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奇 第一章 新生 7、新的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


在于雪的悉心照料下,林云恢复得很快,过了三四天,林云已经可以勉强不再需要人搀扶着了,说话也慢慢变得清晰,而且眼睛也渐渐能睁开了,不过时间久一点仍有些酸痛。

让林云感到无比痛苦的是,自己的确失去了从七年前到现在几乎所有记忆,即使剩下一些零碎,也只有一个概念,没有任何细节。比如,他伯父的三儿子林建刚,就是那个辍窜他父亲来争他遗产的那个,本和他是同年,林云对他的记忆也只停留在自己上大学不久。那时他还是一个瘦瘦弱弱的15岁的小少年,现在却已长成一个身高180,一身横肉的青年了。还有其他许多事情,比如时间,前两天他还以为今年是2001年。一切的记忆都从七年前开始被硬生生掐断,所有最近的记忆都宛如天边的云彩一般,飘渺虚无,让林云苦恼无比。

小雪几乎每时每刻,都陪伴着他,跟他讲起他们以前的点点滴滴。虽然他努力的装出只是偶尔忘记了一部分,可他的神态,他对她拥抱的亲吻的不自然反映,还是没能瞒过这个心细的小姑娘:他已经完全把她忘记了,在他心中,她只是一个刚刚认识几天的陌生人而已。每天夜深人静,他熟睡后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她都抱着枕头低低的哭泣。

林云很快注意到了于雪的异样,小丫头早上醒来,一双大大的眼睛红红的,清秀的脸蛋神色无比憔悴。林云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个小丫头到底还是觉察到了。既然这样,那不如把一切都告诉她吧。小雪搀扶着林云慢慢走到一个小坡上,林云撑着坐在一块石头上,拉着小姑娘坐在他怀里。于雪怕他身体太虚,没敢坐实,半扎着马步。她自小练武,身体是极好的。林云感到有些好笑,又用劲拉了拉,笑道:“小雪,你这是干嘛呀,你还真以为我像玻璃一样,是易碎品呀。放心吧,就凭这几天我像猪一样的胃口,左右各坐一个美女也承受得住呀。”

林云刚刚清醒第二天,就感觉到了强烈的饿,喝了三大碗粥,犹觉不满足,缠着小雪还要,还说特想吃肉。小雪哪里敢让他刚好的病体吃那些东西啊,好说歹说就是不同意。林云自个儿没法动,只能强自压制住肠胃的强烈抗议。到了第四天,林云自个儿勉强能动了,趁着小雪暂时离开的一小会,偷偷溜到厨房里,抓起冰箱里的肉食就往嘴巴里送,冰冷的也管不了了。于雪从厕所回来,看到这一幕,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赶紧动手给热了一些饭菜,才解了林云的燃眉之急。这之后,林云每顿饭都敞开了肚子,胃口惊人,对肉食更是需求量奇大,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现在是个饭桶。

他真是自己的爱人呀,习惯,神情,个性,一点没变,就是这几天胃口太好了一点。于雪轻轻给了林云一粉拳,试着坐实了,“美的你,不要脸。”

林云环抱住了她,凑到小雪耳边,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唉,小雪,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了。”

于雪笑道:“不苦呢,老公,我们有好多好多美好的回忆。”

“唉,小雪,我知道你已经觉察到了。”林云轻轻的说道,“我这一次起死回生,以前很多事情都忘记了。说实话,我现在,只记得刚上大学一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认识你。”

小雪双肩一跨,静了一会儿,才低低的说道:“没事呢,老公,你能好起来,我好高兴。你不知道,当时我抱着你,明明感觉你身体没了体温……我都以为我们天人永隔了。想不到你竟然还能活过来,而且病也好了,我已经很满足了。”

林云抱得更紧了些,本想问问那时的事儿,不过想想,现在不是探讨那个问题的时候。他笑了笑,继续说道:“之后的事情,我也不是一点记忆也没有,比如,我隐约记得我念过博士,还出了国,最深刻的就是有一个最亲密最亲密的女生。可这些记忆,都只有一个概念,我怎么也想不起任何细节。我知道,那个最深刻记忆中的女生,肯定就是我的小雪了。”

于雪闻声动了动,言语中有些兴奋:“真的?”

林云吻了一下她的脖子,笑道:“当然是真的。我的小乖乖,今天晚上不会半夜抱着枕头哭鼻子了吧?”

于雪扭了扭身子,“谁哭鼻子啦,谁哭鼻子啦。”

她本坐在林云怀中,这一扭,软软的身子一下让林云某些部位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于雪正扭着,下体突然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她先是一惊,然后一喜,浑身燥热起来,再是一惊,像只受惊的小兔一样,一下从林云怀里窜起来,红扑扑的脸蛋,一对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林云。

林云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一声,严肃的说道:“嗯,这个问题,我们晚上再好好研究研究。”

