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七十八节 秣马厉兵——兵权

wuyanlai 收藏 23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size][/URL] [内容简介]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六日 延安 杨家岭 当天下午一架绍文一式战斗机采取超低空飞行的策略成功的避开了延安的雷达网络并在延安机场的地面防空部队没有能够做出反应的情况下强行降落在延安的机场上,包括正准备升空进行拦截的战斗机驾驶员在内都迅速的掏出了随身的武器将那架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六日 延安 杨家岭

当天下午一架绍文一式战斗机采取超低空飞行的策略成功的避开了延安的雷达网络并在延安机场的地面防空部队没有能够做出反应的情况下强行降落在延安的机场上,包括正准备升空进行拦截的战斗机驾驶员在内都迅速的掏出了随身的武器将那架不请自来的战斗机包围了,要知道现在的绍文一式战斗机可不再是共产党军队的标准装备了,自从800昆仑1发动机马力星型发动机的研制成功,这种性能不俗,造价低廉,维护简便的战斗机开始大量的被国民政府采购并装备各地的空军部队,废话,一架战斗机的价格相当于一架进口的老式侦察机的价格,张学liang不心动才怪呢?所以呢延安机场上的这些家伙还以为是国民党空军的飞行员来砸场子呢!要知道此时此刻的最高当局可还在青海湖呢!难保哪一个家伙不会一时间脑袋发热跳出来搞事,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要使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可不是闹玩的。

可是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从飞机的驾驶舱里蹦出来的居然是还没有来得及将他的那一身陆军一级上将的军礼服脱下来的武太行将军,原来这武太行在接到了玛依莎突然出现在延安的消息后甚至来不及换一件衣服就随便驾驶了一架战斗机往回赶,至于这超低空突防的目的可不是要检验延安的对空防御措施的严密程度,他只不过是突发奇想罢了,可是如此轻松的就来到了位于延河畔的机场还是让他大跌眼镜的。

正在武太行思考着自己一手创建的延安防空体系为何会如此不堪一击的时候,人群中一个上校军官将手中的一挺捷克造(由于要达到武器的最大使用效果,在中共的军事系统中并不是任何的一支部队都在换装新装备,空军和海军就是这个样子。)放下后大声地报告,“将军同志,延安空防司令空军上校于丁向您报告,请指示!”

其实武太行是没有想过要在这里多耽搁的,毕竟那边玛依莎还在等着呢,可是当他看到堂堂一个延安空防部队的司令居然抱着一挺机枪跑到了机场上的时候不由得一股无名之火就拱了上来,“于丁,你什么职位?”

“报告将军,我现在是延安空防部队的司令,军衔空军上校!”但但从名字来看于丁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可是实际上恰恰如此,这个于丁可是一个不折不扣地“农民”,参加红军的时候就是以敢打硬仗出名的,可是时运不济,在晋西北的一次对日作战中他负伤了还被送到了大后方治伤,后来需要干部到空军部队去,当时已经是营长的他也就稀里糊涂的成了空军的军官了,可是在骨子里他还是时不时地会犯点错误,搞点事情出来,这不,刚刚还在塔台的他居然自己抢了一挺机枪就跑了出来,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是一个高级军官来。

“还知道你自己是司令,不错脑袋没有烧坏,那么我的于丁司令员,你的位置应该是在机场上担当一名机枪手吗?”武太行口气十分不友善的说道。

“将军同志,我,我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刚才我还在检查塔台设施呢!真的!”于丁十分“五谷”的辩解道。

“冤枉你了是不是啊,于丁!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冲动,我如果是你的敌人的话现在的延安空军起码有一半部队已经丧失了指挥了!你冲动!你冲动就可以拿同志们的生命,拿党中央毛主席的安危不当回事?你冲动就可以像一个士兵一样到处打打杀杀?我的同志哥,你现在不是一个士兵了!你是党和军队的高军军官了,作为军官,你又属于你自己的位置,明白吗!”被于丁这么一折腾武太行还就真的有点火了。

“是!将军,我这就回司令部去!”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的于丁上校低着头这就要回自己的司令部去。

“站住!我花还没有说完呢?是谁允许你走了,回来,立正站好!”看到对方想跑,武太行厉声将他吓住。

“是!将军同志。”被武太行这么一吓,这于丁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要知道自己面前站的可是武太行将军啊!

“我问你,按照我的命令覆盖整个陕北的目视对空预警体系为什么还没有完成,据我所知这个体系应该在现在已经投入实战了!可是为什么我的战斗机都已经到了机场的上空了还没有飞机出现引航呢?”由于十分的清楚现阶段雷达体系所应该存在的问题,武太行在给延安配属雷达网的同时就仿效国民党空军的做法在广大的范围内建设目视对空预警体系实施对空警戒。

“这个……”

“这个什么,说!”

“是!说,是这样的,咱们在陕北地区的几个雷达站完成以后中央的领导们认为这样已经足够了,继续建设目视对空防御网络太耗费财力物力了,所以就放弃了这个做法。”于丁吞吞吐吐的说。

“哪个领导?”

“参观雷达站的时候好多领导都说了,就连主席也都发话了,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就没有建设目视对空防御体系。”

“于司令是吧,我问你,有人给你下命令吗?”

“将军同志,这主席都说话了……”

“于司令,你脑袋没有被驴踢了吧?难道你没有听清楚我的话吗?有谁以上级命令的形势同志你取消建设计划了吗?”

“没有,可是……”

“可是什么?于丁,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一周之内你必须给我把这个对空监测体系建设起来,如果建设不起来,我不会撤销你的职务,不过我希望你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是!”

“站着干什么?马上执行去!”

“是!”

