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台湾媒体接连爆出陈水扁的海外账户。有媒体指出,陈水扁的一个海外账户中有7亿新台币的存款,还有一个账户中有16亿新台币的存款。他甚至还利用变卖珠宝的方式洗出了18亿新台币。那么这些巨款到底是谁帮着陈水扁运到海外去的?还有报道说,半年前就曾有瑞士公文到了台湾,希望台湾有关方面协助清查陈水扁家洗钱的事情。但是这份公文却一直被压着不报。那么又是谁在帮陈水扁隐瞒呢?昨日播出的央视《海峡两岸》特别邀请到两位台湾的时事评论员来共同探讨这个话题。一位是江岷钦教授,一位是张启楷先生。


主持人:现在我们看到台湾媒体的报道说,陈水扁家人汇到海外的钱,多达数十亿新台币,那么这些钱到底是通过什么管道汇出去的呢?


台湾时事评论员江岷钦:其实对陈水扁一家来说,从2000年到2008年,基本上是一个财富迅速累积的时代。钱多不是病,但是运不出去这真的很要命。所以他要想方设法把钱运出去。目前为止,我们综合各家的说法,至少有下列各项:


第一种方式就是透过海外人头户的方式,把钱运出去。


第二种就是海外入账,海外对海外的方式来入账。


第三种方式当然透过银楼,在台湾的银楼,地下经济的方式把钱汇兑出去,这样也不会有痕迹。


第四种就是透过珠宝洗钱的方式,以在台湾买珠宝的方式,把现金换成珠宝带到海外去,再变卖成为现金再存入银行。


另外一个就是透过所谓的海外的“扁友会”,这个是透过所谓的民间组织,在当地募款,在海外各地募款,然后把钱再辗转进入陈水扁的账户。


另外第六项,当然就是所谓的“福尔摩沙基金会”。这是过去陈水扁为了筹募选举经费而成立的基金。但是当他要竞选2000年的台湾领导人的时候,就把注册地从台湾改为新加坡,变成为境外注册。新加坡的瑞士信贷银行,未注明的账户。黄睿靓在2007年的2月15日,从新加坡瑞士信贷银行一个没有注明的账号当中,汇进了2094万5971块,请注意2毛钱,进入黄睿靓在瑞士美林银行所开户的46452×号银行。第二笔是2007年3月2号从新加坡瑞士信贷银行的私人银行,也一样没有注明账户,转入了14万0253块8毛2,进入换的账户。请各位注意,我特别把它划下来是,2毛钱跟8毛2。一般这是一个关键所在,许多台湾的媒体人大概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第二个是2005年7月,黄睿靓在瑞士美林银行,请她帮忙成立一个开曼群岛注册的BOUCHONLTD公司,开设了两个银行账户。第二大项是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他的海外账户,他在瑞士苏黎世银行开始了COUTTS银行,并且成立一个GALAHADMANAGEMANT公司。到了2007年11月,黄睿靓从她原来的BOUCHONLTD公司,汇入了一千万美金给陈致中的公司。这个到目前为止其实看起来非常清楚,也就是说他们透过海外洗钱的方式,成立了纸上公司,再把钱转来转去,九弯十八转。


主持人:那么江教授以上您所列述的这6个管道,它总的来看都要经过哪些中间的环节?


台湾时事评论员江岷钦:最重要当然就是中间人,为什么呢?吴淑珍跟陈水扁不信任任何人,而且以目前台湾的法令,如果是透过银行汇兑出来,那个收据要存十年,所以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存十年的证据基本上很容易就被查出来,所以通常第一种方式用人头户,透过人头的方式,不着痕迹(通过)地下经济把钱洗出去。其实黄睿靓(陈水扁儿媳妇)在新加坡有两个没有注明的账户,这两个没有注明的账户究竟是谁的,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我认为只有透过司法互助的方式,请求新加坡政府公布,或者是提供给台湾具体的资料。这个未注明的资料,这个当初是怎么注明的,怎么注册的,我想一旦这个谜题解开之后,陈水扁洗钱的证据,就能够公诸于世了。


主持人:当然不管陈水扁他用什么样的管道,肯定他都会经过银行的。那么张先生您怎么来看?难道对于这种大宗款项的进出,银行没有监管系统吗?这些银行的高层有没有可能也参与到洗钱案当中呢?


台湾时事评论员张启楷:台湾有一套很精密的审查制度,它只要汇出去超过100万的美金,为了预防洗钱,必须要填一个表格申报的。可是这次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因为他走的就不是这个管道,陈水扁为了预防你这个系统抓到他,所以他做了很多的改变。


这几天台湾闹得沸沸扬扬,检调现在查有没有可能是这个管道。就是陈水扁任内,推动所谓“二次金改”,就是把公家银行卖给私人银行,让它并掉了,大的银行被小的吃掉了。那谁得利呢,就所谓的大的银行家,一查进去发现不得了了,大的银行家他们在海外都有分行,所以这个钱不是在台湾给的,他可能是在海外的分行,他直接将钱就给了陈水扁的家族,甚至他指定的某一个人。更严重的,后来发现说,他给钱的方式,他可能只是给一个密码,不是给钱。这个密码就代表了一个人。这个密码你如果没有破解的话,你根本不晓得陈水扁拿了多少钱,所以现在很多人在讲,目前曝露出来这7亿(新台币),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主持人:日前爆出的是台湾调查局的前局长叶盛茂,他因为涉嫌说把将瑞士发到台湾的公文压了7个月不报而遭到“特侦组”的调查,那么这个叶盛茂到底是何许人也?他为什么会压下这个公文呢?


