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咪哆”的幸福生活

咪哆出生的时候,天上飘着雪花。所以,它的毛和雪花一样白。


咪哆是一只纯种的京巴犬,在它很小的时候就来到我们家,成为我们家的一员。给它取名时,妹妹正巧在一旁弹钢琴弹到“咪”、“哆”音,于是,大家就叫它咪哆了。


那时候,它小小的、胖胖的的五官都挤在那张小脸上,全身的毛也短短的,梳着“小背头”。母亲不知从哪找来了红丝带和小铃铛,拴在了咪哆的脖子上——虽然它胖乎乎的还找不到脖子在那。


还不太会走路就爱跑的咪哆,整天把全家逗的不行不行的。不用看它,全家听着“叮当叮当”的节奏就知道它在那个屋,是走还是在跑。母亲说我小时候也是爱跑,就像咪哆现在一样光摔跤。我狡辩说,谁像它一样跑不了几步就轱辘到一边去了,俺小时候可是跑快了就一屁股坐地上。


教育咪哆的重任终于落到了我身上。比如教它该在哪里大小便,什么时候该到院子里锻炼身体,客人来的时候不许疯,我们吃饭的时候不许讨等等。但比起小时候父母的教育,我可是严厉多了——咪哆就像关在寄宿学校里的无知的小孩,默默承受着成为一条讨人喜欢的小狗的巨大压力。


今年过年的时候,咪哆才两个月大。母亲又不知在哪找来第二根红丝带,在咪哆的“小背头”上扎了个小辫子。“今年是狗年,它的本命年。”母亲打趣说,“人扎红腰带,我们就给它扎红头绳。”于是,我一边努力的回忆着自己本命年的时候是否扎过红腰带,一边给咪哆这小子打扮着。


可是我发现越过年越管不了它了——只要外边一放炮,咪哆就在屋里上窜下跳,浑身打抖。“小样的,害怕了吧?”我一边摸着它的“小背头”一边心里窃喜,我就想自己小时候听见放炮的也是上窜下跳的,但不是害怕得,是兴奋得。


正月初一,我准备带着咪哆看看它人生中的第一个新年的热烈景象。没想到刚走过两条街,一个“二雷子”就在我们不远处炸开了,我刚想训斥乱放炮的孩子,咪哆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噌”得蹿了。这一蹿不要紧,害得我费了一个半小时才在很远处的花池里找到它。


于是,我发现了咪哆的一个优点和一个缺点——优点是跑得快,缺点是胆子小。


咪哆平时却是很乖的,文静的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阳光明媚的日子,它总会自己“拽啊拽得”蠕动到家里有阳光照进来的地方,就地一趴,也不睡觉,瞪着一双圆咕咕的小眼睛四处乱看。有时候,母亲收拾屋子,嫌咪哆挡道了,就对它笑着说:“一边去,好狗不挡道”。但大部分情况下咪哆都是缓慢的抬起头看母亲一眼,又低下头,直到母亲气得用脚把它拨冷到一边去。


咪哆的交际能力非常棒,它能和不同年龄段的狗儿“打成一片”。在小区里,咪哆有很多的朋友,有几个月的小狗,也有十几岁的大狗。平常互相打来打去的狗儿们,见到咪哆却不约而同地到它身边舔舔它的小鼻子,用爪子摸摸它的小辫子。每到这个时候,连我也不得不佩服咪哆的魅力。


一天我晚上起床上厕所,发现咪哆不在自己的小窝里,冻得直哆嗦的我找了半天,才发现这小子睡在客厅里的白色皮草沙发上,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我悄悄走上前想把它提留起来,但我惊奇的发现,咪哆竟然在一边打呼噜一边说梦话,弄得我实在不好意思打搅它的美梦,任它睡了。


现在,咪哆已经三个月大了,看着它常常在我们身边时而奔跑,时而“蠕动”,全家都为能目睹这小家伙一天天的长大而感动的不得了。


咪哆的生活是幸福的。

早先写过的一篇文章,发到这里不知合适不?

本文内容于 2008-8-24 20:39:14 被小笨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