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名中国“特工”在辽阳的第一个建军节


*他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抗美援朝等300多次大大小小的战斗。


*他戎马生涯58年,在辽沈战役中是攻打锦州城尖刀连180人中惟一的幸存者。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他是被秘密派遣到敌后270名侦察兵中的两个幸存者之一。


*在上世纪90年代,这位极度伤残、双耳失聪的老人以惊人的毅力学习英语、电脑,成了一名电脑专家。并在中央电视台教育频道的全国大赛上获得一等奖。


今年7月31日,辽阳市白塔区星火街道的领导及白塔交警大队的交警来到老人家,为老人送去粮油和生活营养品并向这位老军人表示慰问,辽阳国美家电城也为老人送去了一台29寸的大彩电。他,就是二等甲级战残侦察英雄齐向文。


今年,齐向文从黑龙江的住处回到了他老伴的老家———辽阳。这个“八一”,是齐向文在辽阳度过的第一个建军节。他所在的社区和驻街单位带着慰问品到他家看望这个有传奇色彩的老人。因为老人双耳失聪,记者只能通过手语和书写来跟老人沟通,但老人说:“我听不见了,但我能说话。我还能读唇语,可以跟你讲我的故事。”


解放战争中的“东野四虎”之一


齐向文1930年出生在黑龙江,幼年父母双亡。1945年,不满15岁的齐向文参加了革命,并成了东北野战军三十九军的一名战士。当时东北还没有解放,他是东北第一批入伍的军人。19岁,他当上了火炮连连长,当年在辽沈战役攻打锦州城的战役中,齐向文担任尖刀连连长,他率领179名敢死队员,为大部队攻城杀出了一条血路,为攻克锦州城立下了头功。齐向文被誉为东北野战军的一只猛虎,当时“东野”共有“四猛虎”,齐向文就是其中的一虎。那次战役中,齐向文是惟一从尸体堆里挖出来的幸存者。天津解放后,齐向文又与大部队南下,从华北打到中原华东地区,在强渡长江天堑的百万雄师中就有齐向文。此后,他又随部队来到中越边境地区参加围剿国民党白崇禧的残余部队。


抗美援朝中的侦察英雄


从南方前线回到部队后,齐向文经过层层严格的选拔考试和特殊的专门训练,成了一名特种侦察兵。通过学习,齐向文能流利地说一口朝鲜语的地方方言。

抗美援朝时,他是先遣特种分队的敌后作战侦察参谋,在大部队入朝前半年,他曾先后3次化装成朝鲜人入朝进行侦察。1950年6月第一次去朝鲜,他就是从辽阳走的。1950年9月1日,从全军挑选出的200多名特种兵秘密聚集在辽宁省某市,出席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会议结束后,他们便秘密入朝进行侦察。朝鲜战争结束后,200多名侦察兵只有2名活着回到祖国,活到今天的就剩下了齐向文。在朝鲜战场上,他最后一次去执行任务是奉命去炸美军的一个弹药库,炸毁这个弹药库对第五次战役的胜负至关重要。他们化装成朝鲜百姓在美军弹药库运输弹药,终于炸毁了弹药库并截获了80万发子弹,但不幸的是在转移时被敌直升机投下的炸弹炸聋了双耳,成为二等甲级伤残。


由于齐向文在入朝作战中战功显著,朝鲜人民共和国授予他两枚国家级战士的二级银质勋章。


齐向文共打了300多次大小战斗,多次负伤,获得各种战功12次,是东南亚国际功勋获得者。


“文革”中的“苏修特务”


从朝鲜战场归来的战斗英雄齐向文被中央军委选到中央军委高级学校进行深造,学习苏军保密设施。组织上还把他送到北京最好的医院,在我国和前苏联专家的努力下,给齐向文的右耳动了手术,并在耳朵里安上了助听器,他终于能听到声音了。


1960年,中苏关系急剧恶化,齐向文奉沈阳军区急令召选,从前方野战出国实战主力部队调到黑河组建黑河军分区,任正团级军事指挥员,特种兵主任之职。齐向文的妻子张佩蓉毅然放弃沈阳市的工作,随军戍边准备参战。


