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九十六章 群雄云集(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洛阳市公安局内部医院坐落在国安局大院内。医院规模虽然不大只是一栋五层的楼房,但里面的医疗设备却非常先进,比之国内一流大医院也毫不逊色。此时302病房里,一个二十一、二岁左右,身材欣长的年轻护士正在一口一口地给躺在病床上的导火线喂午饭吃。在昨晚的枪战中,导火线腿上和肩膀上都中了子弹,经过医护人员的手术,两颗子弹已经全部取了出来。本来依导火线的体质,上午八、就点钟就可以醒转过来的,但昨晚他闭了自己腿和肩膀上的穴道而强行和那个大汉拳脚相加地恶斗了一场,失血过多,所以直到上午十一点多才醒了过来,只是身体依然还很虚弱。

导火线躺在病床上微闭着双眼,边吃着饭边打量着给他喂饭的年轻貌美的护士。正准备和护士说点什么呢,“咚咚咚”的敲门声却响了起来,随即门就被推开了。“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的体力还凑和,这会儿肯定醒过来了。”丁松当先走了进来,身后是王忠、孙天浪和飞狐三人。

“哦,忠哥、松哥、孙局、狐子,你们都过来了。”导火线见众人走了进来,打消了和护士搭讪的念头,挣扎着想爬起来但随即嘴一裂又躺了下去,显然刚才的动作牵动了伤口。

“牵动伤口了吧?不用起来,我们又不是外人。”王忠说道。

“咦,你小子怎么转性子了?真稀奇哦,竟然叫我松哥了!”丁松瞪大了眼睛看着导火线,随即转头望向王忠等人,“我耳朵发虚了没有?这小子刚才是叫我松哥吧?”

“呵呵,本来就该叫你松哥嘛。”导火线眨了眨眼睛说道。

“哈哈哈哈”丁松裂开大嘴笑了起来,两眼眯成了一条缝,“终于有人心甘情愿地叫我松哥了!好,就冲你这一声,回头我多教你两招,让你成为‘自由行动’小组的种子选手。”

“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吗?”王忠关切地问道。

“好多了,只是不能动。”导火线老实地承认。“对了,忠哥,猫子怎么样了?我刚才问医生,怎么说不知道呢?”

“猫子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他,养好你自己的伤就行了。”王忠说着拍了拍导火线的肩膀,眼睛却示意护士离开。

“不对,忠哥,你告诉我猫子到底怎么了?嗯,你骗不了我,告诉我吧。”导火线还是非常了解王忠的性情的,如果夜猫没什么事情,王忠肯定会直接告诉他夜猫哪儿受伤了,伤得怎么样,而不会如此含糊其词地回答了。

“怎么了,连我说的话也不相信了?猫子本来就没什么事情嘛,不要乱想。”王忠说完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

“不对,忠哥,你骗我!”导火线急了起来,转向了丁松,“是不是猫子有什么危险?松哥,你告诉我好不好?”

“你乱想什么啊?忠哥没骗你,夜猫确实没事,现正在406室呢。”丁松说到这,眼睛望想孙天浪想寻求支持。

“孙局,我知道你从来不骗人的,他们既然都不愿意告诉我实情,你告诉我好不好,猫子到底怎么了啊?”导火线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满脸焦虑地望着孙天浪。

孙天浪看了看王忠和丁松二人,又看了看导火线,紧抿着嘴,摇了摇头。导火线一见王忠、丁松、孙天浪三人的神情知道事情不妙了,紧盯着飞狐叫道:“飞狐,我们是并肩战斗了十来年的兄弟了,你告诉我猫子到底怎么了?如果你也不愿说的话,就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了!”说到最后,导火线的声音已经颤抖起来。而飞狐听了他的话后,摇了摇头,没说话眼睛却看向王忠。

“这么说,猫子已经牺牲了吗?”导火线自言自语道。“猫子果真就这样牺牲了?昨晚我们还说好了,这次完成任务后利用几天假期去安徽的黄山游玩一下呢。这小子,怎么说话不算数呢,不就是两枪么,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当初我们在云南那次强占也真不顾及我们兄弟情谊,一个人就单溜了?”导火线说着话,两行热泪奔涌而出,无声地流下了脸颊。“你们知道吗?我和猫子自从进入国安局那一天起就一直在一块,基本上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而且不算这次,大小任务也执行了二千一百六十二次了,风浪多少见识过一些,没想到却在洛阳这里翻了船。当年猫子刚入国安的时候,理了一个小光头,两只眼睛四处转动着,我们一大群伙伴为此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小和尚’……”

