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 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矣

[蓝剑原创] 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千古诤臣魏徵的画像


魏徵(580年-643年),字玄成。唐巨鹿曲城(今河北晋州市,又说河北馆陶市)人。曾任谏议大夫、左光禄大夫,封郑国公,以直谏敢言著称。其实,魏徵不仅仅是一个直谏的诤臣,还是一个高明的政治家,一个功勋卓著的历史学家,一个有着民本思想的思想家和文采斐然的文学家。

一、敢于直谏、擅于直谏的大臣

《旧唐书》载:太宗新即位,励精政道,数引徵入卧内,访以得失。徵雅有经国之才,性又抗直,无所屈挠。太宗与之言,未尝不欣然纳受。徵亦喜逢知己之主,思竭其用,知无不言。太宗尝劳之曰:“卿所陈谏,前后二百余事,非卿至诚奉国,何能若是?”在这里史书认为是李世民感念魏徵至诚奉国,认为他所直谏的两百多件事情都是一心为国,没有谋求私利,是为敢于直谏,加上一代明君李世民能够察纳雅言,所以君臣相得益彰。可是很多人都忽略了这段记载中的几个字:“太宗与之言,未尝不欣然纳受。”这个“欣然”两个字是大有讲究的。为什么?因为魏徵不仅仅敢于直谏,而且擅于直谏。

按理来说,魏徵属于前太子的旧臣,理应更加循规蹈矩,唯唯诺诺才是,可是魏徵却一再覆皇帝的逆鳞,而且皇帝还不敢处罚他,就在于他擅于谏议。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良臣和忠臣的论辩。

有一次,有大臣举报魏徵有偏袒自己的亲戚(这里的亲戚也有人翻译为皇亲国戚),皇帝派温彦博去调查,温彦博调查后发现不存在这样的事情,但是仍然还向皇帝建议,魏徵作为大臣,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即使他的行为是出于公心而不是谋求私利,他也应该收敛一些。皇帝告诉魏徵这个意见后,几天后魏徵进宫反驳: 皇帝和臣子本来就应该在道义上是一体的。如果我们每个人走刻意注意自己的个人影响,而不是关注大意,这样的国家的兴旺很难预料呢?太宗皇帝毕竟是明君,立刻道歉说:“我现在后悔说那个话了。”

在这里魏徵是用大义和邦国的兴旺来大动皇帝的心。紧接着的对话则是历史上有名的“良臣”与“忠臣”之辩。魏徵继续对皇帝说:“我希望皇帝能让我做良臣,而不是忠臣。”皇帝当然被引起了兴趣,就追问,“能不能请你给我解释一下良臣和忠臣直谏的区别呢?”魏徵举例说明了历史上一些良臣和忠臣,并解释说:“所谓良臣即使能使自己得到好的名声,而且君王也能得到称赞,并且自己子孙福寿绵长,传之永远的臣子;而忠臣就是因为直谏而被君王杀死,君王自己也在历史上留下不好名声,并且邦国因此而丧失的臣子。良臣和忠臣之间的区别很明显啊!”其实这里的良臣和忠臣都是一心为家国而直谏君王的人。当然不能包括宋朝和明朝历史上那里故意以直谏来激怒君王而成全自己名声的腐儒们。从这段对话中也能看出魏徵驾驭语言的能力,明明良臣和忠臣是一类人,只是他们遇到的君王不同而有不同的结局,因此才有良臣和忠臣的分野。但是,这个区别和影响,以及因此而带来的结果,当然会让君王倾向于使大臣成为良臣而不是忠臣了。李世民当然欣欣然要立志做明君,要让魏徵做良臣而不是忠臣了。

与这个故事相对的就是他的“明君”和“暗君”的故事。他告诫皇帝: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魏徵直谏到了最后,连李世民都害怕他。有一次,李世民正在玩鸟,看到魏徵来了就赶紧将鸟藏在怀中。魏徵估计拖时间和皇帝说话,结果因为捂的时间过长,鸟被闷死了。

历史留下了他铮铮直谏的美名,也留下了君王察纳雅言的故事。直谏而且还能得善终,魏徵这个估计也是历史上的奇迹。至少前面没有见到古人,后面到现在也没有见到来者啊。


二.高明的政治家

魏徵的高明首先当然在于他能够认清君和民的关系。一般论者都喜欢引用《尚书》中的“民惟邦本,本固邦宁”来阐述魏徵的民本思想。因为魏徵在其谏太宗《十渐不克终疏》中直接引用了《尚书》里面的这句话来劝诫太宗皇帝:昔子贡问理人于孔子,孔子曰:“懔乎,若朽索之驭六马。”子贡曰:“何其畏哉?”子曰:“不以道导之,则吾仇也,若何其无畏?”故《书》曰:“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为人上者,奈何不敬?陛下贞观之始,视人如伤,恤其勤劳,爱民犹子,每存简约,无所营为。顷年以来,意在奢纵,忽忘卑俭,轻用人力,乃云:“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自古以来,未有由百姓逸乐而致倾败者也,何有逆畏其骄逸而故欲劳役者哉?恐非兴邦之至言,岂安人之长算?此其渐不克终二也。大意是,陛下在贞观初年间都还能知道爱护百姓,关心他们,现在却动不动就开始大兴土木,奢侈娇纵,无端役使百姓,还为自己辩解说:老百姓如果无所事事的话,就容易产生娇纵的情绪,要让他们多多劳役才能让他们温顺而听话呢。但是,陛下你想一想,自古以来,哪里有百姓安居乐业而国家衰亡了的呢?哪里有为了役使百姓而役使百姓的呢?

