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消息,中国队金牌超过了50枚,已经达到空前的51枚。

我赢了!他们三个人要请我三顿饭了。

哈哈哈哈!为中国健儿加油!为我加油!

本来这个赌局昨天就可以定案的,男子跳水十米板。总共六跳,我在值班室看了三跳了,比分渐渐拉开的,小周帅哥周吕鑫真的非常不错。

昨天下午男子双人500米划艇,两位猛将得孟关良和杨文军以15厘米的优势夺得金牌,把金牌提升到49枚,我高兴得马上打电话给小龚。一接通,我又想不对,没有到50还不能说赢,放下了。

不多时,他电话打过来,“没有到50枚,还不算,我知道你要说这枚意外的金牌会让你赢。”

“十米跳板肯定能得到的!”我想应该没问题的。

“不一定,竞争很激烈的。”他心里其实也没有底了,毕竟只差一块了。

“好好好,晚上再说!”争也没有用,只有最后的奖牌榜说了算。

昨天晚上,我以为跳水金牌一定稳稳的了,特别到了第五跳,小周已经比第二名总分多出近三十分,二三四名三个人差距倒很小。应该没有问题了,我差点要给老陆打电话了,因为今天早上要去市里办事,他要开车,我想等到今天再说,反正我们在一个车上。

没想到,最后一跳,周吕鑫竟然出现严重失误,仅得到74.80分,最终533.15分仅获得亚军。而澳大利亚名将米查姆不可思议地跳出了112.10分,以537.95分夺得冠军。总分仅差不到5分,这一跳的差距达到37.3分,简直是----,气死我了,可是我又不能帮他跳。

他稍微正常点,或者米查姆没那么牛,那么昨天晚上就可以定案了。弄得我只好再等一天了。

我跟跳小龚说今天还有三个拳击金牌决赛,他很是不屑一顾:“中国队还能得拳击金牌么?太差了!”

“能进决赛就差不到哪去!”我提醒他,“三个人总能得一块吧,我就不信,我们中国队这次要在拳击上有零的突破!”

“比赛结束再说!”他当然有他的理由,但未必心里有底,也是嘴硬,“以公布的为准。”

今天中午,我破了每天一定要睡午觉的例,守着电视,看邹市明的决赛。不到一点半,两个人只打了2分钟19秒,第二局刚开始,蒙古选手就投降了。结果就出来了,邹市明轻松夺冠。破50枚大关,我听解说员的语气都好象疯了一样。“中国男人的拳头!”他的这个话给我印象最深。

到下午,81公斤级的张小平又战胜他的手,看了他的赛程,那个解说员韩乔生更是声音都喊嘶了,因为这是大重量级的铁拳。“中国男人的铁拳,我也跟着在电视机前狂欢,老婆,妹妹和老爸都呼的全跑出来看我。

我这会不给他们打电话了,等他们自己给我打电话。

晚饭时,郑刚给我打电话,来告诉我。

“我早就知道了”我又忍不住开心大笑,“你明天交班时,发个动议,不要让他们三个请三次客了,让他们三个并作一个,部里能喝的都去。既是我赢了,也是中国奥运成功的庆功酒,也是中国奥运军团的庆功酒嘛。我们不能象运动员那样去争金夺银,但我们为奥运安保作了贡献,也可以为他们庆祝一下嘛。哈哈哈!明天你们都参加喝酒,钱嘛,说不定不要叫他们出了,部里出了算了。”

“好主意!”有酒喝,他也很开心。

“但明天交班前,由你去说,几个抬一抬扛,部长说不定就同意了。反正我不会吭声哟。”我一高兴,把老底全交掉了。

我们要庆祝,要祝贺,祝贺我赢了,中国健儿赢了,中国军团赢了,中国赢了。

百年奥运,中国人的奥运梦想,我的奥运梦想!我想我的同事输得也开心,他们输了一定比我赢了还要开心。

从前洋人说东亚病夫,从经济上,文化上,政治上,外交上,军事上,体育上---到处欺负我们中国人,朝鲜战争让洋人再也不敢从军事上欺负我们,只能吞着口水说我们是好斗的公鸡;改革开放让我们经济强大,再也没人敢从经济和文化上小看我们,84年奥运以后,我们是一个体育强国了,他们又说我们只能打隔着网的乒乓球、羽毛球、排球---,后来跆拳道、柔道之类的对抗金牌也到手,他们还是酸溜溜的说拳击你们不行。

今天,邹市明和张小平用铁拳证明我们的男人也是铁拳。

为奥运祝福,为中国祝福,为中华民族的复兴祝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