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5: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5:00之前。

“我想去厕所。”刘庆似乎还是没睡醒的样子。

“我自己不敢去,你能陪我去吗?”

舒梁的头皮有些发麻,不知道为什么,刘庆应该算是自己的战友了吧,就算不能说是战友,在这几天,也是一起为一件事而努力的朋友了,可是刘庆的这个问题,却让舒梁浑身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我自己不敢去,你能陪我去吗?”

刘庆又重复了一次,这一次的话,更加显得其中有什么目的了。

“。。。。。。”舒梁没有回答。

。。。。。。

舒梁看着政委,因为他刚刚还在和政委说到刘庆有些不对劲呢,他渴望政委告诉他答案,或者选择。

政委知道舒梁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他看着舒梁,微微的用眼神告诉舒梁,没什么,你去吧。

舒梁也感受到了来自于政委的眼神,但是他还是对刘庆的要求有些恐慌。

本来就是一个去厕所的一件事,但是此时此刻,却成为了僵持在办公室里的一件很难以抉择的事情,屋子里很尴尬。

“舒梁,你怎么了?”刘庆问着舒梁。

“哦?啊?我没什么!”

“政委,您去厕所吗?”刘庆又在问政委。

政委摇了摇头说:“你去吧!我不去。”

刘庆转身之前,拍了一下舒梁。舒梁看到刘庆临转身时的样子了,那个表情总让人觉得他这么一出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似的。

“舒梁,你跟我一起去吧。”刘庆说这句话的时候,这次没有转过身来,只是一直想办公室门口走去,低着头向身后的舒梁说道。

“哦!”

舒梁跟上去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政委,政委给他的答案,是一个深深的点头。

舒梁和刘庆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办公室,舒梁临出去的时候,特意把办公室的门没有关闭上,而是留下了一道很宽的门缝。

政委也跟了上去,他站在门框的位置,向走廊看去,两条很长很长的影子出现在门外的地面上,舒梁的那一条影子,显得格外的不安。

。。。。。。

门外。

走廊里。

夜已经深了,海淀分局的大楼里,一定还有很多人在值班,在忙碌着,但是,在三层的走廊里,却什么人都没有了。舒梁靠在三层男卫生间的门框上,不停的回头看着卫生间里的情况,又不断的向走廊上张望着。

走廊里的灯光和那个没有人的世界里差不多,没有感觉到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地方,远处,政委的办公室门开着,有灯光照射出来,把门口的地方照的比走廊其他部分要亮不少。舒梁也就是一直在盯着那个位置看。

刘庆在卫生间里面不知道完事没有完事,滴滴答答的声音没完没了。

“舒梁?舒梁?”刘庆的声音,他在叫舒梁。

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刘庆的声音显得很紧张。

“什么?”舒梁回答着。

“舒梁,你来看!”刘庆的声音有些低沉,紧张不见了。

“看什么?”舒梁的声音倒是显得紧张了。

“你来看卫生间的镜子。”刘庆的话音十分平缓,就像平时开玩笑似的。

舒梁一听到“卫生间的镜子”这几个字,心里一下子就狂乱的跳动起来,这种躁动不安很久没有过了,其实也不是很久,上次像这样,还是前几天在自己家里呢。

“镜子怎么了?”舒梁没有回头,他有些害怕了。

“我动不了了,你来啊!”刘庆的声音再次显得慌张了。

“刘庆!”舒梁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他只好叫了一声刘庆。

“舒梁!这个镜子和你家的镜子!一样了!”刘庆的声音很大了,但是舒梁却从他的声音里听出来了真实,刘庆害怕的声音不像是在骗人,舒梁又感觉到刘庆是和自己一样的人,他回过了头,看到了刘庆。

卫生间是一个里外间,一进门是两个分别打开的门,左边的是女卫生间,右边的是男卫生间。男卫生间里还是个里外间,外间是洗手池,里间的厕位。刘庆僵硬的站在外间的洗手池前,舒梁看着刘庆的侧脸,他显得十分的紧张,双腿微曲,在不停的颤抖,表情很夸张的在表达着自己的恐惧。

