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上海知青老师

“知青”是上一个世纪六、七年代的产物,也就是在文化大革命时,为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到农村去”,很多的学生,特别是“67、68、69”老三届初中生,都由城市下放到广阔天地去锻炼,又称作是“插队知青”。上海作为中国的大都市,知青更是遍布中国各地,最多也许是东北“北大荒”、内蒙古、云南等地,但在我们安徽当年上海知青也非常之多,就我们老家,是每个村子都有上海知青,我们村子总人口也只有七八十口人,但也有5位上海知青插队。这些从都市来的青年,大部份都没有从事重体力劳动,毕竟他们的知识水平相对本地人来说还是要高,所以很多人就在当地的学校当教师。我的小学、初中和高中生涯都受过上海知青老师的教导。

窦老师

窦老师,是我小学的一位上海知青老师,他就住在我们家的老房子中,因为我当时年纪很小,关于其名字我根本不知晓,只知道村子里的人都叫他小窦,孩子们都叫他小窦老师。说老实话,我对他的印象已经非常之模糊了,只记得他曾经春节回家探亲后,带回一些礼物给我们。我得到的是“中华”牌铅笔,也就是现在的专业的绘图铅笔。我非常喜欢这礼物,当时普通的铅笔一支只要三、四分钱,而且铅笔芯容易断,而中华铅笔不但漂亮、而且特别经用,一支就要一角钱。很不幸,窦老师送给我的礼物,我一直不舍得用,最后却丢失了。也许是被别的小孩偷了或自己藏在什么地方最后自己也忘了。窦老师大概在我念二年级的时候(上世纪七八或七九年),返回上海了。

吴老师和张老师

吴老师和张老师都先后是我初中时的班主任老师。在我进初中时,被分到初一(一)班,吴老师便是我们(一)班的班主任,而张老师是初一(二)班的班主任。但是到初二开学时,我们一班的前十名学习尖子,被莫名其妙全转到二班了,所以张老师也就成了我的班主任。

吴老师当时应该有30多岁了,一脸的络腮胡子,看上去显得比较凶悍,学生们都比较怕他。当年我念初中时就开始柱校,都只有十一二岁,应该都只是小孩子,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父母身旁,别的班级一星期都可以回家二次,即星期三和星期五可回家,而我们班级吴老师却只允许大家回家一次,即星期三不让大家回家。这是我记忆最深的,当时班上的女生因为为星期三班主任不让回家,一个个哭得像个泪人,那个晚上的晚自习女生是个个泪流满面,男生稍微好一些,但也个个无精打采。不过几个星期下来,大家也放习惯了。其实吴老师是最能体会离开家的痛苦,他离开上海的亲人来到我们这小山村,一住就是近十年,心中又何尝不想家呢!也许只有这离乡的游子才知道,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培养独立生活,摆脱对家的依赖是第一重要的事情。由于30多岁还没有娶老婆,后来有可能心理有问题,不能担当班主任了,这也就是我们后来转到张老师的二班原因。

张老师是夫妻两个都是上海知青,他的夫人在中心小学当老师,他们还有一个小女孩,也在念小学一年级,他们一家都住在学校里。相对吴老师他应该是家业有成,所以比较安心教书。他对我应该说是比较照顾的,我的语文作文还差,他就单独辅导我,每周要求我加写一篇作文,帮助我提高作文水平。可是此人我并不喜欢,他为人比较小家子气,典型的上海人。比如,他养了很多鸡,春节要回上海老家,这些鸡就分给我们这些同学带回家帮他养,开学时再带给他。这一切,他都不给报酬,大家也无所谓,关键是有的同学鸡带给他后,他还会说“我这可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同学听了没办法只好下次回家再还些鸡蛋给他。平时我们同学还要帮他挑粪种菜,他吃得菜全部都是我们种的,可我们学生当时都是带着咸菜到学校吃,也从来没有谁沾过他们家的光。而且他和其它老师的光系处得也不咋样,有一次他买了一些木头要运到上海,就叫我们学生帮他装车,由于晚了一样,和他关系不太好的老师的课我们全部迟到了,这个老师竞不让我们进教室,张老师也不敢出面解释。我和张老师在毕业前彻底的牢翻,因为他要我在班级毕业会上发言,我没有答应。他就气愤地说再也不管我了,在初三最后的一个月此先生真地放弃对我的管理了。现在想起来,我心里还是十分的鄙视他,我觉得自己没有错。

胡老师

胡老师是我念高中时的一位上海知青老师,俱说他是正宗的大学生,传说与当时中国科技大学的温元凯教授是同学呢。他是我高中三年的化学课老师,而且我们学校的化学老师也基本上都是他的学生,他就像是我们学校的“化学教父”。不过他的教学方法实在是不敢恭讳,是典型的“填鸭子式”的教育方式,每一节课都是写满一黑板的东东,学生抄一笔记本的笔记而已,他的课是最枯燥无味的。不过此人还有许多的轶事在校园流传,如一个冬天衣服从来不换,总是一件皮夹克上装、一条灯芯绒裤子、一双破的皮鞋,我们学生都看不下去了,他的裤子一个冬天下来,屁股上的格子都全部磨平了,也不知道他的夫人是怎样照顾他的!他还养了一群鸽子,还要我回家给他带了一袋玉米给他喂鸽子。有一次让我们几个同学帮他在他居住的小院子里挖一个小渔塘,挖好以后给我们一人一粒糖果,一粒快化成水的糖果,大家出来以后,全扔到垃圾筒了,根本是没办法吃的东东。


这几位上海来的知青老师,最后都还是回到上海老家了,他们也许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曾经居住和工作过的地方--我的家乡!不知道他们现在回想起来,又是怎样的心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