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枭雄末日(三)

江南疯子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当王忠在市国安局孙天浪特意给他安排的办公室里写完“洛阳黑势力情况分析报告”,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导火线和夜猫两人此时却正坐在一家咖啡馆里的椅子上边喝咖啡边聊天,实际上他们的目光却透过玻璃窗盯着斜对面孙子成的洛阳清风公司。虽然已经是夜里七点多钟了,但十五层楼高的清风公司办公大楼顶层此时还有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当王忠在市国安局孙天浪特意给他安排的办公室里写完“洛阳黑势力情况分析报告”,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导火线和夜猫两人此时却正坐在一家咖啡馆里的椅子上边喝咖啡边聊天,实际上他们的目光却透过玻璃窗盯着斜对面孙子成的洛阳清风公司。虽然已经是夜里七点多钟了,但十五层楼高的清风公司办公大楼顶层此时还有一间房子的灯在亮着。根据掌握的情况,亮着灯的房间正是董事长孙子成的办公室。

按照今天上午在国安局开会讨论的方案,导火线、夜猫、柳建、郑义四人负责监视孙子成的行踪。根据事先约定的分工,导火线又把自己在内的四个人分成了两个小组,今晚由他和夜猫负责秘密搜查孙子成的办公大楼,柳建、郑义两人在孙子成下班后负责跟踪孙子成的行踪。如果在孙子成的办公室里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那么四个人再一起去孙子成的别墅秘密搜查。

“老板也该下班了吧,怎么这么晚了还如此废寝忘食地工作呢?”长脸的夜猫此时忿忿不平地对导火线用暗语埋怨道,一张长脸好象变得更长些了。

“老板这叫一心扑在事业上,否则哪能把事业做得如此大呢。唉,只是苦了我们这两个小啰啰了,吃不上饭只能喝咖啡饱肚子了。”导火线说到这,不怀好意地看着夜猫:“嘻嘻,不过还好,我从来不象某些人那样为了减肥吃不下饭,最后把自己弄的骨瘦如柴。所以我中午饭吃了三大碗,现在也还不觉得太饿。嘿嘿……”

“你小子少和我来这套指桑骂槐。我想减肥吗?我天生就是如此身材,想胖也胖不了。不记得我去年夏天就是听了你的什么增肥的鬼话拼命喝啤酒吗?还不是照样如次瘦!”夜猫越说越气,“你小子真不是个东西,现在我才知道你小子当初纯粹是鬼话连篇的,说什么喝**啤酒,绝对能长肉,使人身材魁梧,去年下半年我一天三餐起码要喝两件啤酒,结果现在一看到啤酒我就反胃了。”

导火线有一种别人没有的本事,即使他心里笑翻了天,但面子上却一点也显露不出来,而且即使他说的话是经典的笑话,但他脸上却能当作一本正经地说,所以很多熟悉他的人都因为喜欢他的幽默而喜欢他,这也算天生的个人魅力吧。“我说猫弟,这不能怪我,当初我也是从报纸上看到的。我可没有亲身论证一下喝**啤酒能使人的身材魁梧壮实呢。不过那时候我确实想试,但你太性急了抢着去试,我只好让你去试了。哥们够义气吧?”

“你,你……”夜猫手指着导火线说不出话来了,一张脸气得通红。

“好了,好了,别你,你,我,我的了。我知道你是心存感激的,但也不必脸色激动的如此通红,谁让我们是十几年的兄弟了呢。”导火线说到这,突然低声道:“嗯,那个房间的灯灭了,老板看来下班要回家了。”夜猫抬眼一看,果然孙子成办公室里的灯光灭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孙子成的专车从清风公司的大院里驶了出来。

“老柳,老柳,老板已经下班了,注意保护。”导火线低头对着衣服上的一粒钮扣压低声音说道。

“收到了,我明白。”

孙子成的车后大约三百米的地方,出现了一辆灰色的普通牌照的萨斯特轿车,正缓缓地与孙子成的车向同一方向驶去。

“OK!我们也该走了。”导火线站了起来,叫来服务员结了帐,和夜猫一前一后走出了咖啡馆。

根据张开提供的情报,导火线了解到清风公司大院门口的门卫有两个,而办公大楼里的保安一般是一个楼层两个,在十四层有个监控中心,晚上值班的一般是三个保安,保安通讯联系用的是对讲机,办公大楼里装设的也只是普通的闭路电视系统。清风公司大院的南边围墙边是另一家公司的办公大楼,中间只相隔了仅一米左右的小巷子,即使在白天也很少有人走这小巷子。

