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搏 杀(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在林步的别墅顶层一个喇叭喊出有人袭击的声音后,“杀手”带领的几个人以及其他两个方向进入别墅大院里的人也已经到了院子里,埋伏在围墙前面的花坛中,正准备向别墅冲击。一听喇叭的喊声,“杀手”暗叫不妙,率先起身向别墅快速奔去,速度比运动会上的世界第一飞人也不遑多让。而另一方向的洪峰见探照灯的光芒罩住了自己几人,大叫一声“快躺下!”声音刚落,也不知道从哪个方向过来的冲锋枪“叭叭叭”一阵扫射,身边两个小弟还没来得及反应,顿时中枪倒地。

洪峰卧倒在地上的一刹那,身子随即连续滚动了几下,出了探照灯的笼罩范围,抬眼一看“杀手”已经到了别墅的门前,此时也不管什么隐蔽了,用力大叫一声,“兄弟们,边掩护边随我冲上去!”跳起身来向别墅跑去。而此时整个大院内所有的灯也全部亮了起来,洪峰与“杀手”带来的人在四个方向立即在地上卧倒爬行着,边向别墅里的三层楼房的几个房间枪响处射击,“叭叭叭”、“突突突”的枪声顿时响成一片。

紧贴着别墅墙的“杀手”一见大院里的灯全部亮了起来,而楼顶上的探照灯更是在不停地转动着;虽然大雨依旧如飘泼一般,影响了双方的射击效果,但自己这一方的人也有三四个中枪倒地了。尤其是洪峰方向的五个人,除了洪峰和他身后一个卧倒前行的小弟外,好象其他的三个人已经全部中枪毙命了,心里更是大急。往外一跃然后一个翻滚,滚出了十米距离,随即又向左边滚到了一米距离,抬起手上的冲锋枪朝着别墅顶层的那个探照灯就是一串射击。“叭”的一声打碎了探照灯,随即又是侧身一滚,接连两个虎扑,又到了别墅的墙边。站起身后,贴着墙,边向北面的墙角跑,一边还举起手中的手枪朝大院里的其他的灯就是几个点射。“叭”、“叭”、“叭”……起码打碎了五盏灯。到了西北墙壁的墙角处,非身一跳抓住了下水道的管子朝楼顶爬了过去。

此时洪峰也已经到了别墅的南面,贴着墙边喘息着边从怀里掏出飞天爪。仰头看了看了看二楼,暗道天助我也!原来南面的几个房间漆黑一片。洪峰右手用力一甩,飞天爪击碎了一个房间的窗子,用力拽了拽,见已经勾实了后,腾身一跃,象猴子一般拽着绳子向二楼那个房间爬了上去。

当听到喇叭的声音而紧跟着又有阵阵枪声响起来时,正在上网的林步立即走出了书房,对看守在门外的“王爷”派来的两个保镖道:“你们快去一个人看看是怎么回事。”话音刚落,负责二楼保卫的一个保镖王五就跑了过来,“老板,有敌人来袭击,我们是不是到地下室去?”

“好,你和我们三个一起到地下室去,其他人继续阻击敌人。”林步说完匆匆向楼梯走去。

因为一直在下着大雨,所以刚开始的几声枪响,藏在林步别墅北面山岗树顶上的丁松等三人根本没听到。而当林步的别墅大院透过雨声传来阵阵枪响的时候,丁松脸色一变,“不好,肯定是发生火拼了。小周,你没带配枪吧,那就别下去了,赶紧联系国安局的孙局长和公安局的张局长,让他们立即派人过来把这整个山岗给我围住封锁起来。飞狐,我们两人先下去!”说着也不等周长天和飞狐回答就跳下树来向林步的别墅跑去。

洪峰爬到二楼房间的窗上,跳进了房间。轻轻打开房门,却见四个人正沿着二楼的楼梯匆匆忙忙走到了一楼大厅的楼梯口。“呵呵,等会再收拾你们,先解决了二楼的保镖再说。”洪峰心里想着,他根本没想到这四个人中正有他找的“二爷”林步。洪峰猫着腰轻轻地走到了东面走郎处,却见东面中间的那个房间里正亮着灯。轻轻地走到了房间门口,探头望去,去见三个保镖正在窗户边,端着冲锋枪正向外面扫射呢。双手从腰间掏出两把手枪,各自一抬,向左右两边的保镖射去。““叭叭”两声枪响,左右两边的保镖顿时中枪倒地,而中间的那个保镖反应也非常的快,听到两声枪响冲身后传来,而两个同伴突然倒地,电光火舌间,向坐边挪开一两步,正准备反手向身后射去时,突然感得胸口一疼,“咚”地一声向后倒去。

见三个保镖已经死了,洪峰毫不怠慢,立即沿着楼梯,轻轻地走了上去。“别过去看了,我把他们几个已经全部解决了。”洪峰刚上了三楼,从西边的楼道拐角处出现的“杀手”正向他走来,而头上、脸上全是血,防雨服上的水珠也和着血在往下滴。

“兄弟,怎么,你受伤了?”洪峰手指着“杀手”的脸和头惊问道。

“哦,没有啊?”“杀手”顺手抚摸了一下脸,手上全是鲜血。“这是那几个家伙的血。我从楼顶上下到三楼时,二个家伙正端着枪守在楼顶与三楼的入口处,我只好用刀来解决问题了,如此才没惊动另外两个家伙。你呢,情况怎么样?”

