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部队后山的一个密林深处,有几位身着迷彩服的身影在忙碌着,不时的紧张四处张望,不时的传出牙具缸的碰撞声,大口地吃着烧鸡和猪头肉,这就是我的生日宴会。违反了军纪喝酒很不应该,当时我们也是忙里偷闲借生日之名放松一下,解决肚子馋的问题改善一下伙食吗,那一天大家都很高兴谈着今后的理想,说起家乡的趣事......时间流淌着战友的感情却在加深着。那一天我很开心,过了一个即紧张刺激,又随时被纠察队纠住可能的难忘生日。现在猪头肉和烧鸡再也吃不出当年那种味道了,昔日的战友你们还好吗?你们可知道那一天是我最开心最有意义的一次生日吗.

本文内容于 2008-8-24 19:30:00 被sdzzzhl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