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飞虎 第一卷 第五章 入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4/


秦跃并没有直接到机械化步兵学院报到,而是选择了回家,毕竟他也有两年多没回过家了。其实他也总想回家看看,但空降军是全军快反预备队,连春节都要战备,哪里抽得出时间呢?

从步入军区大院开始,他一直在想,他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父亲。父亲从小就教育秦跃要自立,自强,靠自己的力量去为自己获得一切。而秦跃一直以来也很抵制秦宏武对他的帮助,尤其是在父亲强迫他改变了自己当装甲兵的意愿,来到空降军之后。然而这次父亲又亲自出面,为他完成了当年未能完成的心愿提供了机会。尽管这次进校的机会得来的并不光彩,但如果这次没有父亲的帮助,那么他究竟会是窝在机关碌碌无为地度过余下的军旅生涯,还是脱下这身上绿下蓝不海不陆的军装转业回家,他也不知道。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家门口,秦跃抬起手,犹豫地在门上敲了三下。

门开了,开门的是他父亲的警卫员小洪,一个健壮的东北汉子,跟了他父亲很多年了,秦跃看了看他的肩章,也已经是二期士官了。

“呀,秦跃大哥回来了!”小洪很惊讶,连忙帮接过秦跃的行李,转身喊到“首长,阿姨!秦跃大哥回来了!”

秦母抓着围裙上擦拭着双手从厨房走出来,看清楚了来人,急忙走过来,抓住秦跃的手臂笑着说“回来啦!怎么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快让妈看看!”秦母绕着秦跃走了一圈“恩,黑了!壮了!没把女朋友带回来?”说着便要往秦跃身后看。

“妈!说什么呢!你儿子哪来的女朋友!”

“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还不抓紧解决个人问题,总让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给你担心,我可跟你说啊,我和你爸可等着抱孙子呢!”秦母抱怨道。

“好啦!妈!爸呢?“秦跃脱下外套,和大盖帽,挂在衣架上。

“在客厅呢,马上就可以吃饭了。“话音未落,秦母突然一拍大腿“哎呀!炉子上还有菜呢!”说完赶紧转身跑向厨房。

秦跃步入客厅,见到秦宏武戴着老花镜坐在沙发上看着当天的晚报。

“爸!”

“嗯!”秦宏武哼了一声,抬头看了看秦跃,又低头继续看他的报纸“回来啦!”

“老头子,秦跃!过来吃饭啦!”秦母在饭厅叫道。

“哇!妈!今天有啥喜事,那么丰盛!”秦跃跟秦宏武踱入饭厅,看到满桌子的菜惊奇道。

“今天还真有喜事,而且是双喜临门!当然要丰盛点!都坐下吃饭!”秦母解下围裙,转头对正在乘饭的小洪说到“小洪!过来吃饭!”

“双喜临门?什么双喜临门?“秦跃坐下,接过小洪盛的饭,疑惑地问道。

“这一嘛,当然是庆祝你回来,这二嘛……”说着摆出一副神秘的表情“就是你爸提正参谋长了,大区副职,命令已经下了,明天就上北京授衔,中将!”秦母的眼神里颇具自豪。

秦跃也惊喜地望着父亲,“爸,恭喜啦!”

“嗯。”秦宏武表现得很平静。

“对了,秦跃,你这次在家能待几天啊?”秦母问道。

“待不了多久,后天我就得去机械化步兵学院报道,”秦跃说着转头看了看秦宏武,“爸,这次……谢谢你!”

话音未落,秦宏武放下碗筷正色道“你还好意思说!这次你不把握住机会,我有能力把你送进去,我也同样有能力把你送去养猪!我可不想别人说我的儿子是个啥事干不成的家伙!”

“是!参谋长同志,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秦跃起身立正,郑重地许下了诺言!

……


秦跃提着行李,来到了某机械化步兵学院。他站在门口,注视着这个他即将要生活两年的地方。校园内一个石台上一辆T-34坦克正对校门,炮口高耸,似乎在述说着这所学院的历史。

秦跃走在学院的校道上,引来无数小红牌的目光。小红牌们对最近突然出现的那么多空军军官很是疑惑。

“又来一个空军上尉,怎么空军的哥们打算把步战车背到飞机上用啊?”一个红牌学员向他的同伴问到。

“鬼才知道这些空军的哥们跑咱陆军的地盘干啥来了。昨天问区队长,瞧丫的装那样,跟守着啥国家机密似的,爱搭不理的,怎么也不肯说!走吧,别看了,难得有个外出的机会!”说完两人并肩向门外走去。

秦跃来到学院宿舍前面的报到处,一个戴着陆军中校肩章的军官坐在那写着什么。

“同志,我来报到。”

“废话,来这谁不报到。”中校似乎心情不太好,沉声道“哪个部队的?”