于雪习惯性的“哦”了,待明白林云说的问题指的是什么之后,马上羞得低下了头,窜进林云怀里。

*

又呆了两天,林云的身体好多了。让林云自己都感到惊奇的是,他原本萎缩的四肢肌肉,生长得好快,才短短六天时间,竟然已经从皮包骨头,长得初具规模了,难怪他这几天食欲那么强烈,感情是肢体重生的需要啊,林云只希望它们别这么一直疯长,让自己变成一个怪物才好。林云现在的身板看起来虽然仍有些瘦弱,不过可比之前那副弱不禁风病恹恹的样子好多了,特别是眼睛,几天过去,林云双眼已经没了之前酸痛的感觉,一双大眼睛显得特别有神,按照小雪的说法,比以前更锐利,更好看了。

既然身体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林云想着,该给自己找份工作了。可真到想干这件事儿,林云才发现了问题所在。七年的记忆没了,也就是说,自己后来念硕士,念博士的经历都没了,自然,期间的学到的那些知识也不知哪里去了。就凭物理学本科一年级的水平,能干什么工作呀?林云把自己的苦恼跟于雪说了,于雪还不相信,“不可能吧?我来考一考你,看看真的假的。”

林云点点头,“好,那你问吧。”

于雪用手撑着下巴,首先问道:“你在清华拿到的博士学位,是哪一个方向的?”

林云仰着头,苦想了一下,摇摇头,“没映像了。”

“天哪,这你也能忘记,是量子物理学呀。”

“量子物理学?好像听说过。是研究基本粒子不确定性的吧?”

于雪舒了口气,笑道:“看看,你还是记得一些的嘛。”

林云苦笑,“我没上大学的时候就看过大学物理教材,这些基本概念记得与否有什么意义。你问几个博士研究的内容看看。”

于雪绕着屋子转了转,说道:“我是学经济的,你的研究我了解不多。不过你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方向是固体物理学,好像研究什么超导理论,能级理论,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你还记得吗?”

林云皱着眉头想了想,“这两个理论我倒是知道,可现在我能想到的也只剩下一个概念。我看这样,要不我上网去查查相关的论文,看看我能不能看懂。如果能看懂,那说明我学习经历虽然忘了,可知识还在。如果不能,那……”林云苦笑了一下,“小雪,你这个耶鲁大学的MBA就是娶了一个小本本……嗯,还是未毕业的。”

于雪笑了笑,挽起林云的手臂,“小本本怎么啦,我老公是神童,就算目不识丁,今后一样不会比别人差。”

林云伸出双手握住于雪的手,感叹的说道:“我林云何德何能,今生能遇上你,是我八辈子,不,是八十辈子修来的福气呀。”

*

林云回老家养病时,一些值钱的东西都带了回来,包括他还有小雪的笔记本。不过为了能好好照顾他,于雪并没有联通网络。林云直感叹,多好的小姑娘啊,据说自己一年半前就不能动,也不能说,也不知道她一个人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虽然网络不通,不过林云的笔记本中有非常多的他念博士期间的科技文献资料,根本不需要他去网络上找。

看着林云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小雪期待的问道:“怎么样,老公?”

林云正在阅览据说是自己的博士论文,他点点头,又摇摇头,“基本都能看懂,可……我为什么对此一点映像都没有呢?”

于雪闻言高兴起来,她从背后抱住林云,“我以前没事的时候看过记忆方面的书,老公你现在肯定是,知识并没有忘记,但联系这些知识的纽带给忘记了。嗯,用数据库来打比方说,就是那些数据都在,可搜索引擎出了点问题,所以你自己凭空想,什么都想不出来,但看到类似的东西,就可以回想起那些记忆深处,存在却缺乏相互联系的知识。这样的话,老公你只要多看看以前做过的那些工作,还有学过的那些教材以及文献资料,你大脑中的知识结构肯定就会慢慢恢复的。”

好呀,要是这样就太好了!总不成自己现在,又去重新参加高考,然后重新念大学再念博士吧。知识结构可以恢复,为什么那些经历,那些和小雪在一起六年多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就不能恢复呀?小雪已经把两人相识,相知,再到相爱每一个过程都巨细无遗的讲给自己听,可自己的大脑中,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苍天呀,你为什么要专门剥夺我这方面的记忆!

于雪在他身后继续仰着脑袋憧憬道:“老公,等你好了,就去北京找一份学术研究性质的工作,一边上班,一边慢慢恢复相关记忆。我也跟着你去北京,找一份工作,然后我们就结婚,生孩……嗯,过上小资阶级的生活。”

林云听着小雪自言自语,忍不住笑起来,“嗯,好,我们要生一个足球队,慢慢养。”

“去你的,你以为我是……哎呀,老公,你太坏了。”

林云哈哈笑起来,后背挨了几粉拳之后,林云握住小雪的手,问道:“对了小雪,你说我生病前,已经拿到两个博士学位,那我联系好工作了吗?是哪里呀?”

“有很多单位给你发来了聘请函件,不过你还没打定主意。”

“哦?在这里吗?给我看看。”

“在呢。”于雪在屋子里翻了一会儿,拿出老大一叠信封,“喏,都在这里。”

林云大概翻了翻,国外比国内的还多,有些得意,想不到当初自己挺吃香的嘛。“这个,现在国外那些单位是没法去啦,我的外语水平,现在估计连过四级都困难。国内的……”林云拿起一张聘请函,是清华大学发给他的,“要不就先联系一下母校吧。”

于雪笑了笑,脑袋傍着林云手臂,“老公你说了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