房间里安静极了,随着导火线的喃喃自语,王忠、丁松、孙天浪和飞狐四人不禁无声地流下了热泪。谁说男儿有泪不能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而已!作为国安,这房间里的四个人见识过太多的血腥和杀戮场面,但轮到自己身边的战友永远地离去时,他们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会伤心欲绝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由行动”小组和鹰队的成员大多是少儿时代就入选了国安部经过十几年的培养训练的,战友们相处的绝对远远多于和他们各自的亲人相处的时间,因此战友之间都有了一种亲人的感情,甚至比亲人之间还更亲热。

在反复宽慰了导火线,并答应暂时不带夜猫的骨灰回天京,等导火线身体完全康复了由他亲自护送夜猫回国安部后,王忠、丁松、孙天浪、飞狐四人才告别了导火线回到了孙天浪的办公室。

“孙局,我和松子下午两点的飞机回天京,关于洛阳黑帮的善后处理工作就麻烦你多和地方相关部门了,当然中央调查组也在洛阳。”王忠说到这,顿了顿,继续道:“嗯,还有导火线,医生说一个月后才能完全恢复。这小子本就是个性情中人,有点冲动,加之夜猫的牺牲对他的打击,这段时间情绪可能不稳定,麻烦你多多照应了。”

“哪里话,谈不上麻烦,我们本是一家人嘛,只不过是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而已。你放心吧,导火线我会派专人照管的,如果有差错到时候你拿我是问好吧。至于洛阳黑帮的善后事宜,我会与中央调查组及地方相关部门协调配合好的。”孙天浪豪爽地答应了下来,停了停说道:“嗯,王队,你看,是不是我们去外面吃个饭?总不能你来洛阳的时候没给你接风洗尘,忙了这么多天临走的时候总得让我们欢送一下吧?否则不知内情的兄弟还以为我太抠门了,以后就不敢来洛阳了哦。”

“孙局,现在都快一点了哦,一吃饭喝酒我们恐怕就来不及赶飞机了,留待下次吧。公务在身,由不得我们自己啊。真应了那句话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哈哈……”王忠握住孙天浪的手,“这次燃点和杜明来洛阳,如果需要你出面的,还请你大力支持啊。尤其是那两个欧洲人,我担心燃点和飞狐两人忙不过来,而杜明有其他的事情又不能分身,所以到时候可能需要你提供人手进行监视。”说这这,王忠突然停住了话,头蓦然望想身后办公室门口,而丁松、飞狐两人也是侧过了头看向门外。

“哈哈,谁说我忙不过来呢?我这不提前赶来了嘛。”就在王忠等人回头的刹那,一个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西装革履的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人出现在了门口,正斜靠着门向王忠等人笑着,手却不时地抚摸一下齐耳长发,而那发型也很酷,一头长发好象是当今流行的“碎发”从头顶开始,一层层地下来,象滚动的波浪一般。年轻人正是国安部国内行动处“自由行动”小组的燃点,单从外表看肯定以为他只是街上一个追求流行时尚的年轻人,而根本想不到他竟然是国安部的特工。

“燃点?你小子怎么现在就来了?1号不是说你要傍晚时分才能到洛阳吗?”王忠问道。

“报告领导,我因为一直没改掉性急的毛病,所以就先一步过来了。嗯,我检讨,没按规定时间来,不该提前来了。”燃点边检讨边走了进来,可嘴里说检讨,脸上却找不到一丝检讨的表情。

“呵呵,你小子,怎么永远象个火烧屁股的猴子一样呢?”王忠嘴里笑骂着,心里却着实欢喜。正愁着今天下午飞狐一人去监视那两个欧洲人忙不过来呢,燃点这小子竟然就过来了。别看燃点一米八五的身高,长的魁梧高大,但无论从年龄、资历、职务还是能力来说,在王忠面前都还是小字辈的。

“对了,你怎么一个人来了?杜明不是也来洛阳吗?你没和他一道?”丁松问道。

“哦,杜明说他中午要去一个朋友那里吃饭,下午过来。我给他订的是下午三点的飞机,估计四、五点钟会到达的。”燃点说到这,突然惊叫起来:“糟糕!杜明的飞机票和相关证件还在我这,忘记给他了!”

