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碎片

华夏古国之背景韵律,恰如高山上潺潺而下的流水,跟土地紧紧相贴。江南丝雨般婉约,塞北狂风般激昂,雪原林涛般苍茫,东海海鸣般悲戚。


余音绕梁几千年。


一串交响音乐猛地在神州海那边,山这头轰然响起。跌宕的回响震落了青铜鼎上的斑斑铜锈,抖开了丝绸披风上埋汰的尘埃。无数双手奋奋地拨弄着乐器。


你听,有古之骁勇诤声,有现之聪慧灵音。


嘎然,你凝神聆听:


一丝桑间濮上之音,市井酒肆,饕餮大餐,民脂民膏,换盏声,吧唧声,声声入耳。一丝靡靡之音,发廊浴场,声色犬马,脑满肠肥,狎妓声,偎猖声,此起彼伏。


不是很远处,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日本人用“大和魂”落幕之音武装它们的民族,在二战后的一片废墟快速崛起一个世界第二的经济强国。


韩国人用“民族主义”街头嚷嚷声武装它们的民族,创造出了“汉江奇迹”。


美国人用“高科技的真枪实弹”浑浊枪炮声武装它们的民族,终于称霸全球。


千年古国家园,中国人拿什么奏响自己乐章?


我说用“孔子曰成仁,孟子曰取义”的古训,用“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这种驰骋边塞、血洒沙场的宣誓。拿毛主席的“你原子弹,我手榴弹”的最强声音来武装自己的民族,我们的民族才有希望。


圣贤之书培养出的铁骨铮铮的血性男儿:卫青,霍去病,李牧,文天祥,王夫之,黄宗羲,顾炎武,毛泽东。俱往矣,中国的硬骨诤诤声。


满清三百多年民族奴役鞭抽声造就了中国人的奴性,伟人毛泽东先生的史无前例的改谱工作,难道真的曲高和寡了吗?


看着日本的动漫,喝着美国的可乐,玩着韩国的游戏,这是我们早晨八,九点钟太阳们的日常乐调,若干年后,我们拿什么来奏响时代最强音。“把中国炸回石器时代”面对这样的叫嚣声,唯一可以与之抗衡的是血性中国的血性之歌。


画角连营,鼓角震天,沙场点兵,寒风厉厉,战马萧萧,狼烟滚滚,边关漫漫,疆土浩浩……


披襟当风,浩气长歌的中国人,能承受烈日如焰的灸烤和热风如焚的煎熬,能抗拒漫漫黄沙的扫荡和刮骨寒风的吞噬……


中国人必能演奏一曲美韵,声彻环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