正当他的事业如日中天、家中4个女儿绕膝尽享天伦的时候,“文革”开始了。无情的“文化大革命”对齐向文夫妇来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黑暗时光。齐向文被莫名地打成苏修特务,因为在拒绝造反派提供的78个“特务名单”上画圈,惨遭酷刑。造反派用针扎他的十指,让他坐老虎凳,对他进行人工压杠,残忍地将他的腰压折。造反派硬说当年抗美援朝受伤后中央为齐向文安在脑袋里的助听器是与特务联系的电台,他们拼命的抽打齐向文的双耳,要把反动电台从他的耳朵里打出来。就这样,齐向文修复好的左耳膜再次破裂,双耳彻底失聪了。齐向文在狱中受尽非人道的酷行,体重从原来的83公斤降到36公斤,妻子张佩蓉辨认了3次才认出了这具“僵尸”就是自己曾经英姿飒爽的丈夫。经医生会诊,齐向文颅脑及双侧中内耳受伤,双耳听力全部丧失,右眼失明,腰椎压断坏死,大脑震荡,颅骨外露,丧失语言能力,并经常会有头痛、眩晕、呕吐、平衡技能严重障碍,有时抽搐生活不能自理。


“文革”后,齐向文终日被伤痛折磨着。耳膜破碎的左耳经常因伤口不愈合而推迟换药。剧烈的疼痛令齐向文狂躁得难以自制,经常用头使劲往墙上撞。张佩蓉的头发经常被他一绺绺地扯掉,身上也经常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张佩蓉的左眼被丈夫误伤,视力基本丧失。为了让丈夫减轻没有腰椎骨支撑的疲劳,她每天都要把丈夫背起来三四次,做弯腰90的动作。齐向文的食量很小,曾有3年未进主食,主要靠输液补充营养。前几年,妻子开始从肛门给他补液。由于病痛折磨得他无法入睡,夫妻俩经常是熬到半夜,临睡前,妻子经常是要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替老齐脱去支撑他身体的近10斤的铁背心,并为其挠痒直到他入睡。


齐向文失去了语言能力,为了帮助他重新说话,妻子就像教婴儿一样,把字写在纸上,一字一句地叫他练口型学发音,每个字都要重复上百遍。经过一年的努力,他终于奇迹般地恢复了语言能力,而且,妻子自己摸索发明的手势加口型的特殊语言,齐向文一看就懂,夫妻俩用这种方式进行交流,竟配合得十分默契。


高科技时代的不屈勇士


1994年,为了减轻病痛的折磨,齐向文与妻子商量学电脑,他想看看电脑到底是个什么玩艺,有多神奇。学电脑谈何容易,家里一没教材,二没电视,三更没有钱买电脑。为了满足丈夫的这一心愿,妻子张佩蓉就去附近的宾馆打扫卫生,打扫卫生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借助宾馆的电视偷偷学电脑。那时候中央电视台教育频道每天都有电脑讲座课,趁没有人时。张佩蓉关上门悄悄打开电视机跟着学,回家后再传授给丈夫。电脑课程有许多英语单词,不会的她就记下来,抽空去图书馆找《英汉大词典》对照查询。


后来,好心人送给齐向文一台电视机,他们如获至宝,天天跟着电视学电脑成了这对60多岁夫妇的最大乐趣。夫妻俩学电脑有分工,齐向文双耳失聪听不见电视里的声音,他就负责把屏幕上出现的各种图线抄录下来。齐向文充分发挥侦察兵的优势,不但记录得迅速准确,而且在没有格尺、圆规的情况下,仅凭双手把图和直线、曲线画得十分整洁正规。妻子张佩蓉负责听、做笔记。讲座结束后,两个人再合到一起对照笔记和图表,像小学生做作业一样一起研究揣摩。


齐向文从最简单的WPS低版本学起,其后是高版本,并以惊人的毅力自学英语。为了学习齐向文可以不吃饭不睡觉,精神头十足。妻子张佩蓉从心眼里佩服丈夫的毅力,快70岁的人了,全身都是伤,一天只能吃一顿饭的他,目光炯炯有神,记忆力很好,学习起来那个拼命劲令人叹服。张佩蓉都纳闷:他哪来的那股精神?


