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九十七章 群雄云集(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龙门石窟是中华国四大石窟之一,位于洛阳城南12公里。这里有一条伊水,河岸是香山和龙门山。自北魏至晚唐的四百余年间,古代匠师在这两座山上凿窟建寺,使这里成了举世闻名的石雕艺术的宝库。奉先寺是龙门石窟中最大的一个窟。奉先寺的不平凡,在于中间那尊巨大的卢舍那雕像,实在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杰作。据佛经说,卢舍那意即光明遍照。这尊佛像,丰颐秀目,嘴角微翘,呈微笑状,头部稍低,略作俯视态,宛若一位睿智而慈祥的中年妇女,令人敬而不惧。有人评论说,在塑造这尊佛像时,把高尚的情操,丰富的感情,开阔的胸怀和典雅的外貌,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因此,她具有巨大的艺术魅力。杜明在黄山虽然通过书籍对龙门石窟已经有所了解,但今天真的到了龙门石窟亲眼目睹众多佛像,还是被形态微妙各异、栩栩如生的艺术手法给深深震住了,情绪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惊喜。“我中华地大物博、历史悠久,而且有着极其辉煌灿烂的文化,古人之言诚不欺我也!”杜明边走边看,心潮起伏难平。

一路走着、看着、惊叹着来到了卢舍那佛像的台阶下,还没沿着高高的几百级台阶上去,杜明蓦然站住了,他发觉自己的气机受到了牵引,而“小乘天道”竟然在体内自动运行起来。大骇之下,杜明连忙运功探查体内气机运转情况,发觉“小乘天道”竟然在体内百脉越来越快地运转着,体内的元婴也打坐起来;而气机受到的牵引方向竟然来自距离自己还有五十米高的卢舍那佛像的方向。修炼之人在不运功的情况下,功法是不会自行运转的,所以杜明心里一急也顾不得众多游人来来往往了,连忙捏了个口诀,把黄龙功提到了第五层全身戒备着,用隐身飞行之术飞过了几百级台阶,来到了卢舍那佛像前的空地上。可是当杜明站定后,又奇怪地发现“小乘天道”已经停止了自动运转,再探查一下元婴,竟然又睡了过去。

呆住了,彻底地呆住了,杜明就那样定定地站在了空地上,望着卢舍那佛像一动不动。难道这里有什么天材地宝暗合了“小乘天道”道法自然的至理才使得自己的气机受到了牵引,使“小乘天道”自觉地运转起来了?想到这,杜明运起功法探查起周围来。可过了一柱香功夫后,毫无所得。不甘心,杜明又把探查的范围扩大到了方圆三公里范围,可是依然毫无所得,黄龙功所发气机毫无阻碍。“难道可以用‘小乘天道’的心法运功才能探查?”杜明暗想着,默念法诀,把“小乘天道”的气机扩充到周围三公里范围,可惜依然毫无所得。“哼,我就不相信凭我现在的修为竟然探查不出什么来。”杜明一气之下,走到了空地西面的一角,装作疲劳的样子干脆眼观鼻、鼻观心地打坐起来,同时全力运起了“小乘天道”。

杜明把“小乘天道”运行了一周天之后,发觉体内气机运转除了平时的速度快了三倍、元婴的气色越来越红润有精神外,其他什么也没发觉,而且气机也不再受到什么牵引了。无奈之下,杜明只得把心头的疑问暂且放下,刚要睁开眼睛站起来,却听到身边一个流利但声调别扭的声音响了起来“朋友,你是累了在休息一下还是病了呢?”

杜明睁眼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黄发蓝眼的男人一张年轻的脸庞,看其身高却足有一米九左右,身穿貂皮大衣,一双碧蓝的眼睛此时正望着自己。“这家伙看起来倒比电视里看到的那些外国人舒服顺眼些,在他们国家应该也算美男子了吧。”杜明心里想着,站了起来,微笑着点了点头,“谢谢!刚才走累了,休息一下。”

“哦,是这样啊。看你的样子好象是你们中华国练功的模样,你刚才是在练功恢复体力吗?你是少林寺的吗?”年轻男人问道。

“少林寺?”杜明哑然失笑,这些外国家伙大概以为我们中华国练功之人都是学的少林功夫吧,肯定是从电影电视中知道了少林功夫的。“不是。虽然少林寺也有俗家弟子,但我却不是习武之人。”说到这,杜明心里不由暗道“我可没说假话,我本来就是修真之人而不是练武之人。”

“哦,你好!我叫威顿.圣战,Y国人。”年轻男人伸出了右手,“我知道你们中华国少林功夫天下第一的美称!”说着伸出了大拇指。

“呵呵,是吗。”杜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了一下,“我叫杜明,不是你所说的练功之人,只是中华国一个普通人而已。你来这是游玩的?”

