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八十六章 枭雄末日(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王忠、丁松、孙天浪等人在对“二爷”林步、“杀手”、洪峰、以及林步的保镖又审讯了三个小时后,结果还是和上次一样——四个家伙除了承认自己叫什么名字外,任凭你说的口生莲花、威胁恐吓、晓之以理、动之以前,他们就是什么也不愿意说。无奈之下,王忠只好决定用特殊手段让他们招供了。所谓的特殊手段也简单,由王忠、丁松直接点了他们的睡穴,然后强行给他们几人嘴里倒了一杯水灌了下去,只不过一杯水中有半杯国安部科技处刚刚研制出来的HMN0018销魂散而已。HMN0018销魂散是一种能让人处于类似被催眠状态的最新药物,当初这名字还是丁松取的呢。当时丁松正陪杜明在山上培训龙组,什么心啊、道啊听了一耳朵,说如果象别的药物那样取名就太俗气了,而魂为人之心所系,催眠就是让人在不自觉地状态下把不愿意说的东西说出来,就取名叫“销魂散”好了。

王忠坐在孙天浪特意给他安排的办公室里,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把林步等人的口述笔录给看完。而当他看完后,才发觉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从“杀手”和“二爷”林步的叙述中得知,十几年前的洛阳市黑社会势力是一盘散沙的,但经过枭雄人物“王爷”的精心策划,同时也是为了建立自己的地下黑暗王国,“王爷”通过挑拨离间、暗杀等小动作,使得洛阳当时最大的三个黑帮“洛阳帮”、“飞天帮”和“风云帮”的矛盾不断加剧、激化,加上“王爷”和林步原有人马的混水摸鱼,最后演变成了八年前的那次三大黑帮大火拼。趁着当时洛阳黑道群龙无首的现状,“王爷”首先拉拢了“二爷”林步,让他在黑白两道上同时发展壮大起来,随后又以经济利益为诱饵,使得“风流帅哥”加入他的王国。如此一来,实现了以白道赚来的钱养黑道运作需要的资金,同时又以黑道的势力帮助他们团伙在白道上的经济不断快速增长,把黑道上赚来的钱通过白道合法经营的公司给洗白了……如此反复循环,终于建立了横跨黑白两道的势力。

一般说来,黑社会性质组织为维护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必然要通过一系列的犯罪活动攫取金钱和其他经济利益,那些获利巨大的毒品犯罪、走私犯罪、控制色情服务等非法活动,便成为其首选目标。有时他们也会介入合法经济,但其本质属性决定了表面上可能是合法经济与非法经济的结合,但实质上却是犯罪活动。为逃避打击和获取更多财富,他们也会以贿买的方法腐蚀政府官员,或向政治领域渗透,但这些大都为经济目的服务,政治目的不甚明显。处于初级阶段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还不具有无形的威慑力,必然以大量使用暴力作为扩展生存空间和稳定组织的手段,但这种方式也会使其加速暴露,走向覆灭。同时,他们无法寻求到较高层次的政治庇护,加之整体人员素质低下,组织的生存普遍依靠胆量和欲望,因此,容易被政府摧跨和被其他组织吞并,其脆弱性是十分明显的。

洛阳黑社会中以“王爷”为首的黑势力,其组织形式是金字塔级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直接上司,他们并不是以打杀起家的,而是用起初的小股黑势力来维护拓展他们合法的公司经营,使经济实力地迅速膨胀,同时随经济实力的膨胀又来扩张自己的黑势力,逐渐控制了洛阳市的黑道。总体来看,层次性强,领导层、决策层没有直接参与具体犯罪活动,因而不容易暴露,但在这金字塔的顶层几个人物中,却没有一个人见过“王爷”的真面目,由此可见,这个“王爷”绝对是个让人感到害怕恐怖的枭雄人物。其规划之长远,设计之周密,行事之毒辣确实非常少见。那么以这样的一个人,他会仅仅满足于永远躲在暗处吗?从林步和“风流帅哥”在白道的表现看,“王爷”好象还不只是把目光盯在黑道的生存和发展上,而是有着一种明显的黑转白的想法,甚至是更大的野心。而孙子成也在当了人民代表后,最近一年来又四处活动着想弄个一官半职干干的;如此看来,其最终目的不仅是获得政治待遇,甚至是更大的野心……

而从洪峰的供词中,得知他来洛阳的主要目的就是替雷天报仇,杀了“二爷”林步。至于那两个欧洲人,则是Y国人,好象是什么“圣盟”的人,他们之所以认识洪峰,是日本山田家族的人打电话给他的,说两个Y国人来洛阳参观,主要是想看看“龙门石窟“,让他安排一两个兄弟带他们去看看。洪峰也承认,在河城“龙城公园”的“铁塔”炸毁一案中他也参与了其中,只不过他的任务是帮日本人埋好炸药,实现定点爆破。那天夜里他和日本山田家族的人到了“龙城公园”,把“铁塔”给炸毁后,山田家族的人在佛祖舍利出现于空中的时候立即运功去抓,但那舍利好象有灵性似的,竟然自身能发出强大的力量伤了人后自行飞走了。至于洪峰到洛阳后杀害洛阳市国安局的华东与张卫则是因为那天他发觉了两名国安在监视着他们一伙人。那天他本来和洛阳黑道的一个小头目约好了在那个废弃的塑料厂见面的,因为那个小头目答应以二十万为代价提供“二爷”生活中的真实身份给洪峰。在塑料厂无意中发现了华东与张卫竟然在监视自己等人后,洪峰立即打电话给塑料厂门口放哨的小弟,让他们把华东与张卫给抓过来问问情况,谁知道问了半天什么也没问出来,一个小弟恼怒之下把汽车的汽油放了一些出来,把华东与张卫两人给活活烧死了。本来洪峰是准备把华东与张卫两人烧焦的尸体找个地方给埋了的,路过塑料厂的那个河沟时,却听到了一阵阵的警笛声,还以为是警方知道了消息来抓自己等人的呢,于是急匆匆地把两具尸体给丢在了下水沟里。

