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炮战更激烈:1958年金门制空权的争夺

1958年7月18日,北京城华灯初上。在京的元帅和各军兵种领导人齐集怀仁堂。此际,由于美军、英军入侵伊拉克、黎巴嫩等地,中东形势骤然紧张。而蒋介石集团却企图乘机扩大事态,在金门、马祖和台湾先后举行军事演习,并于7月17日宣布“特别戒备”。

炮击金门!空军入闽掩护

在军委紧急会议上,毛泽东作出炮击金门的决定。对金门大规模炮击过后,国民党空军定会大举出动,对大陆前沿炮兵部队及重要目标进行轰炸,为保护炮击金门的地面部队安全,空军航空兵须紧急进驻福建。

此时,人民空军经过抗美援朝战火的洗礼和航空工业发展的“补氧”,1957年又合并了防空军,羽翼渐丰。战机大部分为米格-15、米格-17。歼击航空兵有13个团能全天候作战,有20个团能在白天一般气象、部分能在白天复杂或夜间一般气象条件下作战。

此时国民党空军共有6个联队,下辖18个大队,拥有飞机646架,空勤人员全系美国训练,飞行员大都飞过四种复杂气象,具有一定的战斗力;而且美军在台湾还保持一定数量的航空兵力量,装备有最新式的F-100型战斗机。由于美国海、空力量进入台湾海峡庇护,而人民空军进入邻近台湾海峡的福建沿海作战,弄不好就会给美国人以进行军事干涉的借口。

毛泽东对空军入闽作战极为慎重。1956年,彭德怀曾策划过空军入闽行动,有的空军部队都已出动了,但临时被毛泽东否定,要刘亚楼紧急召回部队。1957年岁尾,当蒋介石公开叫嚣“反攻大陆”时,毛泽东于12月18日指示“请考虑我空军1958年进入福建的问题”。空军入闽的各项工作,迅速、紧张而又极其机密地展开。

1958年1月,刘亚楼率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吴富善、武汉军区空军司令员傅传作及空军副参谋长张廷发,并邀到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前往福建前线,向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兼福州军区政委叶飞等负责人传达毛泽东的指示,共同研究空军入闽的各项问题。刘亚楼、叶飞等人论证了空军入闽在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利弊,并制定了作战计划。

推迟炮战,战斗在空中打响

航空兵部队在临战条件下转场,是必须慎之又慎的大事。空战史上,因转场不慎、立足未稳遭对方打击,造成机毁人亡的战例不胜枚举。加之此时正值台风季节,福建遭遇30年少有的暴雨,这就更增加了“空转”难度。何况还涉及诸多国际政治的制约因素。刘亚楼、聂凤智等一天到晚苦思冥想的就是希望找到一个万全之策。

这么大规模的空中行动,刘亚楼希望隐蔽作战意图,给国民党空军以出其不意的打击。他和聂凤智把空军入闽第一步,也就是第一梯队的行动,称为“暗渡陈仓”。

刘亚楼确定,“空转”一梯队为空一师从江西永新进驻连城机场、空十八师从广州沙堤进驻汕头机场。连城、汕头距金门、马祖相对距离较远,易于隐蔽。退一步讲,即便为敌发觉,也不致使敌太过惊恐。

7月27日凌晨5时许,首批转场的歼击航空兵第一师一团和十八师五十四团各项工作均已就绪。刘亚楼早早来到了空军指挥所。此时,福建前线和各机场却暴雨倾盆。

10时左右,气象处报告:下两个小时天气且有好转。刘亚楼紧绷着的脸稍稍松弛了:好,马上电令聂凤智,抓住时机,紧急实施转场!脑子在飞速转了一圈后,刘亚楼敲着桌子说:为了行动隐蔽起见,命令所有飞机在调动时均采取超低空飞行,并禁用所有无线电话。另外命令浙江境内衢州、路桥基地的部队连续出动,故意飞往霞浦、古田等上空,借以转移国民党军雷达部队的注意力。

就在福建前线部队准备工作就绪、空军也准备上天时,这天上午10时,一度将炮击金门时间的决定权下放给福建前指的毛泽东,以常人无法想象的思维,忽然改变了主意,再次决定暂缓炮击金门的行动。

但空军的行动照常进行。11时30分左右,停靠在跑道上的第一梯队两支空中劲旅,一接到起飞的命令就像脱缰的野马,嘶鸣狂奔,一跃而起。

一个多小时后,米格战机降落闽西连城和粤东汕头机场,胜利开辟了福建前线空中战场。聂凤智用保密电话向刘亚楼报告:司令员,第一批“货”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了。