天道酬勤。齐向文的汗水没有白流,他辛勤的劳作换来了丰厚的回报:1998年8月,在中央电视台教育频道举办的全国“电脑之夜”大赛中,从没有见过电脑、摸过电脑的齐向文竟奇迹般地获得了个大奖!那是个难忘的夜晚,当电视屏幕上赫然出现“齐向文”三个字的时候,正在观看电视的齐向文张大了嘴。他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忙问老伴儿张佩蓉:“刚才电视上写的是什么?”“齐———向———文!”老伴儿眼含热泪一字一顿地边说边打着手势。

“我成功了!”齐向文嘴里喃喃着,视线开始模糊起来……老英雄齐向文学电脑获大奖的事迹很快传遍了他所居住的黑龙江省黑河市,成了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于是,参观学习的人群接踵而来,许多学过电脑的年轻人在这位70岁老英雄面前惭愧地红了脸。他们发现,这位伤残老人绝不是一般的电脑爱好者,而是一位电脑专家。这背后得有多少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呀!


1999年国庆五十周年前夕,有人免费赠送给老英雄一台POTA电脑。原先,齐向文学电脑完全是纸上谈兵空对空,这回是真家伙了,老英雄高兴得孩子似的,这儿看看,那儿瞧瞧,爱恋得竟舍不得用手去触摸电脑。齐向文盼电脑想电脑,真正有了电脑他又有些犯难了。原来,他以前学的是笔顺码输入法,现在用不上,拼音和五笔字型又不会,这么现代的东西摆在那儿硬是派不上用场。这点困难难不倒他,他让妻子用纸条把五笔字型的字根抄录下来,挂在衣柜上和墙上一边背字根一边练指法。他不忍心在键盘上练习,就在自己大腿上练,把大腿当作键盘,手指不停地在肉上敲打。日子长了久了,他大腿上的肉竟青一块紫一块地有了许多血痕。现如今齐向文熟练地操作着电脑,他能人机对话、能上网、能做三维动画,如今年轻人在电脑上玩的一切他全会全行。


回到辽阳找到“家”的感觉


今年1月24日,齐向文从黑龙江回到了老伴的老家———辽阳。他说,这是他53年后第二次踏上辽阳这片土地。“辽阳是双拥模范城,我来到这里,终于找到了家的感觉。”刚回辽阳的时候,齐向文还很虚弱,4月份,他搬到了辽阳市白塔区星火街道老爷庙社区的卫国干休所的住宅楼里。在这里,他见到了几十年没见面的4个女儿。他的4个女儿有3个是军人,在北京当兵。二女儿读大学后分配到北京的医院。齐向文说,他最小的女儿是最后从家里出去当兵的,他有15年没看见小女儿了。但在辽阳的日子让他过得很舒心,他打算一直在辽阳居住下去。


齐向文的老伴张佩蓉说:“现在他的身体好多了,人胖了20多斤,也能自己走路了,现在眼睛虽然还是看不清人,但也在慢慢地恢复。他总说,辽阳不愧为双拥模范城。”齐向文向记者展示他在中央电视台教育频道获得的大奖时,还把他学过的几种软件的名称用英语说了一遍,发音十分标准,他自己也颇感自豪。“我能够活到21世纪,替我过去牺牲的战友看到了21世纪,我就觉得很满足了。现在都是高科技了,我不能不学习,不学习,就会被这个社会淘汰。”


今年辽阳国美给齐向文送去一台彩色电视机,齐向文又开始兴致勃勃地研究起了遥控器说明书。他的老伴告诉我们,“这是他心情好了,对什么都有兴趣。能过上这样舒心的日子,我们感谢党,感谢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