“空降军神鹰师H团的。”

中校抬头看了秦跃一眼,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登记册翻看着。“你们空降军的在二楼,你在203室。“说完继续伏头写他的东西。

“好的,谢谢。”秦跃说完便转身走上宿舍。

还没走到203室,秦跃就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的讨论声,其中有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但他一时间想不起来那是谁。

门只是遮掩着,他轻轻地推开门。房间并不大,摆着四张高低床,每张床的两边各有一个储物柜,中间是一张军绿色的大桌子。几个穿着上绿下蓝的空军常服的军官坐在马扎上聊天。

“嘿!秦跃!”

秦跃寻声而望,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的来源——吴晓彬,秦跃的军校好朋友加同学。军校毕业后,秦跃去了精锐的神鹰师,而吴晓彬去了S师的师属侦察营,从此两人的联系便少了很多。但他在职位的升迁上比秦跃快了一步,他此前在S师就已经提了正营,晋了少校,也是即将组建的空降战车部队的主官的热门人选之一。

吴晓彬从马扎上站起来,疾步走了过来,笑着在秦跃胸脯上擂了一拳!“小子!五年没见了啊!”说着两人狠狠地来了个熊抱。“你可来晚了!跑哪去了!这会才来报到!”

“你当谁都跟你吴大营长似的那么闲啊!咱他妈的还得带完最后一期伞训呢!”秦跃笑着应道。

“看来咱们班缺的那人就是你了,过来,都熟悉熟悉。”

秦跃向大伙敬了个礼,笑着说“大家好,原神鹰师H团团属侦察连连长秦跃,初来乍到,还请各位多多关照啊!”

“赵宇,原军部作战处参谋,你好。”

“原T师三团六营教导员,李健,你好。”

……

秦跃一一跟大家握过手,又把他的“玉溪”散了一圈。算是认识了,不过他发现,这一个班里,基本上都是营、连级军官,算上结训后可能会晋升的,刚好搭配成一个营级领导班子,其中意味也不必多说了……

等收拾好个人物品,也刚好到饭点。饭堂前的空地上整整齐齐排列出了好几个方块。但其中的那个穿着空军军装的方块最引人注目。秦跃这才发现,这次军里派来进修的军官粗粗一数竟有一百多个,而一个空降战车营的领导班子加上下边的干部无非就二十多号人,也就是说,最后能够进入战车营的人只有不到20%,他突然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红红的领花映着我开花的年岁,虽然没戴上呀大学校徽,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后悔。啊生命里有了啊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十九岁十九岁,我浑身是兵味,训练场上刺杀格斗考核勇夺魁,新兵面前我是老呀老同志,连长不再把我叫作小鬼。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会感到快慰。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感到快慰……”

饭前一支歌的传统,只要在中国军队的地盘上,都能看到。学员们吼出的歌声从一个个方块中传出。

旁边的一个红牌学员队的歌声还没结束,空降兵学员队列里走出一名少校军官,站到队列前立正。

“这谁啊,貌似咱们空降军这次派来的营级军官没多少吧?”秦跃低声问道。

赵宇神秘地靠到秦跃耳边低声说,“那小子就是原来T师师属侦察营的副营长,算上老吴还有你们神鹰师的师属侦察营副营长,S师二二六团五营的那个营长,就是这次战车营营长的几大热门人选,不过二二六团那家伙跟那仨侦察兵比起来差远了。他们仨之间一定有一场激烈搏斗。”

“你哪知道那么多?”

“别忘了老子军部过来的,来之前特地打听的消息!”看起来赵宇对他的工作很是得意。

话音刚落,旁边的歌声停了下来。

“都有了!空降兵之歌!战歌如雷,马达怒吼,预备—唱!”