“是的。我和一个同伴来你们中华国游玩已经有些天数了。”威顿.圣战说着又伸出了大拇指,“你们国家历史悠久,有很多值得去游览的地方。哦,很高兴认识你!我要走了,我的同伴还在下面等着我呢。用你们的话来说,‘后会有期’!”威顿.圣战双手一抱拳。

这家伙看来对我中华国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也是心服口服的了,但这姿势却不适合现代人的交际,大概是看古装电影看多了。杜明想到这也双手抱拳回礼道“后会有期!”

见威顿.圣战沿着台阶走了下去,杜明才回身仔细打量起卢舍那佛像来,同时边运起黄龙心法对着佛像周围探查起来。可是任凭他费了半天劲,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气机毫无反应。“是不是游人众多而影响了气机的感应呢?”杜明随即又摇了摇头,凭自己现在的修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自己是个刚刚开始修道的炼气士那还可能有这种情况发生。“可惜光天化日、大厅广众之下我现在又不能让元婴去佛像周围探查。嗯,要不我晚上再来吧,这里肯定有什么古怪。”想到这,杜明散去了功力,全心欣赏起众多佛像来。

等杜明沿着参观路线看完了香山和龙门山的所有佛像,刚想回去时却又改变了主意。“嗯,我还是去卢舍那佛像周围看看,或许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呢。”

杜明于是又沿来时参观的路径掉头向卢舍那佛像的方向走去,同时运起了黄龙功布满全身及周围两米的地方。在离卢舍那佛像还有二十米距离时,杜明感觉自己的气机一滞,气机明显受到了阻碍,而方向却来自对面。杜明迅即仔细地看向对面,对面十米处过来的是一群男女老少组成的团队,而在团队的后面五米处有一个头戴黑色帽子、身穿蓝色长衫的中年男人。当杜明抬头看去时,中年男人双眼也正向杜明望来。中年男人面色红润、气色饱满而很有精神,在十二月下旬的冬季他的衣着竟然和杜明差不多,只穿了薄薄的蓝色长衫。当两人四眼相对时,中年男人“咦”了一声,打量了一眼杜明,向杜明点了点头,又侧头观赏起山上的佛像来。

这人是谁?所发气机非常柔和而又探测不出深浅,功力竟然还在我之上,而且也来到了洛阳龙门石窟?今天的怪事真是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啊,平时可是很难在凡尘俗世遇到修真之人的,这是怎么回事?杜明暗想道。摇了摇头,杜明继续朝前走去。当沿着台阶再次拾级而上刚刚来到卢舍那佛像前的空地上时,杜明蓦然感到自己的气机又是一滞。循着气机感应的方向抬眼一看,东面离自己三十米处的佛像边,一个身穿黄色风衣、披着长发的二十三、四岁女孩正向他望来,一双明亮的大眼里也全是惊讶。

“真怪了,怎么今天又遇到了一个修真之人,而且从刚才气机接触的感应看,这女孩的功力还不低呢。难道龙门石窟附近的宝物非常了不得,最近马上就要出世了才惹的修道中的高手闻此消息全赶了过来?嗯,如此看来今晚无论如何我得再来这里仔细探查一番了。”杜明想到这,朝女孩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向四处打量了一番然后沿着台阶走了下去。

“叮咚叮咚,您有电话了!”杜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你好,我是杜明,您是哪位?”