“二楼的三个家伙让我没费劲地给解决了。不过我刚从二楼一个房间出来时,看到了四个家伙正急匆匆地下了楼梯向一楼大厅的西面跑去了。”洪峰说道。

“哦,那我们快到一楼去,三楼的卧室我仔细搜查过了,没发现人。你看到的那四个人中估计有林步在内。”“杀手”跟随林步有七、八年时间,这别墅也经常来,情况当然很熟悉。

洪峰与“杀手”两人下了二楼,刚到一楼楼梯时候,“杀手”大喝一声“快闪开!”一脚踢在了前面洪峰的屁股上,把洪峰踢得滚下了楼去。“突突突”一梭子弹打在了洪峰刚才的位置上,把檀香木的扶梯打得木屑四溅。而洪峰被“杀手”踢着沿楼梯滚下去滚到一楼的楼梯口时,洪峰的身体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连续滚动着躲在了南面的一排沙发后面。“杀手”在踢翻洪峰的同时,一个侧跃,凌空飞起,手上的冲锋枪也向刚才袭击他们的方向“突突突”地射出了一串子弹。“啊”、“啊”,连续两声惨叫响了起来,偷袭者显然已经中弹了。

洪峰从沙发的一角环电视了一下大厅,只见大厅里已经有六具尸体了,有四具身穿防雨服,应该是自己的小弟了,而洪峰此时正贴着大厅里的一根柱子,脚下是两具尸体,正是刚才中枪的林步的两个保镖。洪峰见大厅里没有林步的保镖,从沙发后站了起来跑到了“杀手”身边。

“兄弟,外面的枪声已经停下来了,也不知道兄弟们怎么样了。”洪峰说道。

“兄弟们无论现在死伤几个,说那些已经没用了,我们现在必须抓紧时间找到林步。嗯,前面的那个房间有个暗道就是通向地下室的,我们赶紧过去吧。”“杀手”说着指了指三米远的一个房间。

“好!”洪峰点了点头冲到了房间门口,“突突突”一梭子弹打在了门上,紧跟着一脚踢开已经破烂不堪的房门,向里面冲去。

“啊!”洪峰大叫一声,一颗子弹从门边袭来打在了他的左肩上,血顿时涌了出来。

洪峰在中枪的瞬间已经滚倒在地,正准备举枪还击后面的偷袭者时,“啊!”的一声惨叫在洪峰身后响了起来,紧接着又是“咚”的一声,洪峰回头一看,一个光头男人已经栽倒在地,而“杀手”也从门口的地上爬了起来。

“兄弟,快包扎一下。”“杀手”跑到洪峰身边,一把撕开洪峰的防雨服,几下一扯把防雨服撕了一大块下来给洪峰的左肩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地下室的入口就在这柜子地下。”把洪峰左肩包扎好后,“杀手”指了指他右边的一个圆底酒柜说。

“好!”洪峰用力一脚把柜子踢开了两米多远,“哗啦”一下柜子里十几种中外名酒摔在了地上,瓶子碎裂,酒流了一地。而在柜子的原地果然露出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形洞口,一条十几级的台阶从洞口边一直通到地下。

“等等,你不了解情况,我先下去!”“杀手”说着沿台阶走了下去。

“杀手”与洪峰两人走下十几级的台阶后,向右边一拐,眼前豁然开朗起来。前面五十米处的地方出现了一排钢筋混凝土砌就的平房,其中最东头的两间还亮着灯,而两边的石壁上每隔五米就有一盏华丽的壁灯,此时所有的壁灯全亮着,景观煞是不错。“杀手”与洪峰对电视了一眼,脚步很轻地但却非常快速地向亮着灯的那两间房子跑去。他们两人全是中华国特种部队退役的,不仅有百步穿杨的枪法,而且对格斗、武功等也是很擅长,所以虽然步伐很快,但却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几乎没发出什么响声。两人到了最东头的一个房间前,透过玻璃窗打眼往里一看,只见房间的正中间三个方向各有一排沙发,向着门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男人在低头和他左右沙发上的两个男人说着什么,左边沙发上坐着的却是一个光头男人。虽然三个男人全低着头在悄悄地说着什么,但凭“杀手”对“二爷”林步的熟悉程度,他还是一眼看出了面向门口的那个低着头的男人正是林步。他转头看向洪峰,同时伸出了右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随即把中指放了下来,意思是说中间那个男人就是二人正要找的“二爷”林步。“杀手”和洪峰两人不仅是一个特种部队的而且还是一个排的,两人在部队里当兵的时候就曾经并肩作战过,完成过很多任务,一个手势对方就能明白什么意思。当下洪峰看到“杀手”的手势,面色一紧,点了点头。随即洪峰伸出一指点了点屋里,又点了点自己,朝后退了几步,提起冲锋枪一个纵越,“哗啦”一下撞碎了窗户玻璃,嘴里大喝到:“站起来,双手抱头!”

