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九十三章 交 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当公安局长张开在市国安局通讯调度中心接到手下报告,说“风流帅哥”在市区的一家迪厅的包厢里被捕获的消息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说来也巧,几乎在张开接到电话的时候,王忠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嗯,我是王忠,松子,情况怎么样了?什么?想自杀?哦,好的,好的,你立即派人把‘王爷’给我送来国安局,不,最好是你亲自带几个人押送他过来,以免路上发生意外。嗯,我让孙局他们立即让医护人员做好准备工作。具体情况等你回来后再说吧,丰盛镇的善后事宜你让飞狐协助军分区处理吧。”王忠放下电话后,心里总算落下了一块大石头,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在通讯调度中心正活的孙天浪和张开两人也听到了王忠的电话,眼里都闪过胜利的喜悦,但他们还不敢确定自己是否听清楚了,全朝王忠望着。

王忠笑了笑,“孙局、张局,‘王爷’已经被我们抓住了活口!不过他受了枪伤,另外在准备开枪自杀的时候被丁松给他的手腕插了两刀,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不过不太严重,部队的军医已经给他的枪伤做了初步处理。嗯,我已经让丁松亲自带人先把他给押回来。”

“哦,太好了!受伤没事,只要他没死就成!我这就告诉会议室里等待消息的各位领导去,他们等了这么长时间也够累的了,请他们回去休息吧。”孙天浪满脸喜色地走了出去。

王忠走近张开,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张局,我知道你对林正丰的感情,也知道你和他之间的私交一直不错,能理解你此时的复杂心情,这也是人之常情,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换了我是你,恐怕心里比你更难受。”

“谢谢领导的理解!”张开的声音有点哽咽,“无论我和他之间过去的私交怎么样的好,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能拎得清的!”

“张局,我们相信你,否则也不会让你指挥人搜捕‘风流帅哥’了。”王忠拍了拍张开的肩。

因为“王爷”林正丰是洛阳黑道的教父,而且虽然目前已经抓捕了“二爷”林步和“杀手”等人,但他们只负责自己的那一块,对洛阳黑道的整体情况不是很清楚,所以当丁松亲自带着两个排的部队押送林正丰回到市国安局的时候,医护人员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趁着医护人员忙于给林正丰包扎伤口的时候,王忠、丁松、孙天浪三人在孙天浪的办公室开了一个碰头会。

“松子,今晚辛苦了,记你一功!”王忠笑着说。

“嘻嘻,算不上什么辛苦,只要你们领导知道我们下属的努力就行了。”丁松坐在沙发上“咕咕咕”地喝了一杯水后,笑嘻嘻地说道。

“少顺杆往上爬了,快点说说你们今晚行动的经过。”王忠扔给丁松一根香烟。

丁松也知道现在时间很紧,林正丰一旦醒过来就要立即审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那我就汇报一下今晚行动的大致情况吧,具体的经过和细节,回头专门写个报告。今晚我们赶到丰盛镇的时候,林正丰的车已经到了约二十分钟了。丰盛镇的具体地理环境你们都从地图上看过,我就不介绍了。我们是在镇东山脚下连在一起的几十户民居楼房外发现了林正丰专车的,随后我们对丰盛镇进行了封锁,重点是这几十户居民楼,同时把这些楼房后的那座叫做‘青山’的山也给全部包围了起来。在我们叫来镇长后才知道,原来这几十户居民楼是镇上的一些外来人员盖的,这些外来人员全国各地的都有,但这些外来人员却很少和镇上的居民打交道,听说都在市里做些小买卖,大多是早出晚归的。我想这肯定有问题,说不定就是‘王爷’的杀手组织。于是让战士们荷枪实弹地从第一户开始进行搜查,但立即遇到了枪击,随后就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在我离开丰盛镇时,我们有三名战士牺牲,五名受伤,受伤的战士已经被送往了医院抢救了。我们共击毙了对方一百八十二人,另外大概有二十几个人逃到了山上,战士们目前正在搜索。在我们冲进最后一间民居楼时候,‘王爷’举着枪正准备自杀呢,不过他遇到了我想自杀也不成了。”说到这,丁松笑了笑,“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幸亏军分区的战士们这次带了一些重武器,不然伤亡就大了。真没想到林正丰的那些杀手配备的武器不仅有手枪,而且还有很多冲锋枪。他妈的,这小子也真是够狠的了。”

“嗯,加上孙子成的保镖,以及一些其他的我们还没查出来的手下,我估计大概有上千人的直属手下了,而且林正丰肯定有很多秘密帐户,不然也养不起这么多杀手的。他的资金肯定要没收国库的,这点我们必须要追查到底。”孙天浪说道。

