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得在初生时的一次班会课时,班主任对我们进行例行训话。无非是强调我们是初三了,即将面临升中考试了,要我们要集中精力学习,不要去看那么多课外书了,要收心养性认真复习,考上理想的学校。末了班主任又强调,在同学们中有人看禁书〈少女知心〉,并说不是极个别的事,而是一个群体,大家争相抄着看,由其是女同学多。

我不禁一鄂,这是什么东东,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听。我习惯四下里望了望,我知一般同学们被老师说着了心情都会不好意思会不自主地低下头的。我正在四处看的时侯,一个同学就说:“〈少女知心〉都不准看,学校为什么又要开〈生理卫生〉课,里面的一些课程和黄色书不是一个样?”我晕,怎这个同学这样说的,惨了,他将会得到严厉批评了!就在班主任还没有回过神来,我们的级主任刚好来巡视听到了那同学的发言,级主任也是我们生理卫生课的科任老师,级主任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就说:“刚才是谁说的?给我站起来,你说说,生理卫生那一课是黄色的,不们不懂也不要这样糟践课本上的知识------- ” 老师在气呼呼地说,我听了几句后望着那个同学暗地里笑,级主任后面说的也没有听到了。谁知那同学又说:“不是黄色的为什么讲到人体生殖器官的那一节就不讲课了,就叫我们自习?”对啊!上那一节时级主任是叫我们自习的哟。当时我也认为生理卫生不列入升中考,故也不作理在。结果级主任和班主任也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叫那同学坐下,当然班会也开不成了。

在那个谈性色变的年代,任课老师也羞于启齿,常常讲了些皮毛中的皮毛,甚者以学生自修来打发,正是这样思想造成了处于青春发育期的学生对性有着密不透风的神秘感,对生理知识的匮乏,以至一提到性,大家都感到羞涩,认为这是“禁区”,是不应该知道的事,如知道了有伤风化和大雅,认为这是“不正经”的表现。

当时我们想这个同学将会面临某一种处分了,接下来几天里同学们还在猜测着将是一个什么结果时,学校通知下午全初三级的同学到学校礼堂上公开课。是什么课,大家都是一个凝问?会不会对那同学进行公开处理?

下午来到礼堂,只见广台上坐着一排领导,有正副校长教导主任和一个不知名的领导,后来才知那是教育局的一名领导。我们几个同学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同学有难了!不知会背一个什么处分,严重的话有可能不能毕业更不能参加升中考了。我们学校当时规定凡受到处分的同学在毕业前没有解除处分的不准毕业,现离升中考就几个月了,真是大祸!

只见级主任站了出来说:“同学们静下来了,我们开始上课了,在上课之前先向某同学道个歉,对不起了,某同学那天我不该对你发火,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所以今天召集全级同学来上一堂‘性教育’的公开课。现在由我来给大家上课了,大家要认真听,如有不明白的可以举手提问。”

接下来级主任给我们讲了一系列“性”的知识以及如何度过青春期的一些知识。当讲到“梦遗”时全体男生都笑了,讲到“月经”时那些女同学都低下了头。也讲到了精子和卵子的结合就形成胚胎----- 虽然级主任在讲课时没有平时那么生动,甚至讲着讲着要停下来擦汗,尽管也没有同学去举手提问,但这是一堂别开生面的课,是我们比较系统接触了“性”的知识和人体的一些基本常识。

现想想那同学是够大胆的了,若不是他当年的一句话,我想学校不知什么时侯才会转变性教育的思维、性教育的方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