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少年民族英雄夏完淳(1631—1647年),字存古,乳名端哥,别号小隐。他虽然只活了十七岁,却参加了如火如荼的抗清斗争,表现了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留下了震古铄今的爱国诗篇。

满清入关后,江南的士人不甘受满清的血腥统治,纷纷举起抗清的义旗。松江(在今上海市)有一批读书人在夏允彝和陈子龙的带领下也开始了反清斗争。夏克彝有个年才十五岁的儿子叫夏完淳,又是陈子龙的学生。夏完淳自小就读了不少书籍,能诗善文,在他的父亲、老师影响下,也参加了斗争。

清兵屠嘉定的消息传到松江(今上海松江)华亭,当地很有些名望的读书人夏允彝特地写了篇祭文。夏允彝曾与一批爱国的知识分子组织过几社,跟南京的复社一样,继承东林党人关心国事的精神,反对阉党余孽。南明弘光政权灭亡后,他与陈子龙一道,参加抗清斗争。大明吴淞府总兵官吴志葵是他的学生,曾邀请他到军中作参谋。

夏允彝的儿子夏完淳,是个天资聪慧的孩子,在他父亲与老师陈子龙的指导下,五岁就能讲述《论语》,九岁时就写过一部诗集《代乳集》,是当地有名的神童。

清军占领苏州和杭州后,企图拉拢夏允彝出去做官,被夏允彝严词拒绝。父亲的民族精神和坚贞气节,深深地影响了夏完淳。

清军的屠杀暴行,激怒着江南的人民,夏允彝要坚持抗清,组织义兵攻打被清军占领的松江城,并叫人去说服大明吴淞府总兵官吴志葵发兵来协助。夏完淳跟着义军出征,当时他十五岁,结婚才几天,就告别了新婚的妻子,上了战场。

攻打苏州的战斗,起先还比较顺利,义军打进了城。但是吴志葵的援军却迟迟不到,结果被城里反扑的清军战败。这时,吴志葵的人马才开到,见此情形,便率兵撤退。

夏完淳跟着他父亲和陈子龙冲出清军的包围,逃到乡下隐蔽起来。清军到处搜捕他们父子。夏允彝见山河破碎,而自己一个读书人,无力回天,悲愤异常,又不愿称臣满清,决定自杀殉国。他给儿子留下一份遗嘱,嘱咐他继承遗志,坚持抗清,永远不要做清朝的官,然后向北方明朝皇宫紫禁城崇祯帝殉国方向三拜后就投河自杀殉国了。

父亲的牺牲使夏完淳无限悲痛,也更激发了他抗清的斗志。他和老师陈子龙听说太湖一带活跃着一支抗清义军,是吴日升领导的,就去参加了义军,并变卖自家的全部财产,献给义军作军饷,还当了义军的参谋,负责制定作战计划。夏完淳还写了篇奏章,派人到绍兴去呈给南明鲁王,与绍兴的抗清义军取得联络。南明鲁王听说上书的人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文章写得这样慷慨而激动人心,非常高兴,封给他一个中书舍人的官职。

吴日升水军利用太湖的万顷碧波,来无影,去无踪,神出鬼没地打击清军。但由于叛徒告密,吴日升最后失败了。

一年后,陈子龙打了一次败仗,被清军抓住,也壮烈牺牲了。不久,夏完淳写给南明鲁王的一封奏折,被清军查获。几天后,清军突然闯进夏家,把夏完淳抓去,押解到南京。

审讯夏完淳的是洪承畴,这个洪承畴是在明金松山战役失败后,投降了满清的原明朝大官,虽然听说夏完淳是名闻江南的神童,想用软化的手段使夏完淳屈服。他问夏完淳说:“听说你给南明鲁王写过奏章,有这事吗?”夏完淳昂着头回答:“正是我的手笔。”,就说:“你年纪小小,懂得什么,哪能领兵造反呢?一定是上了奸人的当。只要你回心转意,归顺清朝,本督一定能保你做大官。”

夏完淳装着不知道上面坐的是什么人,大声回答:“我听说从前有个总督洪亨九(洪承畴的字),是本朝的大忠臣。带兵在松山与满寇大战,身先士卒,兵败后以身殉国,我崇祯帝曾经亲自设条,满朝官员为他痛哭哀掉。我年纪虽然小,却懂得忠奸,我要像那个亨九先生一样,杀身报国,怎能落在他的后面。

这番话把洪承畴说得啼笑皆非,满头是汗。旁边的兵士以为复完淳真的不认识洪承畴,提醒他说:“别胡说,上面坐的就是洪大人。”

夏完淳冷笑道:“哼!洪大人早就为大明朝捐躯,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哪里来的叛徒,胆敢冒充先烈的英名,污辱洪先生的忠魂。”

夏完淳一连声痛快淋漓的斥骂,将堂上坐着的洪承畴,骂得呆如木鸡,一头大汗,回答不出一个字。旁边的清军士兵,也都抿着嘴暗笑。好一阵,洪承畴才缓过神,气急败坏地一拍惊堂木,大叫:“快拉下去!快拉下去!”

公元1647年九月,这位年仅十七岁的少年英雄在南京西市被害。临刑时,他傲然挺立,拒不下跪。郭沫若曾写话剧《南冠草》,歌颂他的英雄气节。他留下了300多篇诗词,高风亮节,肝胆照人。传世作有《南冠草》、《玉樊堂》、《续幸存录》等,今合编为《夏完淳集》。夏完淳于1647年9月在南京就义后,由友人运至松江县荡湾,葬于其父之侧。 1956年,夏墓被当时的江苏省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少年英雄夏完淳和他的父亲夏允彝的遗体,被合葬在松江城的西边,至今为人们瞻仰凭吊。

别云间

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

无限河山泪,谁言天地宽!

已知泉路近,欲别故乡难。

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

———————夏允彝、夏完淳父子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