贞观之治的初年,太宗可以说是第一个身体力行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民本思想的封建君王。他本人就曾经说过:“凡事皆须务本。国以人为本,人以衣食为本。” “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能载舟,水能覆舟。”这句话本来是荀子说的,但是大家都以为是唐太宗说的,这也能说明,唐太宗反思前朝兴衰的历史原因时十分重视“民为邦本”。这种民本思想和魏徵等大臣的始终如一的倡导也是分不开的。

当时有大臣提议封禅泰山,这个绝对是宣扬皇帝文治武功的一个很好的途径。但是魏徵依然反对。连皇帝都很生气。皇帝质问他:“请你详细给我说说你反对的理由。是我是功劳不够大吗?是我的品德不高吗?是我国家的边境不安宁吗?是我治下的四夷没有臣服吗?还是是上天没有给我祥瑞?我的王朝每年百姓都没有丰收吗?为什么啊,为什么?你说说原因?”估计这次皇帝是真的生气了,连用了几个排比句来质问魏徵。魏徵说,“陛下功则高矣,而民未怀惠;德虽厚矣,而泽未滂流;诸夏虽安,未足以供事;远夷慕义,无以供其求;符瑞虽臻,罗犹密;积岁丰稔,仓廪尚虚,此臣所以窃谓未可。”这些空洞的大道理我就不说了,魏徵说:“我来给以人为例子你打个比方吧。现在有个生病10年的人,已经治愈了。但是他还是很虚弱,只是剩下皮和骨头,如果你要他背着一石米,一天要他行100里路,肯定是不行的。隋朝之乱,那里只相当于10年的病呢?陛下你就是良医,弊端已经革除,但是国家的基础还是不能很充实。如果这个时候去封禅的话,我会觉得有些不妥的。而且陛下你东行到泰山,每个小的邦国的人都知道了,就是沿途莽荒之地的老百姓都要开看这个盛大的活动。那些沿途人际稀少的地方,道路难行,交通不发达,经济也不发达啊,你难道希望四夷的人看到我们这种不发达的情况而回家去笑话我们吗?而且你这个东行要花费多少费用啊,还会让老百姓疲于奔命,国家劳命伤财啊。如果遇到天灾的话,更是会让一些无知的人来议论啊。到时候就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理解的,恐怕全国的人们都会议论纷纷啊。”皇帝听了就打消了到泰山封禅的想法。

魏徵所反对的就是扰民而伤害国家根本的一些好大喜功行为,这个在今天也是有实际意义的。

三、创业、守业孰难?

这个千古诤臣魏徵和一代贤相房玄龄之间的争论。太宗皇帝问:守业难还是创业难?房玄龄因为跟随皇帝打江山,知道其中的苦楚和艰难,遂答:“方时草昧,群雄竞逐,攻破乃降,战胜乃克,创业则难。”魏徵曰:“王者之兴,必乘衰乱,覆昏暴,殆天授人与者。既得天下,则安于骄逸。人欲静,徭役毒之;世方敝,裒刻穷之。国繇此衰,则守文为难。”帝曰:“玄龄从我定天下,冒百死,遇一生,见创业之难。徵与我安天下,畏富贵则骄,骄则怠,怠则亡,见守文之不为易。然创业之不易,既往矣;守文之难,方与公等慎之。”其实这个是个千古难题,到现在都还在争论。只不过当时认为守成难有现实意义。首先,魏徵的回答有回避问题的嫌疑。因为问题是创业难还是守成难?魏徵的回答是对创业成功的人说的,他说,一个朝代或者一个君王的新兴,都是在因为前朝的弊端积重,而且君王昏聩,天下人都开始造反,而最终天下都归于有德之人。这样来说,他们得天命也是上天注定的,因此,他认为创业不难。要说创业不难,请让魏徵去问问当时隋末其他逐鹿中原的群雄们,问问他们创业难不难?

只有走过之后才觉得自己所走过的路还算平坦,这个是人的回忆误差吧了,或者说选择性回忆。只是魏徵的这个回答很能激发君王更加励精图治、奋发图强的斗志,告诫了君臣都不要躺在功劳簿上弹冠相庆,而应该继续保持戒骄戒躁的心态,保持创业时如履薄冰的心态去开创大唐王朝的美好明天。

不管怎么说,魏徵还是一个千古诤臣,一个奉命主持编写的《隋书》、《周书》、《梁书》、《陕书》、《齐书》(时称五代史)等的史学家,历时七年,全部完稿。其中《隋书》的序论、《梁书》、《陈书》和《齐书》的总论都是魏徵所撰写。魏徵作为政治家和文学家还留下了谏太宗《十渐不克终疏》和诸多负有哲理和睿智的名言。

《旧唐书》的作者评价魏徵说,智者不谏,谏或不智。智者尽言,国家之利。魏徵这个千古诤臣象一个耀眼的星星照亮了初唐的天空。



注:题目来源:魏徵病逝家中。太宗亲临吊唁,痛哭失声,并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我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镜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