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二爷”林步的车队在大雨中朝洛阳西郊林步的别墅急速驶去,林步坐在中间车的后排闭目养神着,全然没注意到后面有一辆黑色轿车在距离五百米处正远远地跟着他的车队,而他的后卫车里的保镖也根本没发现这一情况。

“不要跟得太紧,不被他们发现就行了,否则只会增添麻烦。”正坐在车里远远跟踪着林步的丁松对正在驾驶的周长天说道。

“嗯,我知道。王领导,你放心好了。”周长天全神贯注地边开车边回答道。

“小周,慢点,慢点,从我们刚才过去的那个十字路口过来的前面那辆蓝色车是怎么回事?好象也在跟踪林步啊。”周长天的话音刚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飞狐就嚷了起来。

“什么?我来看看。”坐在车后排的丁松闻言伸长脖子透过车的挡风玻璃向前面看去,果然看见在离自己的车约有两百米出一辆蓝色桑塔纳车在前面匀速行驶着。“小周,前面那辆蓝色车就是从我们过来的那个十字路口过来的一直跟踪到现在吗?”

“嗯,好象是的。不过也才两公里左右呢。我们是否要超过它?”周长天问道。

“不要超过它,再观察一下。对了,小周,张局长那里能根据洛阳市每辆车的牌照立即查到车的主人吧?”丁松问道。

“当然可以。要不我来打个电话给张局?”周长天边开车边问。

“哦,你专心开车,我们再过两公里左右再看情况吧。”丁松说道。

可是丁松他们又驶了两公里后,发觉前面的蓝色桑塔纳依然在前面,虽然这段两公里多的路经过了三个十字路口,但它好象也是朝洛阳西郊去的,要不就是在跟踪林步他们。

“哦,不行,这好象不大对劲了,我来打电话给张局长吧。”丁松说着就拿起了车载电话拨了张开的手机,“张局长吗?你好,我是丁松啊。现在正在跟踪林步的车队,但突然发现有一辆车好象也在跟踪林步他们的车队。请你立即派人查一下牌照号为******的蓝色桑塔纳车是哪儿的好吗?嗯,好的。你让人查到后立即打我们的电话,嗯,谢谢。”

丁松电话挂断没五分钟,洛阳市公安局自称是张开的秘书金辉的就打电话过来了,“是丁领导吗?张局说让我帮你查个车牌号为******的蓝色桑塔纳车的主人,查到了,车是我们洛阳市一个叫鲁才友的私营企业老板的,但车在三天前报失了,说是三天前的晚上在洛阳市皇帝哥厅门口被盗了。情况就是这样,还要我提供什么资料吗?”

“哦,谢谢,如果还有什么事的话我再和你联系。”挂断电话后,丁松往车的后排座位上一仰,对周长天和飞狐说道:“咬着前面那辆蓝色桑塔纳,但别被它给发现了。现在可以判断它肯定是跟踪林步的。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这车竟然是三天前偷来的。”

“好的,知道了。”周长天点了点头。

“嘻嘻,松子,我看前面那蓝色车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好鸟,这大概是准备黑吃黑了,可能要有大火拼。”娃娃脸的飞狐笑道。

“我说小狐狸,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叫‘松哥’,嗯,记住了没有?嗯,不要以为你的脸型和我差不多是兄弟就可以没大没小了。”丁松靠在车后排训斥道。

“嘻嘻,怕把你叫老了么,虽然你比我大三岁,但其实你看起来比我还年轻些。”飞狐依然嘻皮笑脸地,竟然回头朝后面的丁松做了一个鬼脸。

“少和我嘻皮笑脸,这次任务完成我们回天京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子,现在给我盯住前面那辆蓝色的车。”丁松说道,随即拿起手机拨了王忠的电话,“忠哥,你和孙局长还在国安局吗?哦,这正好。今天还真的巧了哦,十五分钟前林步在几个保镖的前后簇拥下坐自己的专车离开了华风大厦,目前他的车队正向西郊驶去,估计是回别墅。在七分钟前我们发现一辆蓝色桑塔纳车从一个十字路口过来,目前正跟踪着林步车队的最后一辆车。刚才我联系了一下市公安局张局长,经过调查,发觉这辆蓝色桑塔纳竟然是一个私营企业主三天前被盗的。呵呵,我们估计这桑塔纳上面的人大概也不是什么好鸟。小说中常说月黑风高杀人夜,今天月黑大雨可能也是火拼杀人的好时候哦。我们目前刚出市区,嗯,嗯,好的,我知道了,随时保持联系。”