台湾时事评论员张启楷:叶盛茂20年前,在台北市政府担任政风处的处长,后来陈水扁当了台北市的市长,他一路提拔他。甚至后来,陈水扁选举成功的时候,让他去接调查局的局长,从一个冷冻的政风处的处长,一下子三级跳甚至是五级跳,突然到一个非常火的单位,当了情报局的、调查局的局长。所以对陈水扁来讲,是他政治上的一个贵人。所以很多人在讲说,叶盛茂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基于人情,基于陈水扁这样提拔他,他必须要有所回报。现在看起来这个案子是不是真的因为要7个月,我们在印证说,国际上给台湾一个很重要的资讯。可是这个资讯基本上是有先到调查局去的。陈水扁安排的叶盛茂就发挥功能了。这个东西到了调查局的洗钱中心来。叶盛茂一看,知道这个东西一变成正式的公文,一拿出去整个就曝光了,所以他跟洗钱中心主任讲说,这个事情太敏感了,攸关现在的领导人。更重要的这个东西非常非常敏感,所以你把公文就给我吧,我拿去跟检察总长陈聪明先生做一个讨论。好,所以整个东西就盖下来了。


主持人:的确除了叶盛茂之外,现在涉嫌将瑞士发给台湾的公文压下不报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台湾前驻瑞士代表刘宽平。刘宽平为什么又敢这样做呢?


台湾时事评论员江岷钦:陈水扁上台以后,在2004年开始有机会跟刘宽平接触,后来为了拉拢“台联”,于是又任命了刘宽平担任台湾驻瑞士的代表,这是一个基本的背景资料。刘宽平长期以来主张“台独”的立场,获得陈水扁当时在政治上一个巧妙的任命,所以有效的拉拢这一方面的政治势力。


这份公文我们简单看一下,在瑞士联邦法院,检察署里面所提的是,速邮件!速邮件就是尽速处理。它的日期是6月16日。但是这个日期延拖到后来到7月7日才开始寄回到台湾,其实等到台湾相关的部门收到以后,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刘宽平的第一时间解释是,他认为这并不是什么重要也不是什么急件,所以他就用普通的邮政的账单来处理。所以可能就要两、三个星期甚至一个月。这当然摆明了就是要帮陈水扁。


主持人:除了这两个人之外,20号又有人爆料说,有一个检察官叫许永钦,他也涉嫌在给陈水扁开绿灯。因为之前有检调单位在对陈水扁的女婿赵建铭的“台开案”进行调查的时候,曾经发现了陈水扁在台新银行有秘密账户,但是这个消息报告给检察官许永钦之后,许永钦他却故意压着不办。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台湾时事评论员张启楷:许永钦这个角色非常的重要,因为两年前,就所谓台湾发生一个“台开案”,也就是赵建铭有没有内线交易这个问题。从案子一个在查,查的过程里面,就拉出一条线,发现有一个资金非常不寻常。台新金银行里面有一个1亿多的账户,是陈水扁的。大家想一想,如果是一个很积极的检察官,这个案子早就破案了,而且甚至很多人不用,后边这两、三年还在陈水扁有没有什么贪腐的问题。


主持人:您看江教授我们刚才谈到这些人有检察官,有台湾调查局的局长,有台湾驻瑞士的代表,还有公营事业董事长等等。为什么这么多重要职位上的人,都愿意为陈水扁家海外洗钱而做服务,做掩护呢?


台湾时事评论员江岷钦: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愿意帮陈水扁去做掩护动作,或积极作为,或消极的不作为呢?我认为这有三大项理由。这些行为动机的背后,第一个,当然就是中国社会情理法的第一项,情。


像叶盛茂,我跟他的太太同事25年,张昭娇老师其实是非常善良,非常低调的一个人,跟她先生一样,他们都很低调。你看他第一个女儿嫁的时候是在晶华酒店开了50桌,连那个讲心海罗盘的叶耀星教授也到了现场来。可是第二个女儿,等到叶盛茂担任调查局局长的时候,只开一桌,而且只请了十个人。等到婚礼结束以后我们才知道。他是如此低调的,可是为什么帮陈水扁呢?我觉得这个就是人情。


第二个就是讲道理,为什么这么多人除了叶盛茂这种还人情的以外,像许永钦跟陈水扁根本没有人情往来,那为什么帮助他呢?这个可能性就是共犯结构。


第三个当然就是法律面,对法律面来说,除非你能够非常清楚表列,陈水扁这是洗钱或者是贪污所得,否则目前看起来,这些都是微罪,罚款了事,行政处罚而已,所以微罪不举。所以从情、理、法三个动机,即使我们不来了解。加上陈水扁有庞大的资源跟权力的分配的这个权利在,当然很多人就乐于帮助陈水扁。所以这三个是很重要的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