“孙局说的不错,我们必须尽快查明他的所有帐户,把他的资金没收。嗯,林正丰所受的枪伤不重,只是擦破了一点皮而已,他的昏迷估计是情绪上的绝望导致的,过了这么长时间也该醒过来了,我们去审讯吧。”王忠抬手看了看表说道。

被送到审讯室的林正丰坐在特制的皮椅上,肩膀上缠了几道纱布。当王忠、丁松、孙天浪三人走进审讯室时,林正丰正微闭着眼睛仰头靠在皮椅上。听到开门声,林正丰睁开眼看到三个人走了进来,其中只有孙天浪他认识,其他两人却没见过。而当他看到孙天浪时,眼里飞快地掠过一丝不自然的表情,但瞬间即逝了。

“林正丰,我该叫你林市长还是‘王爷’呢?今天我们不想用普通的审讯方式对你,我想你暂时也肯定不习惯那种方式。”孙天浪坐下后说道。

林正丰看了一眼孙天浪,根本没接话,随即把头转向了侧面,看着墙壁去了。

“林正丰,我们三人,大概因工作的关系,你只认识孙局长吧。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忠,另一位是丁松,我两人都来自国安部。”王忠的话把林正丰的目光引了回来,看着王忠和丁松二人没说话,随后又微闭上了眼睛。

“你现在大概很奇怪,怎么你的案子由我们国安的人来审讯呢?那我告诉你,因为你已经危害到了社会的安定,是个极危险的分子。不要和我说你这么多年为洛阳市的发展做了多少工作,那全是你的阴谋所在,全是为了掩饰你黑道教父的身份。”王忠冷言道。

林正丰听了这话,突然睁开了双眼,对着王忠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哼,林正丰,不要拿你以前的市长习惯故作姿态地高高在上,也更不要装赖皮狗,我想以你们黑道的行为处事,以你这黑道教父的身份,对赖皮狗的人也是不屑一顾的吧?”听到林正丰的冷哼,丁松决定给他狠狠地打击一下。“我和你的手下交过手,好象还没人象你这样装死的。你以为你今天不说,我们就没办法定你的罪了吗?这就非常可笑了,以你的素质,你该知道即使你一句话不说,我们也照样能依据掌握的证据给你判极刑的。其实,你根本不配做黑道老大,你只是个懦弱的、适合偷偷地呆在阴暗的角落耍点阴谋诡计的小人而已。”

林正丰听了丁松的话,怒睁双眼看着丁松,嘴唇动了动但依旧没说什么。

丁松一见有门,随即说道;“怎么?不服是不是?告诉你,我和不少黑道人物打过交道,凡是你这样级别的,可还没人象你这样装死的,事情一败露就想自杀了,哈哈……”丁松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嘲讽。“如果你真的以为自己是个枭雄的话,那就该一人做事一人当。男子汉大丈夫,败则败矣,死则死矣,有象你这样的吗?”

丁松的话音刚落,“哈哈哈……”林正丰突然狂笑起来,而且越笑声音越大。丁松一见,立即想运功用少林的“佛门狮子吼”震断他的猖狂大笑,但被王忠伸手制止了。林正丰足足笑了三分钟左右,才停了下来。而等他停下笑后,突然看到王忠的眼神好象有如实质一般正紧紧地盯在他身上,让他身上有种非常压抑的感觉。他不知道,王忠已经运起了内力于两眼之上,这才让他被王忠的双眼盯着浑身有说不出的难受呢。王忠根本只提起了两成内力,如果提起十成内力的话,以林正丰普通人的体质,可能已经在地上呕吐了。王忠这招是在实践中慢慢摸索出来的,知道人在压力下情绪就会激动焦躁。

“林正丰,你狂笑有什么用?能挽回你的失败吗?从我们所掌握的情况看,本来我还以为你是个真正的黑道枭雄,哪知道你却只是个懦弱的小人,根本算不上什么人物,你只是依靠自己的阴谋诡计侥幸爬上了黑道教父的位置。”王忠说着冷笑了两声,“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有你的招供我们能给你定罪,没你的招供凭目前的证据我们依然能给你定罪。今天之所以来问你,是想领教一下你这个人,看看你在被撕掉‘好市长’的虚伪面具后,作为一个黑道教父的性情。哼哼,让人失望,你也不过如此!”