转场艺术,世界震惊3∶0

7月29日上午,粤东沿海阴云密布,雷电交加。毫无知觉的国民党空军仍按惯例派出飞机毫无顾忌地对大陆侦察袭扰,可他们哪里知道,由解放军空军十八师五十四团大队长赵德安及高长吉、张以林等空战高手组成的飞行大队早已严阵以待。一人掩护,三人开炮,射击距离近者151米,远者也只有366米,长机高长吉仅用两发炮弹即击落一架敌机。在三五分钟内,4架雄鹰就在南澳岛上空以3∶0的大比分,击落2架、击伤1架敌机,自己毫无损失。

空战结束仅一小时,国民党“中央社”一反常态,以比新华社还要快捷的动作,抢先播发了台湾空军失利的消息。为的是借此向美国提出紧急要求,要求提供最新式的F-100超级佩刀式喷气战斗机来对付占优势的人民解放军空军。

空军入闽初战3∶0是出奇制胜的空战佳话,其意义不仅仅是刘亚楼打败了国民党两任空军总司令王叔铭、陈嘉尚,而且是共产党继陆战之后,首次在空中打败了国民党军。

南澳岛上空一战,使原先蒙在鼓里的国民党军猛然警醒。他们没料到福建、粤东沿海地区会突然出现如此强大的战机,通过派遣多批飞机“强行侦察”,才发觉解放军空军正在“自重霄入”。8月5日,国民党军“参谋总长”王叔铭下令部队高度戒备,说中共空军已进驻福建龙溪,陆军也大量调进福建。翌日,国民党当局宣布台澎金马地区进入紧急战备状态。

夺得制空,炮击金门顺利发起

空十八师首战揭开空军入闽的序幕后,战略企图业已暴露,第二梯队以何种方式进入,让刘亚楼劳神费力。他一日三电,催询聂凤智在进驻顺序问题上,究竟先漳州后福州、龙田,还是三个方向同时进驻?

聂凤智经反复权衡,回报:仍按“逐步推进”的既定方针行事为宜,着令空九师先进漳州。

空九师师长刘玉堤,是刘亚楼麾下的一员爱将。抗美援朝中,他先后打下敌机6架、击伤2架,特别是在一次升空作战中,就击落4架敌机,成为空战的一个战例,写进了教科书。

1958年春,空九师驻长沙不久的一天晚上,国民党军一架P-2V侦察机低空窜扰长沙。空九师当时能在夜间复杂气象飞行的,只有师长刘玉堤等3人。刘玉堤让人代行指挥,自己驾驶米格-15上天迎敌,把敌机追得丧魂落魄。让刘玉堤率部从长沙转场到新城,不过是刘亚楼的第一步棋,第二步,他就要把这员大将放在距金门直线距离不过40公里的八闽重镇漳州,以给对手造成骨鲠在喉般的不自在。

8月4日上午,刘亚楼命令一到,空九师就出发了。

空九师进驻漳州一线机场,即便盘弓不发,也让对手感到一种无形压力。国民党空军连日召开紧急会议,部署空防。金门军眷也开始大批撤往台湾。

8月7日,国民党空军发动较大规模的空战。国共开始了争夺海峡制空权的战斗。解放军空军小试身手,在前线站稳了脚跟。

而此时,北京的刘亚楼和蹲在晋江指挥所的聂凤智,正在部署第三梯队的行动,计划是:沈空十六师进驻龙田,海航四师十团进驻福州。

8月13日晨,海航四师十团从衢州飞抵福州。一架架飞机正在降落、滑行中,突然雷达荧屏上显示三都澳方向出现敌情,14架F-86分三批向福州飞来,紧接着又发现其后跟有多架F-100美机。刚刚落地的海航四师十团立刻重新发动,起飞应战,打得敌机屁股冒烟。这些“不速之客”知趣乖巧,于闽江口上空兜个圈子,落荒折返。

聂凤智判断,敌人已经高度警惕福州方向,空情将更趋复杂,遂命令:空十六师按第二方案转场,第一步飞福州,滞留了个把小时,接着飞龙田,沿海各机场同时起飞,提供有效掩护支援。

至此,航空兵6个师部17个团采取逐步推进、打游击的方式进驻了福建和粤东多个机场。

国民党空军几场空战连连受挫,被迫收缩活动范围。一时形成了敌在海峡上空巡逻、我在大陆上空警戒的对峙局面。福建沿海地区的制空权易手,为大规模炮击金门奠定了基础。

8月23日傍晚,举世瞩目的炮击金门作战终于发起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