当导火线和夜猫两人装作行人走到了巷子口后,装作抄近路的行人进了巷子里,急匆匆地向巷子的另一边走去。

导火线和夜猫在巷子里走了十来米后,装作方便的样子站住了,两人各自看了看自己的右边的巷子口,“没人过来,我们快进去!”导火线话音未落,人已经腾身而起,越过了五米高的围墙跳到了院子里,而夜猫也和他几乎同样地速度飞到了院子里。两人到了院子一角的一株一尺粗的广玉兰树下后,腾身飞了上去。导火线对着衣服上的一粒钮扣呼叫着:“孙局,我们已经进了大院里,现在可以让那条高压线停电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正在电力公司调度室里。”孙天浪的声音从传呼器里传了出来。

大约十分钟后,清风公司所在的“环节街”除了路灯外,其他的一片黑暗,所有的门面、店铺、居民楼全部陷入了黑暗中。因为“环节街”只是一条五百米长的小街,街两边也没有什么重点企业什么的,所以孙天浪去了洛阳市电力公司找到总经理后,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说因为涉及到一件关乎国家安全的案件,需要电力公司配合一下,给“环节街”停电一个小时左右。公司总经理开始不愿意,说如果把哪儿停电的话需要提前七天向社会告知的,否则就违反了行业规定,市民投诉的话,上面一调查,他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孙天浪把他那张不怒自威的脸一沉,冷笑道:“不要欺负我是外行,我来这以前研读过你们的行业规定,你顶多是应付一下市民的电话疑问而已。停电一个小时,你可以用线路突然故障跳闸处理,而且平时你们也有过故障跳闸的,是不是?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事关国家安全,耽误了我的事,你这位子肯定坐不了三天的。如果需要我打电话给你们省公司的领导,那你就说一声吧。只是这样一来的话,人情可就记在了你们省领导身上了,而且说不定你们领导还要批评你不配合我们。”孙天浪的一番话让电力公司老总的脸色瞬息万变,思考了足足有五分钟时间才点头同意了孙天浪的要求。

“环节街”停电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包刮各商店的店主全部嚷了起来,但也只是那么一会,纷纷拿出了应急灯。因为路灯和其他的照明线路不是同一条高压线供电的,所以行人们到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在停电后约十分钟左右,一辆电力工程抢修车就开到了清风公司大楼前面的人行道上,下来了七八个电力公司的工人,爬上了人行道上的电杆变压器上,拿着工具开始装模作样地检修,其实这些人百分之九十全部是国安局孙天浪的手下。

导火线和夜猫见时间差不多了,街上的人们在停电后的几分钟叫嚷随着电力工程抢修车的到来都恢复了平静。而几分钟前因突然停点,清风公司办公大楼里立刻出来了两个保安打着应急照明灯到了大院的门卫室,待见到不是自己一家停电而且有电力公司的人在抢修后,嘴里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又返回了大楼内。导火线和夜猫见两个保安回了大楼,于是戴上红外眼镜纵身下了树,向清风公司的大楼奔去。

两人到了办公大楼的南面后,深吸一口气,“腾”地一下上了五楼的洗手间的窗户,停下来喘口气后又提起功力飞上了十楼洗手间的窗户,如此三下终于上了十五楼洗手间的窗户上。如果是丁松他们在这里,顶多在中间七、八层的洗手间停一下就可以上十五层了,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导火线他们的“自由行动”小组与鹰队众人的功力强弱了,虽然“自由行动”小组在国内行动处是支利剑,但与国安部的拳头鹰队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的。

根据事先掌握的情况,孙子成的办公室在东面最顶头那一间,所以导火线和夜猫要过去的话必须要穿过南面的楼道和东面的楼道,而两个保安的位置是在东面楼道与南面楼道的交汇处,放了一排沙发和一个茶几。因为电已经停了,闭路电视系统及报警系统已经形同虚设,失去了作用,整个清风公司的办公大楼内除了值班的保安呆的地方应急照明灯亮了起来,其他全是一片漆黑。导火线和夜猫两人从洗手间出来后,轻轻地沿着楼道走廊向两个保安的位置走去。到了南面走廊的另一头,两人探头一看,只见一个保安坐在沙发上正磕睡着,而另一个保安正睁大眼睛在翻什么杂志,从画面上看好象是黄色杂志。导火线看了一眼夜猫,左右手各竖起了一指,意思是一人包一个,速战速决。夜猫点了点头,两人于是一个纵身跃过了五米距离,各自伸出一指朝保安的胸口点去。夜猫袭击的是那个正打磕睡的保安,一缕内力击中保安后,被点中了睡穴,保安头一歪,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而那个正看黄色杂志的保安在导火线伸出一指时,突然低下头去,好象是为了看仔细点摊开在腿上的杂志,结果结果导火线的一指没点在他的睡穴上,竟然点在了他头顶的百汇穴上,保安身子往下一滑,萎顿在地。

