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会排球比赛的电视直播中又传来了宋世雄老师富有激情的声音。

我真为老师的热情和严谨的工作作风所倾倒,70好几的人了,退休10来年了,可是对排球规则的变化了如指掌。

举一个例子:拦网打手后,从本方场区出界成为打手出界,从对方场区出界只能称为出界,裁判员的手势一定能够要正确。

我看了宋老师的解说这点是很准确的,如果不作好功课,一定以该混论为打手出界。

所以我说,宋世雄老师您真不是盖的,您就是体育解说的大师。

相对于您的严谨而言,真为很多还以体育解说人自居的人感到羞愧,连篇累牍的错误,词不达意的解说,还不如不解说让观众觉得舒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