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二爷”林步从昨天上午开始直到现在,可以说是不爽快,不,应该说是非常的不爽快。当然,心情不好与这两天下着大雨的天气无关。在那个网络会议的第二天,也即昨天的上午,两个身材魁梧、不苟言笑、戴着大墨镜的光头男人身穿高档黑色西服来了华风集团公司,进了他的办公室后自我介绍说是“王爷”派来保护他的,并拿出了“王爷”的信物——上面雕刻一个黄色飞鹰的檀香木制成的香烟盒大小的牌子。林步当时就大吃一惊:我没有要求他派保镖过来保护我啊,再说我有自己的保镖队伍,干什么非要你保护。林步本是个聪明人,在惊讶过后,随即一想,感到非常的愤怒了。“王爷”如此安排,不外乎两个目的:一是怕林步被洪峰和“杀手”二人杀死,这样的话“王爷”就少了一大块经济来源了,对他的事业无疑是个沉重打击,两个大汉到华风集团来,肩负着保护的职责;二是怕林步对目前的形势害怕,万一逃之夭夭,那不说在道上对“王爷”的声誉是个打击,而且如果以后林步被抓那“王爷”自己也可能完全暴露的,虽然林步没见过他的真面目,但不能说公安根据林步提供的情况就查不出他的真正身份,这是两个大汉来此的第二个职责——监视监视林步,免得他有异心。“哼哼,可能他两人还接到了另一个命令,在我被人抓而不杀的情势下不要让我落入别人手中,把我给杀了呢。”想通了这一层,林步心里要说多气就有多气,如果可以翻脸的话他早就翻脸了,但他现在却不敢对“王爷”派来的这两个人有任何动作,他可是知道“千里无痕”的三个高手有两个去年被“王爷”的人是怎么收拾的。

本来林步也不知道那三个“千里无痕”的高手被谁给灭了两个,废了一个用来回去传话的。那天晚上他突然接到了“杀手”的电话,说“千里无痕”的三个高手前天来洛阳办什么事情,昨晚却被人给杀了两个,废了一个,问是不是他派人做的。林步当时莫名其妙,他连“千里无痕”这个组织的名字还是第一次听说呢。当下听了“杀手”的详细述说他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因为担心洛阳黑道上又出现了什么厉害人物而影响自己,所以他在挂断“杀手”的电话后立即在QQ上给“王爷”留了言,请他查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第二天他再上QQ时候,收到了“王爷”给他的留言,说是自己的三个人干的。当时他大吃一惊,因为从“杀手”的嘴里他知道“千里无痕”的那三个人都是真正的职业杀手,算得上真正的高手了。后来他问过“杀手”,以“杀手”的身手能否对付得了“千里无痕”的人?“杀手”坦率地承认可能对付得了一般的,至于高手那就说不定了。林步对“杀手”的身手是非常清楚的,听了他的话后从此就深深记住了,暗暗告诫自己以后除非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否则千万别背叛“王爷”;即使背叛或另开炉灶什么的,也要有万全之策才行。

华风集团有自己的食堂,而且味道还不错。但天天吃也有点厌食了,加上这两天心情确实不怎么样,所以今天下午林步没让食堂象往常一样送来两菜一汤,而是吩咐秘书去公司附近的一家酒店点了四个菜和两个汤,另外送了一瓶XO和一瓶茅台,叫来了董叔,在办公室里两人边吃边喝了起来。“王爷”派来的两个大汉,在办公室秘书呆的那个外间。这也是林步昨天坚持要求的,说自己这段时间深居简出,基本上除了回别墅睡觉,其他时间都是在公司里,而且还有好几十个保安在值班,有什么可以怕的呢,这才让那两个大汉呆在了外间秘书的办公室里。当然,林步也没忘立即让人把里外间办公室相隔的门给换成了隔音效果非常好的加强型钢化玻璃门。

“董叔,你说这叫什么事情?嗯,想我在道上也是鼎鼎大名的‘二爷’,如今却成了被人监护的对象了?”酒过三巡,林步红着脸说道。

“董事长,事到如今,能忍则忍吧。我们现在的处境只是暂时的哦。古人说‘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关过了就好了。”董叔劝慰道。

“不要叫我董事长,董叔,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们两人在的时候你叫我小步就成了。你和我父亲是拜把子,是看着我长大的。”林步说到这打了个饱嗝,接着道:“董叔,即使这次过去了,但难保以后不会出现同样的局面,那么我们还要继续由‘王爷’来保护吗?不行,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建立自己的队伍,找一帮高手过来。现在我们的手下虽然人数不少,但真正象‘杀手’这样身手的却没有啊。他妈的,这忘恩负义的家伙!”不自觉地提起了“杀手”,林步心里这个恨啊,真是白眼狼啊,自己当年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资助了他并让他加入了华风集团,一个月的薪水就是十万啊。

“董事长,哦,小步,呵呵,这,这么突然象小时候那样叫你还真不习惯呢。”董叔有点尴尬地笑了笑,“我想等过了这个关口后,我们必须要想办法从道上物色一些高手了,即使给他比‘杀手’还要高的月薪也可以,反正我们不却那点钱。不过,说到‘杀手’,小步……”董叔停了下来。