“糟了,把这家伙弄死了。怎么好好地突然要低下头呢。”导火线看了一眼夜猫,轻声抱怨着。

“死了就死了吧,大不了我们离开时把他带走,给他们来个人员失踪好了。”夜猫说道。

虽然按当初两人商量的方案是尽量不伤人命的,但此时因为事发突然也顾不到许多了,当下急匆匆地跑向东头林步的办公室。到了办公室门口,两人戴上手套,导火线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万用钥匙打开了门,两人闪身进了室内。

林步的办公室分为里外两间,外间的办公室除了一张足有两米宽三米长的办公桌、一把高背真皮转椅、以及一台24寸夜晶电脑和靠西面墙壁的一个书柜,两个短沙发外,再没别的东西了。

“你去里面房间搜查一下,我先在电脑里看看看有什么。”导火线对夜猫说着,走到了办公桌后。

导火线从口袋里拿出巴掌大的JLD交流电源器,把孙子成的电脑电源线插头接了上去。打开电脑后,却进不去,屏幕显示需要输入密码验证。导火线在国安部国内行动处算得上电脑高手了,即使在整个国安部,他的电脑技术也排得上名次的,当下冷笑了一声,没用两分钟就顺利破解了电脑的密码。可是查了半天在电脑上除找到一个加了密的表格外,再也没查出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而表格却全是数字和代码。导火线知道现在不是研究这些数字和代码的时候,赶紧用随身携带的指甲大小的移动硬盘把这表格拷贝下来,想了想又怕自己一时匆忙遗漏了什么,于是干脆就把电脑里所有的文档资料全用加速复制软件全拷贝下来才关了机。

“里面纯粹是个休息室,除了床、沙发、生活用品,以及,以及一些必要的工具外,什么也没有。”夜猫从里面房间走出来后说道。

“必要的工具?什么意思?刀、枪还是毒品?”导火线莫名其妙地看着夜猫。

“我们还是在他这书柜里看看有什么东西吧。”夜猫走到了书柜边,边在里面翻查边头也不回地说:“必要的工具就是说孙子成作为男人,某些方面的功能不是那么强,需要借助外力,傻小子,听懂了吗?不懂的话你自己进去看看吧!”

“你,你,你小子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还跟我来这套,进去看就进去看,我还怕过什么?”导火线嘴里虽然说着进去看,脚却没动,而是也走到了书柜边翻查起书来。导火线也有二十三岁了,夜猫的话说得如此明白,他怎么可能还不明白所谓的“必要的工具”是指什么呢。

可是翻查了半天,直到把书柜里的几十本书全翻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算了,看来这办公室里是没有存放什么机密东西的,离预定的时间也只有十五分钟了,我们走吧。”夜猫不禁有点灰心地说道。

“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有机密的东西,或许我们已经找到了呢。”导火线望着夜猫,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我把他电脑里的所有文档资料全拷贝下来了,不知道这些有没有用,只有回去后再仔细研读了。”

两人走出房间后,导火线把那个早已死去了的倒霉的保安背在身上依旧从南面的洗手间里跃了下去。只不过下去的时候,导火线停了五次换了五次气才落到了地面上来,毕竟背着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尸体,体重陡然增加了一倍,比不上单身一人下坠的夜猫了。

到了南面围墙边,夜猫先一步跃上了围墙,看看巷子里无人,手一挥,飘了下去,导火线紧跟着也飞过了围墙到了巷子里。

“那几个兄弟还在维修变压器呢,快打个电话给孙局,就说我们已经出了大楼了,让两个兄弟过来把这尸体带回去,我是不愿意再背这家伙了,太沉了。”导火线扶着死去多时的保安靠在围墙上说道。

“呵呵,你小子也有今天啊。不过这也好,以后遇到背尸体这样的事情全是你的了,有了经验嘛。”夜猫边笑着边和孙天浪通了电话,把事情简要地说了一遍。

“孙局说马上派检修变压器的兄弟们过来两个,我们去巷子口等他们吧。”夜猫不怀好意地说道。“不是我存心要你继续背这家伙哦,如果那两个来接应的兄弟也来了这巷子里,那等我们出去的时候忽啦一下四五个人先后出了巷子,万一被行人看到了还不吓死才怪。所以只好辛苦你再背这么十几米了。”

两人刚走出巷子口把那个保安的尸体交给了国安局的兄弟,导火线的传呼器就响了起来“我是柳建,和郑义正在那孙子成别墅后的一座山上监视着别墅的情况。十分钟前陆陆续续地来了二十几辆小车,另外还有三部面包车,不知道是准备举办什么社交活动还是他们要开会。总不是孙子成有所觉察想跑路吧?我们怎么办?”

“好,你别急,继续观察,有什么新情况马上汇报,我俩人马上过来。”导火线挂断电话,拉起夜猫快步向停放在三十米处的车子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