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黑白大搏斗(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第二天中午王忠和丁松两人在国安局招待所吃完午饭回到宾馆房间里,坐下喝了一口水,准备休息一会就去市公安局找张开问一下对洪峰的搜查情况进展如何了。“咚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

“松子,这里的服务质量还真不错,服务员送水都很准时,你去开下门吧。”王忠躺在床上,两眼望着房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嗯”丁松应了一声向门口走去。把门开了,丁松也没看门外,转身就往回走。“别动,举起手来!”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而一只手枪也已经抵住了丁松的后脑勺上。

丁松无奈地举起双手向房里走去,嘴里问道:“哪路朋友,胆量还不小,竟敢到国安局行凶来了?”其实他是说给王忠听的。可等丁松

走到房里,丁松却发现王忠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外间的一张床上,正两眼看着他身后,手上既没拿枪,也没见有什么动作。念头急转之下,丁松身体突然往前一倒,随手一掌劈向身后。

“哎喲!”身后的人猝不及防之下被丁松一掌劈在了胳膊上,疼得叫了起来。

“哈哈,导火线,我猜也是你小子弄的鬼,不过还真把我吓了一跳,这是对你的惩罚。”丁松已经站了起来,向身后看去。一个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国字脸,身材魁梧,一头长发的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正朝他吱牙裂嘴地做着鬼脸呢,正是导火线。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人,一个娃娃脸,身高一米七左右,叫飞狐;一个长脸,身高一米八左右,叫夜猫。

“哼哼,全是忠哥帮你,你刚才肯定见忠哥只是看着身后而没一点反应,大概就猜测到是我们几个了,否则刚才你敢往前扑吗?”导火线嘟着嘴,走到房间里面的一张床上坐了下来。

导火线、飞狐、夜猫三人隶属于国安部国内行动处,在国安部里也属于超级特工了。他们三人都是国内行动处“自由行动”小组的人,是十五年前王长亮从全国各地的少年武校挑选出来进入国安部特别培训的。当时王长亮从三万少年中初步挑选了三百人,而经过一年的训练淘汰最后进入“自由行动”小组的只有三十人,被选中的少年在同龄人中真正算得上千里挑一了。因为这些少年有武术功底,所以在进入“自由行动”小组后,不仅接受了国安特工必备知识的训练和一些项目的强化训练,而且王长亮请来了一些全国各地各派别的武术大师对他们进行了各门派武功的学习,同时考虑到“自由行动”小组的主要职责是应对国内的情况,维护国内的安全,同时又是国内行动处的拳头力量,对付的是一般特工难以处理的复杂情况,在对他们进行了中华国历史知识的强化培训和各地风土人情知识的强化培训后,又不断地训练他们对现实社会中人性的认识和在复杂局面中如何应对的能力。因为处理的主要是国内比较棘手而复杂的情况,所以从安全考虑,“自由行动”小组的人即使在国安部内部也不称呼姓名的,而只是称呼外号或代号,时间一长,即使国安部的人对他们的真实姓名有时候还真地想不起来了。

“呵呵,导火线,你们来的还蛮快的嘛。你小子,刚才对松子那一声断喝可把我也吓了一大跳。”王忠笑着说。

“松子的胆量听说变大了不少,所以我们三人来这里后就决定试试看,哪知道,哪知道松子的胆量果然变大了不少,让他举手他就举起来了。”导火线一本正经地说道,全然不顾王忠、飞狐、夜猫三人已经笑得歪在了床上,而丁松站在一旁却气得脸色通红。

“好了,好了,你这小子除了行动的时候没看你正经过。”王忠制止住了大家的继续玩闹,“松子,把这里发生的情况和他们三个说一遍,然后我们几个分工一下。”丁松于是从来洛阳洪峰一事情说起,一直说到昨天把林冰和黄海两人密捕审讯后的情况。