“战歌如雷,马达怒吼,

英勇的空降兵深入敌后。

伞花闪银光,满腔怒火仇,

为祖国为人民,

神兵天降去战斗。

插入敌心脏,砍下魔鬼头,

消灭侵略者,一个也不留,

嘿,一个也不留……”

空降兵学员们吼出的歌声在院区萦绕……


空降兵机械化进修班的开班仪式如期在学院的礼堂举行。空降军参谋长和机械化步兵学院院长以及政治部主任都出席了仪式。仪式上,参谋长在讲话中点出了空降军组建空降战车部队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更明确了,他们这一百多个学员中,只有二十多人能够进入到即将组建的战车营,而其他的人将成为一颗颗种子,在基层部队生根发芽,为未来空降军全面实现机械化做准备。学员们深深感受到了一份沉责任,已经沉重地压在了他们肩上……


深夜,院区内万籁寂静,几名纠察还在学院内巡逻。

“嘟……嘟……”空降兵学员宿舍楼下突然传来急促的哨声和喊声“空降军的!紧急集合!”

“怎么了?”秦跃睁着朦胧的睡眼问到。

“好象是紧急集合。”李健也没睡醒,不确定地说道。

“哦……紧急集合。”吴晓彬模模糊糊地说了一句,又要倒下去。可马上他一个激灵跳起来“紧急集合?紧急集合!快起来!紧急集合!”他一下子清醒了,一边起身快速穿衣一边拍打着还在熟睡的赵宇。

“怎么了?搞什么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啦!?”赵宇不明所以地抱怨道。

“紧急集合!快起来!”旁边的秦跃马上把赵宇拉起来。

“操!老子多少年没玩过这个了!”赵宇一下子也清醒了。

“妈的,从来只有咱们给别人吹集合哨的份!这下让哪儿兔崽子的给吹了!”吴晓彬边打背包边骂道。

等到空降兵学员们全副武装集合好时,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四分钟。不知道什么情况的红牌牌们纷纷跑出阳台看着这群奇怪的空降兵。队列的前边站着一个穿着作训服,打着武装带,戴着空军上校肩章的军官,他手上的哨子说明了刚才的集合哨就是他吹的。

“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队列前整队的上尉军官转身面向上校敬礼“上校同志!空降兵机械化进修班学员中队集合完毕!应到一百零六人,实到一百零六人,请指示!值班员郝智军!”

“入列!”上校回礼,转身面对队列,首先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大家好,不好意思打扰了大家的美梦,在这种情况下跟大家见面。自我介绍一下,鄙人陈超,XX空军学院空降兵指挥系主任,副师职……别一个个把眼睛瞪得跟个土豆似的!高职低配说明了上级对咱们空降兵的重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学员队队长。你们也许很疑惑我为什么没在早上的开班仪式上出现。很遗憾地告诉你们,我睡过头了……不是有句话说嘛,天天睡到九点半,给个排长也不干,我这是给个师长也不干啊,你们能理解吧?”上校玩笑似地看了看学员们。

“睡过头就睡过头了呗!哪来那么多话,还理解……装得跟军特大那帮人似的。”赵宇咕哝道。

陈超似乎听到了,指着赵宇笑着说“你叫赵宇吧!”

赵宇听到上校点了自己的名,愣了一下。

“你说得没错,我还就是军特大出来的,只不过那时候不叫军特大,叫军侦察大队!”

“好了,言归正传。为了惩罚我自己,我今天特地半夜起来给大家送一份见面礼。不过你们今天的表现实在令我汗颜。我想你们当中原来是坐办公室的人应该不多吧?可你们的紧急集合竟然用了4分36秒。我很难想象一群空降兵现役营、连级军官的一次普通的紧急集合居然会用那么久,连一个新兵都不如!亏你们还是空降军里挑出来的佼佼者。”

上校嘲笑般看了看学员们,

“当官当久了吧?不会听人指挥了吧?不过,这更坚定了我的想法。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课业之繁重,早上参谋长也重申过很多次了,你们不仅要在两年之内完成一个普通装甲兵四年的课程,还要学习咱们空降机械化部队专有的课程,连以上军官所要学习的内容就更多了。但我并不认为你能在这种状态下顺利的完成这些课程,实现由一个普通伞兵军官向空降机械化部队军官的转变。所以我要给你们换换脑,找回点小蓝牌的感觉(老式空军学员的肩章为蓝色底)。从今天起,我不管你们是正营还是正连!少校还是上尉!放下你们的架子,你们在这只是一群学员!小蓝牌!”上校顿了顿,观察了下学员的表情。

“好了!闲话不多说,起来了就别急着那么快回去睡觉。目标操场!十公里!想睡觉的就跑快点!十公里对于你们这些空降军的佼佼者来说,不算难吧?”

“不难!”学院们齐吼。

“好!士气不错!听口令!向左—转!跑步—走!”

……

……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番号声响彻操场。

……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