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是苍颉所造吗?


陈捷夫

“古文”这里指“古字”,与“今字”、“今文”相对应。古字的含义,一般泛指包括秦篆在内的秦朝文字、春秋战国文字、周文字、商文字,以及已知和末知的各种商以前文字,如考古发现的陕西半坡、姜寨陶文,湖北杨家湾陶文,青海柳湾陶文等。但因秦篆特殊,故又被列于古文之外。

将“苍颉”其人说成“黄帝之史”,意味着苍颉之世,是与“黄帝”同期,即距今约4300-4700年之间。指“苍颉造字”,是极有可能的,但苍颉究竟造了哪些字呢?是杨家湾陶文,柳湾陶文,还是半坡、姜寨陶文等?总不能说所有那些不同地域、不同体式的陶文,都算在“苍颉造字”身上吧。换言之,从各个地域都发现不同陶文这一史实上看,早期的造字者似乎各地都有,苍颉仅是其中一人而已。战国《世本》一书,载有“沮涌、苍颉”两人,即已说明早期造字者不止一人。那么,唐朝人凭什么只讲成一人呢?

都说“苍颉”是“黄帝之史”,这恐怕是儒家根据某种政治需要而捏造的神话。据相关古文献记载,“苍颉”其人还是一位与“轩辕氏”或同期或先后而存在的远古“帝王”之一。如《尚书.序疏》记称:“苍颉,古之王者。”又如《水经注.洛水》引《河图玉版》记称:“苍颉为帝”。即已说明“苍颉”的实际身份不是“臣”,而是坐拥一方的远古帝王之一。据新近破译的战国楚国简书《容成氏》一文所载,远古帝王的名字,竟包括“苍颉”在内计20位:即“神农氏”(号炎帝)、“轩辕氏”(号黄帝)、“尊卢氏”、“赫胥氏”、“乔洁氏”、“苍颉氏”等。这些帝王均在“有虞”和“尧、舜”之前。这一发现,无疑从最早的原始文献上,为上述“苍颉,古之王者”,“苍颉为帝”等记载,提供了有力的历史佐证。

由此可见,“苍颉”其人并不是所谓“黄帝之史”,最早的文字也不是出自“苍颉”一人所造,而是众人所造。至于“苍颉”所造之字,是否与后世古文有着传承关系,则有待进一步考证才能定论。

此外,“苍颉”之“苍”不同于“仓”,后人急于将“苍”改写成“仓”字,笔者感到蹊跷,以为不妥。因为“苍” 义近“青”,在古代“五行”概念里,有五方(东、西、南、北、中)、五色(青、白、赤、黑、黄)与五行(木、金、火、水、土)相搭配之说,“青”(苍色)与“木”属于东方。故“苍”是否被战国古人用来象征远古之“东夷族”,而为之号并冠于“颉”之前?即值得存疑。即是说,“颉”是名,“苍”是号。如果这个猜测成立,那么“苍颉”其人,即可能是“东夷族”人氏,历史上当与考古学概念上的“良渚文化”、“太湖文化”或“屈家岭文化”等新石器晚期我国东南文化有所联系。


(本文据自拙作《中国书法批判》一书第七章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