“我是燃点,你在哪儿呢?是不是过来一起吃饭?”电话里响起燃点的声音。

“哦,我正往回赶,现在还在龙门石窟呢。”杜明答道。

“好,那我们等你一起过来吃饭吧。我在市国安局招待所316房间等你,把你的房间也弄好了,在318。”

“好,谢谢。我马上打车过来。”杜明挂断了电话。

杜明打的赶到市国安局门口时,被门卫给拦住了,要检查身份证和特别通行证。虽然身份证已经由国安部给他做了一个,而且也给他发了一张国安部部长王长亮亲笔签发的可以在全国各地国安局自由出入的特别通行证,但这些全在燃点那里。无奈之下杜明只得打电话让燃点到门口来接他进去。

“孙局,这就是杜明。杜明,这是洛阳市国安局局长孙天浪。”到了国安局食堂二楼的小餐厅一个包厢落座后,燃点介绍道。

“你好,我是杜明。”杜明伸出了右手。现在的他对一些交际礼节可以说已经非常熟悉了。在训练龙组的几个月时间里,杜明为了今后在这俗世少闹一点笑话,特意请鹰队的兄弟们给自己详细地介绍了一下现代社会的生活以及一些起码的科技知识。现在的杜明可以说比刚下山时的不谙世情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了。

“你好,欢迎你来到洛阳,久闻大名了!”孙天浪握住杜明的手摇了摇。因为考虑到那两个欧洲人可能有什么目的才在洛阳逗留了一段时间,所以王忠在请示了1号后把杜明的情况向孙天浪简要地介绍了一遍。

“杜明,这是飞狐,也是我们国内行动处‘自由行动’小组的人。”燃点指着站在一旁的飞狐向杜明说道。

“你好,杜明。”飞狐伸手握住了杜明的手。“听松子说从你那学了很多东西,以后在武学上希望你多多指教哦。”

“你好。谈不上指教,那是丁松夸张了。武学上以后有什么问题我们共同探讨吧。”杜明笑着说道。

“大家边吃边聊吧,都不是外人,用不着客气哦。”孙天浪招呼着众人。

“杜明,你这次来洛阳计划呆几天?不是和我们一起监视那两个Y国人的吗?”燃点喝了一口酒后问道。

“Y国人?哦,不是。我这次来洛阳是路过,主要是办点别的事情。”杜明回答道。他没有说龙组的事情,因为来洛阳前王长亮告诉过他,出于保密工作的需要,龙组的一切内容都被列为了国家最高机密。除了中央最高层、鹰队的几个人以及国安的几个处长知道外,还没有其他人知道龙组的存在的,所以杜明也没说具体办什么事情。

“哦,我还以为1号发觉了那两个Y国人有超能力,特意让你过来帮我们对付他两个呢。”燃点又习惯性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杜明心里一动,“我今天在龙门石窟遇到了一个Y国年轻人,叫什么威顿.圣战的。怎么,你说的那两个Y国人有超能力的嫌疑?”

“圣战?威顿.圣战?”燃点瞪大眼看着杜明。

“是的,叫威顿.圣战。我打坐结束的时候,他站在我边上问我是不是累了或病了。和他说了几句话,他说是来我国游玩的。”

“这么巧!”燃点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见杜明不解地望着自己,于是把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说了一遍。

“哦,这样啊。你们查出来他们落脚的地方了吗?”杜明看着孙天浪问道。

孙天浪点了点头,“嗯,半小时前我们查了出来,他们住在郊区的一家叫作‘洛水飞阁’的宾馆,我已经安排人监视他们了。”

“我和燃点吃完饭后就过去。”燃点接道。

“哦,要不我也过去看看吧,如果他们真是Y国的超能力者,那你们两人去就要费点手脚了。”杜明扭头转向了燃点。

虽然杜明没有明说如果两个Y国人是超能力者,凭燃点、飞狐等人是对付不了的,但燃点还是听出了杜明话里的意思。和飞狐对视了一眼,燃点笑道:“算了,今晚就不麻烦你过去了。我们今晚只是去监视那两小子,如果发觉他们是超能力者,到时候我再打电话给你吧。”

杜明转念一想,这也是个办法。燃点和飞狐今晚又不是去抓人,假如真发觉那两个Y国人是超能力者,打电话给自己,反正是夜里,驭剑飞行也不用担心惊世骇俗,自己也来得及赶过去帮忙;再说今晚自己还要先去一趟龙门石窟。于是杜明点了点头,“这样也行。如果你们发觉那两个Y国人是超能力者马上打电话给我,我会放下其他事情立即赶过去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