“忠哥有什么具体指示?”飞狐问道,没有回头,眼睛依然盯着前面。

“没什么,让我们小心点,别暴露了,随时保持联系。他和孙局立刻去局里的调度指挥中心,同时电话通知张局长,也建议他去公安局的调度指挥中心,让我们的人做好准备工作,以防今晚真的发生黑吃黑的大火拼。历史不能重复,今晚绝对不能让八年前雷天那样的事情重演了。”丁松答道,随即按了一下按钮,把车窗下了一点,“嗯,还是抽根烟吧,反正还有二十分钟才到达目的地呢,一个多小时没抽了,还真难受。”

此时林步也接到了后面一辆车里的保镖打来的电话,说有一蓝色的车一直在后面跟着,可能是在跟踪,问怎么办。林步想了想,对着电话命令道:“注意盯着他们,暂时别管,到了别墅后再说。”也确实如此,虽然这是一个大雨的夜里,路上车过往的车不多,自己这边的人手都暗自带了枪,对付一辆车里的人足够了,但也不能在大路上动手吧?等林步的车子离别墅还有一公里左右的时候,林步又接到了后面车上保镖的电话,说那辆蓝色车刚才在岔路口向左拐去了,看来是虚惊一场。“哦,我知道了。左边那条路是通往汇海县的吧?我们过于敏感了。”林步松了一口气,呵呵,真是草木皆兵了。

在蓝色桑塔纳向左边的岔路口拐去时,丁松立即让周长天的车停了下来。“小周,你带了防雨服吧?我们一人穿一件,让车停在路边吧,打电话让你的同事过来把车开回去。这蓝色车上的人看来是群很狡猾的家伙,我们不能让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等三人都穿上了防雨服后,丁松看着飞狐和周长天说道:“飞狐,你先去左边那个岔路口观察一下,如果没什么异常的话再通知我,我们一起去林子步的别墅。我估计今晚不会就这么了事的。”

等飞狐下了车向左边岔路跑过去时,周长天才问:“松哥,你能肯定他们是跟踪林步的?如果真是跟踪的话,他们去了左边那条路是干什么呢?”

“呵呵,从刚才的情况看肯定是跟踪林步的。至于为什么突然要把车拐到左边路上去,我想只是怕被林步发现罢了或是在等同伙。”丁松笑道,望了望窗外,“等飞狐过来后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几分钟后飞狐从岔路口左边的那条路上跑了过来。进了车里后,也不管全身淋着水正往下滴的防雨服是否把车里弄湿了,关了车门笑道:“看来我们不是螳螂而是黄雀了,那车果然在路口三百米处停了下来,在路边的一个小树林边等着呢。”

“嗯,飞狐,我想我们最好赶在他们之前去林步的别墅附近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可能更好点。不如这样吧,我带着小周一道,我们三人快点过去,你看如何?天这么黑,外面又是这么大的雨,我两人速度放快点,那车里的人应该不会看到我们的。”丁松说道。

“好,就这样。”飞狐说完下了车,提起功力向林步别墅的方向纵跃而去。

“来,抓紧我的手臂,我们也去吧。”丁松当作没看见周长天两眼瞪圆了看着飞狐如一个黑点盘向林步别墅方向飘去,也没解释什么,下了车后打开车门,抓紧他的手也施展身法向前面飞去。