“嗯,忠哥,如此看来,洛阳的水还真深啊,黑道的势力也确实庞大。我们目前虽然几条线在同时动作,但目前只有两点是最关键的,一是抓住洪峰,进而查出谁是‘二爷’;二是查出谁是‘二爷’,然后循着线索去抓洪峰。”导火线再也没了刚才的嘻嘻哈哈,而是非常严肃地分析着“目前我们不知道洪峰在哪儿,而且依我们这几个人找洪峰那无异于大海捞针,反而耽误了时间,我想这个事还是以市局张开他们为主,毕竟他们人手比我们多,而且对洛阳的情况比我们更熟悉,行动也方便些。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们几个目前的工作重点就是根据现在掌握的线索去查找谁是‘二爷’了。纳入视野的一个是华风集团的林步,另一个就是这个孙子成了。我来这前1号已让我通知你们,部里的经济专家明天上午会到达洛阳的,虽然我们还不知道林步当年的门市部是怎么在一年多内资产翻两翻的,但这与我们对他的监视没有太大关系,我们可以边监视他边由部里来的专家对他当年起家的门市部进行秘密调查。”

“呵呵,看不出来,你小子这几年有不少长进啊。”王忠夸道。别看导火线身材魁梧,给人一种粗犷男人的印象,但实际上却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嗯,导火线,你这几年确实大有长进哦,真要对你刮目相看了。”丁松朝导火线上下打量着。

“呵呵,两位领导,别这么夸我,我这人脸皮薄经受不住别人表扬的。”导火线笑道。“对了,忠哥,姑且不问孙子成是不是那个‘二爷’或是那个暗中设计当年洛阳三大黑帮火拼进而覆没的枭雄,但孙子成是个身在白道却是个黑道人物这一点已经确凿无疑了。在没有洪峰的消息前,我想我们几人是不是做一下分工,你坐镇指挥协调,我们其他四人分成两个小组,对孙子成和林步同时开始进行秘密侦察?”

“可以,我看这个方案可行。”丁松点头赞同,而导火线、飞狐、夜猫三人也点头认可。

“好,你的方案基本可行。如果对林步和孙子成的侦察,人多了反而不利于方便行事,我们也必须抓紧对洪峰的搜捕。我看这样吧,让柳建他们撤出对请风公司和华风集团的侦察,而把周长天、郑义两人抽调到到你们两个小组去,柳建和国安局的其他人充实到搜查洪峰的小队去。我来打电话和张开说一声。”王忠说到这,顿了顿,接着道:“对了,你们三人还没安排房间住下来吧?我来打电话给孙局长,让他安排一下。”

“啊?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导火线从床上站了起来,哭丧着脸“我们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别说安排房间住,连饭都还没吃呢。”导火线此时见正事已经谈完,又恢复了他嘻嘻哈哈的面目。

“哦,那你出去自己解决吧,反正你小子去年打赌还欠我三十元,我不要了,就当我请你吃一顿好了。”丁松在一旁不阴不阳的说。

“你,你,你……”这下轮到导火线气得满脸通红了。什么人啊,他平时抽一包烟都要五十元,现在居然说什么打赌的事情了,记得自己去年和他打赌的时候虽然输了一次,但后来又赌了一次,自己赢了,应该两相抵消了啊。

***************

***************

王忠、丁松、导火线他们在国安局招待所里正讨论分工的问题时,离市区八十多公里的洛阳北郊一个农村的二层楼的普通民居里,一个满脸络腮胡,皮肤黝黑,身高一米八左右,身穿黑色西服的魁梧男人正和一个棕色皮肤,前额很宽,两眼深陷、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披肩长发的男人坐在一个房间里喝茶,在这十一月的冬天,后者竟然只穿了一块裤头和背心。

“兄弟,这两天我派了几个弟出去打探了一下,发觉林步这几天好象有所警觉,深居简出的,即使出门也至少带七八个保镖在身边。是不是我们再等两天时间动手?”披肩长发的男人端起沙发前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后,对穿西服的男人问道。