“嗯,董叔,怎么了?说下去,说下去……”林步见董叔话说到一半打住了,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怕说了你不爱听。”董叔低头去喝酒,茅台他可是非常喜欢喝的。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林步那么喜欢喝洋酒而对白酒却不喜欢,可能是早些年留洋读博士养成的习惯吧,反正洋酒那个味道他闻了都难受的。

“董叔,今天我们是谈心,更何况这么多年来我心里一直把你当真正的长辈看待的,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哪怕是骂我的话我也听得进去。”林步虽然把一瓶XO喝得没剩多少了,但却没一点醉态头,脑清醒地很。他知道这一关熬过去了,必须重新定位自己的事业,不能象以前一样只依附于“王爷”,否则永远不能独立起来,只能是“王爷”手里的棋子。

董叔低头又喝了两口酒,才抬起头来望着林步说道:“小步,无论如何,我是为你的事业着想的,既然你是真心想把事业做大,摆脱他的话,那我就说了。在对待‘杀手’的问题上,你后来是根本没把他当成一个朋友相处,而是当成了一般的公司员工了。虽然你曾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资助了他,而且在他进入华风集团后给他开的月薪也不低,但他也为你办了不少事情,有两次还差点送了命呢。在他刚进华风的时候,你确实把他当成朋友相处的,但后来时间长了你就不自觉地把他当公司下属了,很多时候即使有公司其他员工在场你也不给他脸面地训斥他。要知道他和一般人不同啊,在道上也算高手了,而且他们这样性情的人,心里是非常高傲的,只能哄着哦。更何况去年你带他陪客户去‘风月无边’喝酒唱歌的那次,在客户面前竟然因为他对一个舞女多看了两眼而当那么多人嘲笑他。小步,用人的学问大啊,否则你的事业很难做得象‘王爷’那般大哦。”

董叔的一番话把林步说楞住了,僵在那里足足有十分钟时间。“董叔,谢谢!度过了这一关以后,我一定会改掉这方面的缺点的。”林步脸上一副痛改前非的神情。

“小步,你能知错就改我就放心了。”见林步不仅不恼怒反而领会了自己的意思,董叔的两眼亮了起来,对林步今后的事业也大有信心了,暗下决心今后即使拼了这条老命也一定要全力帮他。

“嗯,董叔,那个帐户上的资金转移的怎么样了?”林步小声问道。

“转移了三分之一了,现在国家对资金流向方面非常重视,管理得很严,尤其是对转往境外的大笔资金。估计把当初说的那些资金全部转移出去大概还要两个星期。”董叔回答道。

“好吧,虽然慢了点,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嗯,酒快喝完了,我让人再送一瓶XO和一瓶茅台过来。”林步说着就要按传话器。

“呵呵,算了,回头喝酒的时间多着呢。再说现在外面正下着大雨,你等会还要回去呢。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喝完各自瓶中酒就结束吧。”董叔笑道。

“好吧,就依你。来,我们把最后这一点喝完吧。”林步把瓶中的酒倒进了玻璃杯中,朝董叔举了起来。

“好,干了!”董叔端起了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小步,今天我把话都给你说透了,我这半截身子已经埋入土里的人,这一辈子别无他求,只希望你的事业越做越大。”

“我知道,董叔。我父母死得早,我一直把你当成半个父亲看的,而你一生没有子女,这几十年来也一直把我当成儿子对待。度过了这一关口,我们就按刚才的计划去做。”林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两眼是一片狂热,“我就不信我这一辈子都只是别人的大马仔,不,我要建立自己的王国!”

“小步,我这一条老命今后就交给你了。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建立自己王国的那一天。”董叔说到这,看了看窗外越来越大的雨,“嗯,这雨是越下越大了,让司机送你回去吧。这几天情势危急,早点回去休息的好。”

“嗯,我知道。你下去叫司机在公司门口等我,我马上下来。只是身边多了两个讨厌的家伙,觉得不爽快而已。”林步说到这里,可能是已经定下了今后发展的大计了吧,心情稍微好转了起来,于是又笑了笑,“不过这样也好,反正这几天我是深居简出的,除了公司和别墅,哪儿也不去,他们两个跟屁虫跟着也没关系,便宜保镖啊。”

林步在两个便宜保镖一左一右的保护下出了电梯走到华风大厦的一楼大厅时,司机“二子”已经把他的专车开到了大楼门口等在那里了。而“二子”车的前后又各停了一辆黑色轿车,是林步自己的保镖。自从那晚和“王爷”、“风流帅哥”的网络会议结束后,林步就加强了保安力量,出门的时候必须是三辆车同行,另两辆车每个车里都坐着三位保镖和一个司机。

林步的三辆车刚刚离开华风大厦,向洛阳南郊林步的别墅驶去时,和华风大厦斜对面的一家已经关门的商店屋檐下一个看似在躲雨的行人,三十来岁的光头男人,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洪哥吗?狐狸已经离开大楼,沿着东湖大道向南驶去。估计是回他南郊的窝吧。”

“好的,我知道了。”光头男人的手机里传来洪峰的声音。

而在林步的三辆车离开华风大厦的时候,一辆停在华风大厦一百米左右距离的黑色普通牌照的轿车里,丁松对飞狐和周长天二人说道:“看这阵仗,林步最近肯定感觉到了什么,要不怎么下班也带这么多保镖呢?我们快跟上去,注意不能跟得太紧。”

(本人新书<<龙腾疯战>>已经发表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17970


.请一直支持偶的读者朋友们去点击、推荐、收藏,疯子谢谢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