舒梁想起来了在自己家的时候,卫生间的镜子里幻化出了那些恐怖的东西,还有从镜子里伸出来的手,也想起来刘庆和自己一起死死的抓住卫生间的门把手,里面则有另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在和他们较量着。

此时,刘庆的状况很不好,也许是这几天的经历使得刘庆慢慢的失去了很多的自信,反正这个时候的刘庆不再像那天在舒梁家那样的勇敢了。

“舒梁,快来啊!”刘庆的声音几乎是哀求了。

舒梁这一次没有过多的想什么,而是一个箭步直接蹿进了男卫生间,一下子抓住了刘庆,他要把刘庆拽出去,尽快逃离镜子里的恐怖。

可是当舒梁到了洗手池前的时候,他看到了镜子里,舒梁恍惚了。

。。。。。。

刘庆站得很使劲,舒梁拽了一下没有拽动,双腿仍然颤抖着。

而对面的镜子里,舒梁看到的却是一面非常正常的镜子,它如实的反应出了外面真实的环境,暖色的白炽灯照的卫生间里的光线还是十分明亮的,惊恐的刘庆,还有看着刘庆感觉十分茫然的舒梁,还有他们俩身后的墙面,甚至连一丝表情的变化也逃不过镜子。

这是一面再正常不过的镜子了,舒梁甚至产生了这是自己见过的最诚实的镜子这一想法,但是刘庆却面对着自己的影像露出无比恐惧的表情。

“刘庆!刘庆!这里很正常啊!”舒梁提醒着刘庆。

“什么?你看不到吗?”刘庆似乎也对舒梁的无动于衷感到万分的不理解。

“我什么也看不到啊,这镜子很正常啊!”

“天啊!这是什么啊!”刘庆的表情非常难看。

“刘庆,我们快回办公室吧!”舒梁拼命的拖拽着刘庆。

“我不走,我不能走,我要看完!”刘庆的样子仿佛在观看着一部超级精彩,情节引人入迷的恐怖大片似的。

舒梁又拽了刘庆几下,刘庆很坚决的不走,怎么拽也拽不走他。舒梁索性就放弃了努力,看着刘庆,看着镜子,看着门外,看着窗户。

刘庆的表情偶尔会出现变化,他有时候还会偷偷的看舒梁一眼,他起初不相信舒梁看不到,而后他发现舒梁真的像看不到似的,接下来,刘庆的脸上甚至出现了笑容,舒梁看到之后,感觉这笑容有些邪恶,而且这笑容似曾相识的样子,就是记不清什么时候见过了,但是舒梁的感觉很不好,脸颊上出现了汗珠子。

。。。。。。

政委一个人在办公室,在门框那看着舒梁和刘庆一起在走廊里走向了卫生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政委似乎很警觉的回了一下头,他看着办公室里,仿佛办公室里有什么动静似的,可是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

忽然,政委看到了桌子上有两个本子不属于自己,他转过了身,慢慢的走向了办公桌。

。。。。。。

舒梁想起了殷月给自己的两个本还放在政委的办公桌上,他好像是要丢掉最宝贵的东西似的,一脸焦急的表情。并不是担心政委看到,而是害怕政委没有在烛光下打开本,那两个本会消失的。

舒梁拽了一下刘庆说:“我得马上回去,你快走啊!”

刘庆根本就拽不动,舒梁放弃了刘庆,扭头跑向了办公室。

楼道里立即传来了急速奔跑的声音,政委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奔跑声也吓了一跳,他已经走到了办公桌前,僵硬的站在了那里,目光紧紧的盯住了没有关闭的门,似乎是等待什么出现。

。。。。。。

舒梁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门口,政委看到只有舒梁一个人站在那里,第一个问题就是:

“刘庆呢?”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