房里的三个男人正是“二爷”林步、林步的保镖、“王爷”派来的便宜保镖,他们此时正在商量是冲出去跑到市区还是在等候“王爷”派来的援兵。在林步等人从二楼赶往地下室时,光头保镖就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的直接上司,说“二爷”的别墅遭到了身份不明的一伙人的袭击,具体数目不详,为保险起见,希望“王爷”赶紧派人支援。可是四人到了地下室后,林步想了想却觉得最好还是立即冲出去最好,所以才派了一个光头保镖上去看看,哪知道那么巧,光头保镖出了地下室正准备打开房间的门,到外面去看看情况时却正好碰到了洪峰突然闯进了房间。

洪峰撞碎窗户玻璃一声断喝的刹那间,那个光头保镖却突然往下一蹲,趴倒在地,从沙发的底逢对着刚刚落地的洪峰双脚就是“啪啪”两枪,“啊!”洪峰双脚一颤,跪倒在地,但他同时也身体也往侧面一滚,从沙发底下“突突突”地射出了一串子弹。“啊!”、“啊!”、“啊!”三声惨叫同时响了起来。林步和保镖的脚被洪峰的冲锋枪打断了,往前一仆倒在地上,而那个光头保镖也没想到洪峰的反应如此之快,在双腿中枪跪倒在地的刹那间竟能翻滚在地而且冲锋枪同时从沙发的底下射向自己等人,他是面向洪峰方向的,头部顿时被子弹打得稀烂,一命呜呼了。而此时“杀手”已经跃了进来,站在林步和他的保镖边,用冲锋枪指了指两人,喝道:“别和我装死,快爬到门口去,我兄弟要亲手杀死你们!”

林步和他的保镖倒在地上,两人的双腿从膝盖以下部分已经被打断了,小腿掉在地上,而膝盖处,血在不停地淌着,把周围的地板染成了血红一片。林步哪儿受过如此的痛呢,真得差点痛昏过去,见到“杀手”,竟然用枪指着自己,大骂道:“你这畜牲,竟然勾结外人来杀我,当初我真是瞎了眼了!”

“哼哼,你没瞎眼,你当年确实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资助过我,在我来到华风集团后,你起初对我也很客气,把我当兄弟对待。但不要忘了,我在华风集团的八年多时间也不是白吃饭的,我为你做过多少事你不记得吗?可以这么说,华风集团当初要不是我,在道上你根本没人睬你,更别说当年雷天的那件事情了,哼哼,没有我当年的出手,你以为你能对付得了雷天?就是“王爷”,我估计以他当年的人手也不一定能对付雷天的。”“杀手”越说越气,“当初你对我象兄弟,那只因为你还在创业阶段,根基不稳,你需要我帮你在道上打开一片天地。不要和我狡辩什么,我说的一点没错,否则在最近两年来你也不会多次在公众场合羞辱我了。你以为自己的事业壮大了,根基牢固了,就可以不把我当回事了,是吗?哼哼,我今天不想动手杀你呢,但你却必须死!”

“嗯,今天你确实必须死!不为别的,只因为是你害了雷帮主雷天。”洪峰挣扎着慢慢爬了过来。

“哈哈,哈哈……”林步突然狂笑起来,“‘杀手’,既然你把话已经说到这地步,那我就明白告诉你,不错,我确实没把你兄弟看,即使当初把你带进华风集团的时候也没有真正地从心里把你当兄弟看。想知道为什么吗?那我告诉你,你不配!我林步是什么人?是精英人物,是雄才大略之人,你这样一介武夫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兄弟?!不要不服气,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实力决定一切!”林步说到这,不再理睬“杀手”,转过头去,对着洪峰说道:“你就是洪峰?嗯,不错不错,果然是条汉子。你为雷天报仇,我没话说。江湖上从来是胜者为王败者寇,既然今天落在了你手里,那是我命该如此。来吧,把你的手上的枪对准我!”说完,林步闭上了眼睛。

也算个枭雄人物了,可惜你今天不得不死,洪峰心里暗道。举起手中的枪,抵在了林步的额头上,“好,江湖上的事江湖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