……

由于机场这么一折腾,武太行来到杨家岭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他并没有先去玛依莎那里而是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主席的窑洞。

“父亲,我回来了。”站在房门口武太行轻声说道,不知为什么,看到主席头上有多了的几丝白发武太行的心中突感莫名的难过。

“回来了?挺快,进来坐吧。”主席没有抬头而是继续的盯着桌面上的那份文件。

“是!父亲。”武太行走到主席旁边的一张藤椅上规规矩矩的做好呆在那里。

“青海湖那边没有你不要紧吧。”主席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转过身来对着自己身边的武太行问道。

“没有问题,张思齐虽然年轻,但是应该是能够应付那里的问题,加上基地司令赵瑞的帮助一切应该都没有多大的问题,我怕玛依莎在延安给您添麻烦就马上赶了回来。”武太行说话的语气十分的恭顺,一点的沙场上的血腥之气都没有了。

“没事的,你个小子,这回算是见了一个大便宜,那个小国王我看到了,长得不多,品行看来也不错,就是他干我叫爸爸可是把我吓坏了,你要知道她可是阿富汗的国王,代表的是阿富汗王国。”主席笑着说。

“那是应该的,您就是我们的父亲,错不了的,他管您叫一声父亲那是应该的。”

“太行,你说他们这回主动来延安是不是还是为了让我们帮助重建阿富汗呢?如果是我看你还是要尽力的帮助人家,至于原因,我想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对不对?”

“父亲,我明白,阿富汗的这种现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的责任也是不小的,所以说该帮的我是一定会帮助他们的,倒是在这之前我有一个想法想和您作出一个最终的统一的意见,不知道……”

“你想什么我清楚,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就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了,我同意在阿富汗驻扎军队以及对阿富汗民众实施同化,但是有一点——你作为阿富汗的护国主一定要好好的保护阿富汗国家,怎么样,没有问题吧。”主席十分严肃的说道。

“父亲,这些我都明白,你放心吧!”

“这样就好,对了小太行,我看了你送上来的整编计划书,很详尽,也很完善,但是有一点我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要选择现在交出如此众多的军队的指挥权呢?这可不是小数字,将近五十万军队一下子划归十八集团军你就不心疼?”虽说心中对自己的义子毅然的选择将手中的部队和十八集团军的部队统一整编并平均分排的计划感到很欣慰,可是他还是要确定以下武太行的真实想法。

“不管怎么整编不都还是我们党的军队吗?军委会的最新命令已经取消了新四军的番号,现在我们的党就只有十八集团军和七十八集团军两支军队,虽说十八集团军加上地方武装也有百万之众,可是现在的八路军的战力如何父亲应该是比我要清楚地多;而七十八集团军呢?满打满算的算下来军队的数量也高达两百七十万,即便是整编也要有两百五十万的规模,其中技术兵种,工厂、机构的编制十分的繁杂,指挥起来也不好指挥,加上基层干部的素质并不高,所以整编起来很是麻烦,所以说呢我打算将七十八军的部队和八路军的部队全部的打乱,重新整编,整编后的两个集团军的兵力总数三百万,其中一百个步兵师,两个集团军首先分割平均使用,至于其他的兵种今后会逐步划分,这样算下来,虽然七十八集团军还有两百万军队,可是除去装甲部队和炮兵部队之外剩下的地面部队也就只有一百万,和十八集团军持平,这样,父亲在党内的压力也会小许多不是吗。”

“五十个师,太行,你那还是师一级的编制吗?我看了一下经过整编后的师一级作战单位将下辖:四个三千人的步兵团,炮兵团,工兵团,辎重团,警卫营,骑兵营,教导营,特务营,通讯营,防化营,野战医院,全师合计:18124人。不管是在人数上还是在火力密度上都丝毫的不输于日军的一个甲等师团,在作战中如果和炮兵集群、航空兵,装甲兵协同使用,作战能力应该是超过两个日军的甲等师团,这样的一支军队要是到了半年后的威力可就是可想而知的了。”主席笑着说道。

“父亲,另外我还打算给两个集团军都配备两个加强炮兵师,具体的兵力参照我军现有的炮兵师的编制,整编后该师下辖三个炮兵旅合计火炮:972门,另有辎重团,警卫团,骑兵营,教导营,特务营,通讯营,防化营,野战医院,全师合计:22526人。加上新装备部队的民—29式105毫米12管火箭炮的大量服役,在不久的将来,我军部队在炮兵火力上将丝毫不输给一向重视大炮兵主义的俄军部队!”武太行现在是越说越兴奋了。

“太行,对于空军的发展我不是很明白,可是有一点我很清楚,我们的军官和部队在使用空军进行空地一体化作战方面还是很欠缺的,所以说我不提倡给十八集团军配属过多的空军部队,因为这样并不能发挥控空军的最大的威力,你认为呢?”

“这一点我和父亲的观点一样,我们的空军部队草创,很多方面并不完善,这一点从我们的空军部队在阿富汗的表现就可以抢出的看出来,所以说,在目前阶段,我并不打算给十八集团军划拨过多的空军部队,只是作为相应的战场支援部队划拨了两个飞行团(每团装备绍文一式战斗机300架,总人数4024人),我想这些在目前的形势下应该是足够使用的了。”

“应该够用,不过,太行,这里就你我两个人,我现在以父亲的身份问你,你真的甘心交出手中的部队吗?”主席的语气十分的和蔼,没有了丝毫以前的那种严肃。

“我愿意!为了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我们什么都愿意!”武太行十分郑重的说道。

“好!好!好!”主席一连说出了三个好字,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出还能够用什么语言来称赞武太行,有时候努力去获得一种东西需要的是无比的信心与勇气,可是要放弃那已经到手的东西又需要多么宽广的心胸呢?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