“哈哈哈哈,我不过如此?”林正丰狂笑起来,不过好歹终于说了一句话了。

“难道不是这样?你以为自己还真的是个枭雄?以为你今天的下场只是偶然的不是必然的吗?”王忠满脸的不屑一顾,心里却暗暗窃喜,终于让你小子开口说话了。

“哼哼!”林正丰用手掠了一下自己零乱的头发,一双阴狠的眼睛望着王忠,“你懂什么?你也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燕雀安知鸿鹘之志?要不是‘杀手’那小子与洪峰走到了一起,凭你们怎能抓住我?这只是个偶然而已,否则就凭你们这些人能注意到我、抓住我?当年我不动一刀一枪就让笑傲洛阳的三大黑帮灰飞烟灭,可怜你们这些所谓的国家专政机关还在一旁自以为是地向上请功,说什么三大黑帮的覆没是你们锄黑的大功劳呢?哈哈……”说到这,林正丰的眼里又狂热起来,大概想起了当年自己决定向黑道进军的得意之作。

“不错,当年洛阳三大黑帮的覆没,从表象上看好象确实是他们三家争权夺利而使矛盾激化,最后演变成大火拼的。但你不要得意,以为你的设计没有漏洞,否则你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了。”王忠打断了林正丰的笑声,冷声道:“你不要以为自己真是个天下独一无二的聪明人,当年三大黑帮的火拼有好几大疑点,只不过当时你肯定用了自己市长的权力而做了手脚掩盖了而已。”

“哦?什么漏洞让你抓住了?”林正丰听到王忠的话,第一次收敛了自己的猖狂神情。

“漏洞很多,我只捡几个说一下,好让你知道你确实不过如此而已。”王忠见林正丰已经慢慢地上钩,心里大喜,但依旧不动声色地冷声说道:“第一点,三大黑帮覆没后,既然‘杀手’是重伤雷天的人,那么为什么在后来的洛阳黑道上,他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地盘呢?如果‘杀手’是‘飞天帮’或‘风云帮’的人,那么他就该在帮主失踪之后重新组建帮派;如果他是‘飞天帮’或‘风云帮’请来的杀手,那么他要么立即远走高飞要么扎根于洛阳黑道,组建自己的帮派。第二点,‘二爷’林步当年的门市部竟然在短短的一年多资产翻了两翻,却没有什么偷漏税的记录,这在经济学上是不可能的,虽然当时电子产品非常热销,但再怎么样热销,一个小门市部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经营业绩的,除非他走私或以电子产品为幌子实际上在洗钱。第三点,雷天的猝死和雷天乡下老屋子的那场枪战。嗯,林正丰,你自己看看,是不是这样的?”

听着王忠的话,林正丰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瞬息万变。等王忠说完了三点,林正丰抬头望着房顶,半晌无语。而王忠也已经撤了内力,让林正丰的情绪恢复了正常状态。王忠知道自己刚才说的三点正中了林正丰的致命处,因为大凡象林正丰这样的枭雄人物,你只有找出了他们的真正破绽,打击了他们的自信心,从心理上压服了,才会让他们真正绝望,才可能让他把你想知道的问题说出来。

王忠、丁松、孙天浪三人静静地坐着,望着林正丰。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林正丰才把目光从房顶上收了回来,脸上是一片沮丧和失败,再也没了刚才的猖狂和俯视众生、睥睨天下的神情。林正丰一声长叹,“你刚才说的我承认,确实是我的败笔。尤其是雷天的猝死,我要是早几年动手就不会让你们抓住破绽了。如果不是洪峰那小子来洛阳找林步,你们就不会从国安部来洛阳,那也不会有今天这局面了。时也,命也!”

王忠冷冷地看着林正丰,知道是让他说出一切的时候了。于是改变了自己的冷声调,用平常的声音问道:“你知道我现在对你什么事情最奇怪吗?不是你的那些犯罪劣迹,不是你还有多少手下没被我们抓获,也不是你有多少秘密帐户和帐户上多少资金,这些问题你不说我也能查得到,只不过时间长一点而已。”说到这,王忠停了停,见林正丰正注意地看着自己,继续道:“我真正奇怪地是你为什么十多年前就决定在黑道上秘密发展自己的势力,想成为黑道上的教父?虽然十多年前你还没有现在的显赫位置,但当时你也是个政府部门领导嘛,而且当时你也是市级领导的后备干部。”

王忠的话说完后,林正丰半天没说话,脸上渐渐地有了迷惘的神态,旁若无人地自言自语道:“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吗?你们这些人哪里知道我曾经的经历?哪里知道我本来是想做个为国家民族奋斗一生的清正官员呢?我本不想受制于那些杂种的,但我要摆脱他们就必须建立自己的王国,在白道上我爬得再高也摆脱不了他们的,只有从黑道入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