“更大的野心?凭孙子成目前的身份,即使他弄了个一官半职做做,要想在政治上更进一步发展,那也肯定没希望了。难道,难道孙子成根本不是‘王爷’,也只是一个和‘二爷’林步一样的高级马仔吗?”王忠自言自语着。“嗯,有这可能,改变一下上午制定的计划,先不对孙子成动手,让导火线他们四人依旧去秘密搜查孙子成的别墅和办公室,看能不能找出谁是‘王爷’的材料来。至于那个和洪峰一起在洛阳出现过的两个Y国人,等会打电话给1号,让他去查一下背景。”

“叮咚叮咚,您有电话了!”王忠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1号王长亮的,“您好,1号。我正准备给你发电传过去呢。昨晚,哦,不,今天凌晨发的电传收到了吧?”

“收到了,我刚刚看完。嗯,打电话给你是几件事情要告诉你一下。你上次把雷天写下来的有关洛阳各界人士受贿的名单我已经转给了中央监察部,刚才收到杨部长的电话,说他们已经组织人直接去了洛阳开始取证工作了。”王长亮在电话里顿了顿,问道:“嗯,现在对洪峰他们的审讯有结果了吗?”

“我正想打电话给您汇报的就是这件事情。”王忠答道,“我们上午对洪峰几个人又进行了一次审讯,但他们还是什么也不说,我只好用了‘销魂散’了。洪峰替日本人做事只是图钱财而已,没什么别的目的,他根本不知道‘铁塔’的真正价值。洪峰上次在河城的‘铁塔’炸毁一案中给日本人充当了帮凶的角色,主要是放置炸药,对‘铁塔’实行定向爆破。日本山田家族给了他四百万美元。来洛阳的主要目的是杀死林步为雷天报仇,而曾经和他一起的两个欧洲人已经查明是Y国什么‘圣盟’的,是日本山田家族的人打电话给洪峰的,说那两个Y国人来洛阳是参观“龙门石窟”,让洪峰找两个小弟陪一下。我想请您让部里相关单位查一下,两个Y国人是不是曾经在河城的‘黑色周末’事件中出现的Y国皇家圣盟的人,虽然洪峰说是什么圣盟,但他也记不清楚全名了。我估计那两个Y国的人现在还没有离境,当然我也让孙天浪安排人去查了,看他们是不是还呆在洛阳。”说到这,王忠停了下来,点了一根香烟后,把审讯“二爷”、“杀手”等人的情况汇报了一遍,把自己刚才思考的问题也说了一下。

“嗯,忠子,我回头马上安排人去调查那两个Y国人的真实身份和入境的目的。”王长亮在电话里顿了顿,接着道:“你刚才的分析有道理,以‘王爷’为首的洛阳黑帮确实是一种新的黑社会形态,它已经超越了黑帮最初的暴力发展阶段,而直接从上层建筑起步,以经济为突破点带动黑势力的发展,同时又以黑势力来为他们的经济利益谋取最大的利润。从已经知道的情况分析,我看事情也不会如此简单,‘王爷’这样的枭雄是个心机深沉、野心勃勃的家伙。虽然孙子成是人民代表,但在政治上还远不能实现呼风唤雨的野心。孙子成不一定是‘王爷’,真正的‘王爷’可能另有其人,还隐藏在幕后,在我们的视线之外。就目前掌握的情况你立即写个详细的分析报告过来,传过来后我马上向中央高层汇报。”

“嗯,好的。我马上写份报告给你。”王忠说到这,“呵呵”地笑了起来。“1号,这次在洛阳我可是为你办了一件大事情,发现了一个人才哦。”

“哦,什么意思?你想举荐什么人?”王长亮问道。

“洛阳市国安局局长孙天浪。我发现他不仅有领导才能,而且思维敏捷。更难能可贵的是能勇于承担责任,在紧要关口能主动站出来。”王忠于是把今天上午开会讨论的时候孙天浪提出的两个方案和王长亮说了一遍,把这段时间来到洛阳后和孙天浪打交道时所得的印象也说了出来。

王长亮听了王忠的话后,想了想回答道:“哦,既然你如此看好他,那我回头让组织处暗地里考察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等洛阳的事情完全了结后再考虑吧。”顿了顿,王长亮接着道:“对了,你和丁松、导火线他们把‘王爷’和‘风流帅哥’逮捕归案后,立即回来,其他的善后事宜留给孙天浪和地方公安局去处理。前天杜明打来电话,说龙组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能熟记他传授的心法口诀了,而且有些人已经能运用最基本的一些法术,关键是这一千来人的功力还很低,按照当初的培训方案,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准备去名山大川转转,看能不能找一些天材地宝炼制成丹药给龙组的兄弟们吃下助长功力。你们回来接手杜明,对龙组进行超级特工培训,杜明才能离开的。”

“嗯,好的,我知道了,没别的吩咐那我挂电话去写报告了。”王忠挂断了电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