林步的别墅建在洛阳西郊一个小山岗的半腰上,最近的村庄离这里也有两公里左右。山岗的东面是离通往市区的公路,别墅离这公路约有八百米左右,山岗的南面和西面全是庄稼地,而北面却是一个方圆一百多亩的湖。如此地形,如果站在别墅的顶层阳台上,可以看到四周的景致,周围的环境更是一览无余。而别墅与公路有一条三米宽的柏油路,是当年和别墅一起修建的,路的两边种了两排约有两米多高的广玉兰树,由公路边一直通到别墅前。

丁松提着周长天在树枝上纵跃飞行着,不一会就到了林步的别墅前。此时飞狐已经到了别墅的围墙下,正在等着丁松呢。“我们到别墅后面的山岗上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吧,这样好观察周围的情况。”丁松对飞狐说道。因为担心别墅的房顶或阳台上有什么在监视周围的环境,所以丁松和飞狐这次没有施展轻功,而是丁松也放下了抓住周长天的手,三人猫着腰向山岗上奔去。选了一侏比较高的树,飞狐跃了上去,而丁松提着周长天的衣领也跃上了另一棵相邻的树头。“我知道你很惊讶,但现在没时间说那些没用的事,回头有什么你再问吧。”丁松对一脸震惊的周长天说道。也难怪周长天震惊了,刚才看到飞狐和丁松两人纵跃飞行着,这只有影视或小说中才会有的情景竟让他今晚亲眼看到了,能不吃惊嘛。

林步在回到别墅后,直接上了二楼的书房,而把“王爷”派来的两个便宜保镖留在了书房外面,跟他回来的华风集团的保镖以及在别墅的保镖一共二十几人却依旧按照前几天的职责划分范围各司其职地去了别墅的各个地方警戒。如果没什么应酬,林步一般回到别墅后大多是如此习惯的,先上网,然后过两、三个小时再洗澡睡觉。今天也把例外,林步进了书房后坐到电脑前开机上了网。他上网的主要内容一是上QQ,看看“王爷”有没有留言,然后打开自己的信箱看有没有什么来信;二是去各大网站转转,看看经济方面的信息,至于聊天,林步是很少很少的,除非真的无聊极了才随便进哪个聊天室去瞎扯一通。

在林步上网一个小时后,大约有二十个人左右的小队从别墅前面的那条两边种了白玉兰的路上贴着影影绰绰地向别墅跑了过来。到了别墅门前,众人站住了,跑在最前面的两人正是“杀手”和洪峰。

“兄弟们,今晚虽然下着大雨,里面的保镖可能会疏于防范,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大意了。大家全记住了下午我们定下来的各人的位置和任务了吧?好,我们现在就按计划行动。结束后我们再庆功大喝一顿。”洪峰低声对众人说完,手一挥,众人分东西南北方向各自散了开来,而洪峰和“杀手”两人则首先飞身上了西、南两面约四米高的围墙,跃下墙去。

林步别墅里的保镖此时除了“王爷”派来的两个便宜保镖外,加上他回来时候带过来的六个人一共是二十二个,其中有十个负责别墅大院,东南西北各两人,另两人负责四个方向的协调,而其他十二个人负责则别墅三个楼层,正好四个人一个楼层。当负责南面保卫的两个保镖穿着防雨衣,手上拿着枪正在离围墙五米左右的鹅软石铺就的路上进行例行巡视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咚”地一声响,两人急忙扭过头去,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听到一片“呼呼”风声中好象有一物向自己的头部袭来。刚想举起手中的冲锋枪扫射过去,却突然感觉一阵巨痛从颈上传来,随即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两颗头颅滚出两米多远,而倒在地上的两俱尸体的颈上却犹如喷泉般在往外冒着鲜血。

“把他们的枪给捡起来,以防我们的子弹不够。”洪峰站在两具尸体边对身旁的一个小弟说道。

当洪峰等人捡起两把尸体旁的冲锋枪正准备向两百米处的别墅攻去时,从别墅的三楼房顶一片探照灯的光芒却扫了过来,罩住了他们几人,洪峰刚想叫身边的几个人蹲下,却听别墅顶层方向传来一个喇叭的喊声“不好!大家注意了,有人袭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