“啊?”王忠、丁松等人同时微张着嘴,瞪着燃点。

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燃点对王忠说道:“忠哥,你赶紧打个电话给杜明吧,他可能也以为我把机票及相关证件放在他房间里了,说不定这时候他正在房间里四处找机票呢。让他去找1号想办法,再弄张机票吧,机票钱下月从我工资里扣吧。”

“怎么回事?他怎么以为机票和证件在他的房间里呢?”王忠奇怪地看着燃点。

燃点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是这样的,早上我接到通知说下午和杜明一起来洛阳。因为上午没什么事情,所以我想上午就飞过来。于是打电话给杜明,问他什么时候走。他说中午要去朋友那里吃饭,想下午走。然后我就拿了杜明的相关证件亲自去订购了两张机票,一张是上午十点一十的,一张是下午三点的。我拿到机票后去了杜明房间,聊了一会正准备把机票等给他时,我们处长来了个电话让我赶紧去他的办公室一趟,于是我就匆匆出门了……”

“你这小子,不要以为工作上严谨细致,生活小节上疏忽大意不算什么严重缺点,我告诉你,真正优秀的国安是不可能发生你这样失误的。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告诉你们处长,非让他剥了的皮不可。”王忠嘴上虽然训着燃点,手却伸进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准备给杜明打电话。刚要拨号时,手机却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杜明的,王忠不由得看了一眼燃点,“你好,杜明,我是王忠。你在哪儿呢?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啊?什么?你到了洛阳了,正在龙门石窟一带转悠?哦,哦,哦,呵呵,是这样啊。好的,我知道了。呵呵,我刚才准备打电话给你说的也正是这事情呢,嗯,正在训那毛躁的小子呢。对了,我和丁松是今天下午两点钟的飞机回天京,你先忙着吧,来不及和你见面了。我让燃点把你的房间安排好,你到时候直接来市国安局找燃点或孙局长都可以。嗯,你多保重!”

王忠挂断电话后,见丁松、燃点等人正看着自己,尤其是燃点,两只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此时瞪得更大了。“你小子不用把眼瞪得那么大么,以为别人不知道你有双大眼啊?”王忠笑道,用手指着燃点:“你小子把飞机票的钱给留着吧,下次回天京的时候请杜明吃顿饭吧,当然我们也参加。杜明已经到了洛阳,此时正在龙门石窟一带转悠着呢,他是和你乘同一个航班到达洛阳的,呵呵。”

“不对吧?忠哥,我上飞机后出于职业习惯留意了一下所有乘客,没看到杜明啊。”燃点又习惯性地摸着他那新潮头发,望着王忠。

“他本来中午是去田静家吃饭的,正准备过去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你没有把飞机票和证件等给他。于是就打电话给了田静解释了一下原因就直奔机场,而此时你已经登机了。呵呵,他急切之下只好用了隐身飞行之术在飞机起飞前上了机。而他上飞机后,就坐在你身后呢,只是他用了隐身幻影法,你没办法看到他而已。”王忠说到这,笑着道:“你小子在飞机上是不是一直觉得头皮发痒而不停地挠头呢?那其实是杜明在逗你。”

“啊?原来是杜明弄的鬼?我说呢,头发是早上洗的,发型也是上午做的,我还以为那理发店给我洗发时用的是冒牌发水,正准备回天京的时候去找他们呢。”燃点恍然大悟。

“哈哈哈”屋里众人全都大笑起来。

而此时的杜明正在龙门石窟附近转悠着。本来按杜明原来的计划,是准备完成对龙组的基本训练后,立即进入异元空间去各名山大川采集些天材地宝焠炼成丹丸给龙组的人服了提升功力的。但在他准备动身的前一天收到了大师兄青树真人的玉符传讯。青树真人在玉符合中说师傅黄鹤真人在闭关前用天地乾坤大法驳了一卦,说在十二月下旬洛阳龙门附近将有异象发生,让杜明抽时间去看看。杜明转而一想,反正自己这次出行是采集天材地宝的,师傅黄鹤真人修为已接近天人、上窥天机了,既然让大师兄传讯过来说洛阳龙门附近将有异象发生让自己过去那必有深意,于是就和王长亮说了一下先来到了洛阳。杜明正准备买了门票去龙门石窟看看的杜明却没想到,此番来洛阳,将是一场群雄云集的大盛会,而且他自己也差点魂飞魄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