满脸络腮胡,身穿西服的男人笑了起来,“呵呵,亏兄弟你还是洛阳黑道上鼎鼎大名的四大人物‘杀手’呢,竟然怕了林步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他有七八个保镖又怎么样?别说你我手里的小弟了,就是凭你我两人的身手对付那七八个保镖足足有余啊,我洪峰虽然这些年很少出手了,但一身功夫可没落下哦。”

原来他们就是洛阳黑白两道正在抓紧搜查而没有下落的洪峰和“杀手”两人。

“呵呵,兄弟,你看我是那种怕死的人吗?如果这样也不可能在道上闯下‘杀手’的名声了。林步倒不足挂齿,我是担心林步可能把这事情和‘王爷’说了,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王爷’可能派了人在时刻保护着林步。你不知道‘王爷’这人的厉害,虽然现在我也没见过他的面,但这么多年来我根本还没见过能斗得过他的人。此人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是个真正的枭雄。”“杀手”说到这,两眼看着窗外,好象想起了什么。过了半晌,他才转过头望着洪峰问道:“你听过‘千里无痕’这个组织吧?”

“什么?‘千里无痕’?当然听说过,道上相传,是最近百年来我中华国最厉害的杀手组织。好象在一百多年前就存在了,而且只要是他们接手的生意,听说就从没失过手。听说现任的领导者‘杀灭’是‘千里无痕’百年来最出色的头,而且本身也是一身功夫。难道‘王爷’和他们也有联系或者是他们的人?”洪峰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杀手”好象早已料到了洪峰会如此反应似的,脸上根本没觉得什么经验,淡淡地说道:“这个组织的厉害之处远非你可以想象的,但他们去年有三个人来洛阳办事的时候,‘王爷’立即派了三个人把两个人给灭了,另一个人给打成了终生残废,说他们不懂规矩,来洛阳办事也不先打个招呼。你该知道‘千里无痕’的人没一个是弱角色,他们来了三个人,‘王爷’也只派了三个人过去的。事情过去一年多了,也没听说过‘千里无痕’的人来报复的。从这件事情上你可以想象‘王爷’是怎样的一个厉害角色了。”

“哦,这样……”洪峰沉吟着,在房间里来回踱起步来。在房间里踱了几个来回,洪峰停下来,望着“杀手”道:“以你这么多年对‘王爷’的了解,你以为他会派人手保护林步吗?”

“杀手”考虑了半天,才说:“这个就不好判断了。虽然‘二爷’林步是‘王爷’最早接收的人,比‘流氓帅哥’还早,但大都是利益关系,是为了赚钱和野心而结合到一起的,不象我们是生死战友的兄弟关系。而且‘王爷’的行事让人很难以测度,他是否会派人保护林步真的不好猜测啊。”

“假如有‘王爷’派的人保护他的话,如果我们两人去袭击林步,以你看,觉得有几成把握?”洪峰问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杀手”想了半天,终于说道:“我不知道,真的。‘王爷’的直系下属到底有哪些人,身手如何我没见识过。但从去年‘千里无痕’的三人被‘王爷’派的三个人给废了看,如果‘王爷’只派了两个人,我想我两人用偷袭的方法肯定会成功的。如果林步身边的七、八个人全是‘王爷’派的人,那我们毫无成功的希望,而且肯定没有身还的希望的。”

“如果带几个小弟过去的话,那可能会好些,至少会造成一时的混乱,那样的话我们就容易得手了。兄弟,雷帮主救了我的命,没有他我在二十年前就死了,而且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也是他资助了我,否则我也走不到今天。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这个仇我非报不可!”洪峰说到这里,走上前握住了“杀手”的双手:“兄弟,我们是生死战友,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害了雷帮主的是林步呢,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但我也不能让你冒险。这样吧,明天我带二十几个兄弟去林步的别墅,你在门外接应我。万一我失败了,你就赶紧撤退,远走高飞,回头再给我报仇。”

“不行。没有雷天当年救了你,你现在早没了,同样的,如果当年你没救我的话,我也早没了。我这多活了十几年全是你给的,所以明天我两人一起杀进去!”“杀手”两眼定定地看着洪峰,神情无比坚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