去尿尿。”

韩琛在马桶前站着想了七八分钟,最后连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厕所来做什么。他又走出去,回到桌旁。

文松待他坐下来之后缓缓道:“你要还是放心不过,那就再和尚伯谈吧…”

韩琛:“我和他谈,他和不会我谈?”

文松:“我打电话给他,看他肯不肯见你。”

韩琛反而又没有了底气:,但也没有办法,只得道:“帮我说得好听点…”

文松:“那这样,你先回去,我等一下打电话给他,有消息就通知。”

韩琛走后,文松也是忧心忡忡,犹豫再三,终于下决心给尚则义打电话。但当他拿起电话的时候,才发觉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又只得作罢。

==========

甦文早上起来的时候才是七点过几分,他做好出门前的准备后,考虑着应该带多少钱。他手里惦着昨晚赢来的三千多块,想:如果是加大本金的话赢的效率就会快些,也好赶在庄家发力之前赚他一笔。反正带多少钱去也是按照比例下注,少带不如多带,赢个万儿八千好早些回来。他把钱放好,便兴冲冲地下了楼。

甦文在猪肉明楼下对面的粉店,胡乱叫了点吃的,边吃边等近一个小时,才见到他下来。

“明叔,这么早。”甦文见猪肉明朝这边来,便招呼了一声。

“阿乐,嘻嘻,怎么样,”猪肉明来到甦文桌旁坐下来,“昨晚赢得爽吧?”猪肉明小声道。

“一般…”甦文笑道。“吃早餐没有?请你吃粉。”

“呵呵,吃过了,不用这么客气的。”猪肉明黠笑道:“怎么,今天不用去找工作吗?”

“应该去,吃一点吧。”甦文心里却不高兴:老家伙,明知道我是在这里等你,还挖苦我,你这又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职业。要不是开这么个东西给你赢了点钱傍身,你还不得五点多钟起来卖猪肉。

“不用去啦,”猪肉明拍拍甦文的手,“跟我走吧,和你去玩。”猪肉明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好像是去捡钱一般。

甦文赶紧掏出二十块钱出来付了账,跟着猪肉明找车上何文田去。

车子到了何文田,上次二人来的暗庄。甦文待的士走后才问猪肉明,“明叔,这个地方,是什么时候才有的?”

猪肉明:“没多久,也就上两个星期而已。”

那便是了,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来,庄家故意让利一段时间。甦文又问:“那你怎么知道的。”

“哦,我一个朋友,他有一个儿子在里面看场的。就叫他进去赌,他赢了不少,上个星期我恰巧过去找他,又恰巧他要去,所以就带上我一起了,然后我就知道这个地方。”

“那,明叔你来的几天,应该都是小赢吧?”甦文委婉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