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7月23日据驻伊拉克的霉菌官员透露,士兵22日突袭了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的一座别墅,很可能抓获或打死了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之子乌代(Udai)和库赛(Qusay)。但五角大楼官员表示,他们目前正设法证实此事。

乌代和库赛是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长子和次子。由于身份特殊,他们曾在伊拉克的政坛上炙手可热。

乌代是萨达姆的长子。他1964年出生于巴格达。曾就读于巴格达大学土木工程系,获工程学位。毕业后改读军事科学,并获博士学位。

乌代因深受其父宠爱而先后主管过内外贸易、新闻、体育、青年学生组织等各项工作,也一度掌管过伊装备精良的准军事组织“萨达姆敢死队”。随着羽翼渐丰,乌代被其父授予中将军衔,享有与父亲同样的生杀大权,并一度被内定为萨达姆的接班人。

1996年2月,乌代曾直接参与暗杀背叛萨达姆家族的两个亲妹夫卡迈勒兄弟。因在党、政、军各界树敌颇多,乌代1996年12月18日在一次未遂暗杀事件中身受重伤,性命虽保,却落下终生残疾。之后,他被父亲排斥到权力核心之外。 m

库赛是萨达姆的次子,1966年出生于巴格达,曾就读于巴格达大学政法学院,获法学学士学位。

库赛性格内向,沉稳老练,不事张扬,深得其父赏识。在其兄遭枪击致残后的数年内,他逐渐接替了乌代的权力。库赛原来只负责伊拉克情报部门和共和国卫队,乌代失宠后,他逐渐被委以重任,成为伊国家安全机构的负责人。除主管保障萨达姆及其家族、政治高级官员安全的特别安全组织,库赛还掌管着伊最精锐的“共和国卫队”和负责镇压国内叛变行为的“萨达姆敢死队”。此外他还受命掌管政府经济委员会工作,负责监督所有石油、贸易和金融交易。

1999年8月,萨达姆发布总统令,授权库赛在“紧急情况下”代替他行使总统权力。2000年4月,萨达姆在一次家庭聚会上宣布库赛为其接班人。2001年5月,库赛首次入选伊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地区领导机构,并出任该机构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同年,库赛还被任命为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地区军队司令部的副司令,实际上也就是伊拉克武装部队的副总司令。

霉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美军已于2003年7月24日公布了萨达姆的两个儿子,乌代和库赛死后的照片。

五角大楼发言人当天表示,公布萨达姆儿子尸体照片的决定是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作出的,照片将不会出现在五角大楼的网站上。霉菌官员公布的是在停尸间拍摄的萨达姆之子尸体照片,以及用来与之比较的他们在世时的照片,此外还有帮助辨别尸体的X-光照片。

从照片中可以看到乌代和库赛的尸体被仰面放在塑料板上,两人都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且都是满脸血污。其中可以看出乌代已经剃成了光头,而且面部受伤较重,部分鼻子和上嘴唇已经血肉模糊了,但面部轮廓仍保存完好。而库赛的尸体面部没有受到太大伤害,较易于辨认。

霉菌称乌代是由于头部中弹而死,但是被霉菌的子弹击毙还是他举枪自杀目前还不得而知。

此前由于在伊拉克战争期间,霉国政府曾谴责阿拉伯电视台让霉菌战俘上电视的举动是不人道的,因此之后美军严禁公布一切有关伊拉克被俘或被击毙人员的影像资料。但此次在霉菌宣称打死了乌代和库赛后,许多伊拉克人表示除非看到证据,否则他们不相信萨达姆的儿子已经死了。公众的态度是霉菌公布这两人死后照片的原因之一。

2003年7月30日阿拉伯电视台29日播放了据说是萨达姆“悼念儿子”的录音讲话。其中,这位前领导人将自己的孩子称为“烈士”,并感谢真主给了他们如此机会。萨达姆除了宣称为有两个在伊拉克牺牲的儿子感到自豪外,同时强调他本人也会这样做。此公指出,要是自己有100个儿子,就会将他们全部派上圣战战场。萨达姆认为,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都是参加圣战的伊拉克英雄,他们捍卫了家庭的荣誉和尊严。如果上述讲话属实,将表明这位领导人的讲话开始越发“跟上伊境内事件发展进程”。这也是本月播放的第三盘萨达姆录音带。此前霉国情报机关基本认定,近期播放的萨达姆录音“很可能就是其本人录制的”。

同以往类似,讲话男子宣称这盘录音带于2003年7月录制,但没有说明具体日期。在乌代和库赛被霉菌打死后的第二天(23日),这家电视台播放了据称是萨达姆在20日录制的讲话。只听他大谈伊拉克人民遭受的苦难,并鼓励他们积极抵抗占领军。讲话者表示,尽管霉国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但它休想在伊拉克取得最后胜利。这位领导人还要求伊拉克军民团结一致,开展针对外国侵略者的全民圣战。本月,萨达姆还曾经谴责霉国扶持的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是“傀儡”。

针对目前有关萨达姆生死下落的谣言满天飞的情况,霉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在接受采访时宣称,如果生擒萨达姆会危及美国士兵的生命安全,霉菌将毫不犹豫地将其击毙。言外之意,萨达姆只有束手就擒才会保住自己的性命。此话或许将为今后某个时候抛出“萨达姆替死鬼”留下伏笔。现在,萨达姆俩儿子乌代和库赛的尸体还躺在霉菌控制的巴格达机场临时殡仪场的冷柜里等亲人来认领,但据路透社报道,当萨达姆家族所属部族首领那达前往认尸,并要求按照穆斯林传统安葬他们时,值班霉菌却毫不客气地答复说,此事要由萨达姆本人亲自来处理,因为“这是一次政治对话”。

那达说,“我们是萨达姆的亲戚,可以代表他处理乌代和库赛的后事。霉国人提出的要求根本无法实现。这位部落领袖说,希望能将死去的乌代和库赛安葬在部族墓地里。伊临时管理委员会成员透露,该委员会曾建议美军将尸体交给死者的亲属,并希望霉国能答应这个要求。美军一周前击毙萨达姆的儿子乌代和库赛后引起人们的纷纷议论,一些人认为美军应该生擒乌代和库赛,而不该将他们打死。在这两个公子死后,不少人则担心,如果对他们的后事处理不当,要么让其墓地成为反美势力朝拜的圣地,要么因为有损穆斯林宗教传统而招来更多怨恨,所以,霉国有意“悄悄将上述两人埋葬在一个秘密墓地内”。

当天,搜捕萨达姆下落的霉菌在提克里克抓住了老萨一名贴身保镖并缴获了不少可能暴露这位领导人行踪的机密文件。参与本次行动的霉菌表示,此人“长期在萨达姆身边工作”,应该了解老萨的具体下落。据说,这位保镖身强力壮,同参加捉捕行动的美军士兵大打出手,最后因为寡不敌众被压倒在地。霉菌在开展本次行动是放了三枪,将大门上的锁打坏后冲了进去,经过乱哄哄的撕打,把这位脸上流血的保镖赤着脚提了出来。据介绍,虽然这位保镖早已退休,但在战争爆发后又被老萨找回,因此可能掌握许多“核心情况”。霉菌表示,从近期不断有重要人物落网的趋势看,萨达姆藏身之谜就要被揭开了。

虎父无犬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长子:乌代.萨达姆.侯赛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次子:库赛.萨达姆.侯赛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兄弟二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父子三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霉菌袭击后的“隐蔽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回栽大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霉国式的“人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钢钉--乌代腿部的旧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