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二十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先试试。”甦文笑道。

这一把开了黑,甦文赢回了五十元。猪肉明也赢了五百。

“再来过!”猪肉明见带来的人也和他一同赢了,加上现场的气氛一刺激,赌徒的冒险心理陡增,“这次再来两千!”

甦文想了想,从衣袋里掏出两张一百的来,放回那张赢来的五十元,对猪肉明道:“还是红黑,各两百。”

“嘿呀,你这样一点一点,像填酱油一样,什么时候才赢得到老婆房子啊!”猪肉明有点得意忘形了。“跟你,各一千!”

十三分至十二的几率,甦文和猪肉明又赢了。接下来五把,运气似乎都在甦文这边,他也由四百、六百的下注加到了各一千五。

“开!开!开!开!”猪肉明这一把下了五千,其他人也跟着下了大注,众人都热血沸腾地呼道,似乎能把红黑二色喊出来。

甦文心里也是一阵紧张,突然间,他心道不妙。庄家让散户赢了这么多,会不会趁着这一次全部收回来呢?看看台面上的注码,也顶得上前两盘的总和了。正当他捏了一把汗的时候,圆珠子停住了,接着便是一阵山呼。

开了红。

甦文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哈哈哈哈…”猪肉明笑得像是要抽过筋去。

甦文心有余悸地接回赢来的三千七百五十元,放回了口袋,打定了主意今晚不再拿出来。

“喂,下注啊!”猪肉明赢红了眼。

“不下了…”甦文擦了擦头上的汗。

“丢,都没有一点大将风度。”猪肉明仍是各下五千。

甦文心态复杂地等着开盘。

果然,黑!

“哈哈哈,我丢你老木啊,又赢了!”猪肉明已是近乎疯狂。

“明叔,是不是该停一停啊…”甦文劝道。

“嘿呀,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停啊…”猪肉明也觉得有点道理。

甦文见他已经是语无伦次了,便不再劝。赌徒的瘾一上来,任谁也没办法。

“啊呀……”猪肉明在一阵欢呼中叹道,似乎是输了他不少。“早知道这一把继续买了,就不应该听你的。应该继续下。”

甦文不作声。

连这两把,不是红就是黑,猪肉明越看越想买,又越看越不敢买,生怕什么时候会开‘绿’。“阿乐,这一把,你说买不买?”猪肉明犹豫道。

“不知道。”甦文坚决道。

“买绿好不好呢?”猪肉明问旁边的人。

“你看着办,我继续买红黑。”

猪肉明一看时间差不多到了,一咬牙,扔下一万:“绿!”

结果这一盘开出的是黑。

甦文也觉得不可思议。按照概率学,不应该是这样的…

“丢你老木…”猪肉明悔道,“早知道就再跟一把了。”

“呵呵,是你定力不够了。”旁边的人笑道。

“我就不信连续十一把不开绿!”猪肉明再押一万:“绿!”

开出的是黑。

“扑你个街啊…”猪肉明再下一把一万:“绿!”

还是开得黑。

“唉..都没道理的…”猪肉明继续下一万‘绿’。

三十秒后

“顶你个肺…”猪肉明低头数钱,又拿出一万扔过去。

又三十秒。

“瓦咔咔,连黑五把!赢了十几万!”旁边的一个人喊道。但也有不少人开始叹气,因为他们也不敢相信会出这么多把。

“明叔,别买了。回去吧。”甦文劝道。

“我就不信你今晚不开‘绿’!”猪肉明把身上仅有的八千多块钱全淘出来扔过去,甦文拦都拦不住。“输光了好回去睡觉!”猪肉明骂道。

周围的人纷纷笑他,他也不在乎。经过这几盘连色,桌上的注码越来越大,看起来也有三、四十万的样子了。这一把,下红的人居多,黑的偏少。也就一个人跟了猪肉明而已。

“开啊!开啊!开啊!”桌边的人狂喊怒吼着,整个大厅都是一个声音。

猪肉明死盯着那粒小珠子,眼睛都快要突出来了,他还恨不得把眼球粘在上面。圆珠的转动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一声清脆的落格声,圆珠定在了绿色格子里面…

“哈哈哈,苍天开眼啊…“猪肉明张开双臂抬起头来朝天花板疾呼……

接下来的几把,猪肉明也不敢再把全部赌资都压上去了,只是随便下个三两千,有输有赢。大概又过了半小时,负责派钱的那个人和另外几个人低语几句之后就对外宣布今晚到此为止。甦文一看手表,正好十一点半。

这时厅里一个打手头头模样的人就对众人喊道:“大家不要急啊,分成三批出去。十五个人一次,自觉一点啊。”

这时进来的那扇门慢慢打开,猪肉明拉了甦文就往外走。他们第一批出了这个地下赌场。

“今晚有什么收获。”出了小区之后,一时找不到的士。甦文边走边问。

“少少啦,差点连下午赢的也吐出来了。”猪肉明得意道。“喂,阿乐,你赢了多少啊?”

“我只赢了一点而已。”甦文笑道。

猪肉明:“哇,你也真是忍得住啊,一个晚上只下了几盘,赢了就收手。啊呀,是我就不行了。”

“有车来了。”甦文赶紧招手示意。

“到英治,去《裕兴阁》!”猪肉明对司机道。

“怎么,不回去吗?”甦文问。

“啊呀,少少地,庆祝一下嘛,急什么呢…”猪肉明蛮不在乎的样子。

=

韩琛好不容易把女儿哄睡着了,赶紧悄悄地退出来。不料还未出房门,大哥大突然响起来。他急忙掏出来,先暂时用衣服捂住,再伸手进去摸接听键,样子好不滑稽。待退出房间,关上门之后,韩琛才把大哥大拿出来,“哪个!”

“喂,琛哥。我潘文啊。”原来是广州的生意合作伙伴。

“什么事!”韩琛走进自己房间,把房门反锁。

“我的货啊,人家不肯让进了。”

“搞什么啊?是政府那边的问题还是什么啊?”韩琛也觉得奇怪,好好的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呢。

“我问了一些朋友了,他们说广州的一些老板,说不让把货进到我们这个建材市场。其他那些普通生意人啊,不普通的生意人啊,一收到风,肯定就不敢和我们做生意了。啊…琛哥啊,你和广州黑道上的朋友呢,嗯…你在这边都有一点面子…”

“现在是谁!是哪个说不让进来!”韩琛不耐烦地打断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