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三、攫取金百合 151、要吃上洋米洋面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本来已经成功了的营救行动一下子全盘崩溃,这让那个新四军连长几乎哭出声来。

而于效飞更是追悔莫及,因为那个放过鬼子的车队,全力攻打集中营的命令是由他下达的。他们放过了那些被鬼子押走的普通战士,准备营救被鬼子关起来的新四军司令员,没想到真正的新四军司令员却正在那些被鬼子押走的战俘中间。

但是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用。马连长问于效飞:“现在咱们怎么办?再不采取行动,司令员同志就被鬼子杀害了!”

于效飞皱着眉头说:“现在咱们能做什么?就咱们这几个人,什么营救行动都谈不上了。再说,咱们总不能一听说人家不是真正的司令员,就马上翻脸,把人家扔在半路上,自己去找真正的司令员啊!我看咱们还是先回根据地,补充好人员和武器,再把情报汇总一下,根据情况再做打算。”

情况大变,于效飞他们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从容不迫地回去了。于效飞和新四军连长一商量,他们决定从剩下的这几个战士里边挑出身体最好的战士,做个担架,轮流抬上司令员的秘书迅速赶路,其他身体差一些、受伤的战士就留在后边慢慢自己走回根据地。现在是什么办法能够节省时间,就要采用什么办法了。

于效飞他们一路疾走,进入了根据地。根据地的首长听说已经把从延安来的司令员营救回来了,十分高兴,全都跑来迎接。于效飞把根据地的首长拉到一边,小声把事情的经过向首长们详细讲述了一遍,新四军的几个首长也全都愣了,这种情况真是始料未及。

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了,新四军的几位首长沉默了一阵,问于效飞:“小于,你觉得,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现在咱们还有营救的希望吗?”

于效飞说:“现在要看鬼子那边的情况来决定了。假如鬼子们还没有发觉他们已经被司令员同志带到他们的集中营去了,那么咱们就还有希望。现在咱们先要收集情报,看看外面鬼子的反应,同时我们要尽量迷惑敌人,为自己创造营救的条件。”

于效飞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几个首长也觉得这个办法好,他们立即把命令传达下去,新四军的方方面面的机构马上行动起来。

到了晚上,一直跟于效飞合作的冯平来找于效飞,他对于效飞说:“首长,你预料的不差,鬼子真的没有察觉咱们还没有把司令员同志营救出来,他们还在根据地外面转悠。咱们已经放出风去,说咱们已经把司令员同志营救成功了,已经开了一个小型的欢迎会,地方上的名流绅士全都找来了,估计这中间也会有敌人的关系,很快就能把消息散布到敌人那边去了。”

于效飞说:“行,办得好,虽然咱们不知道鬼子知道多少,但是咱们要尽量给鬼子形成错误观念,即使他们真的知道他们已经抓住了新四军的司令员,咱们也要让他们怀疑自己的行为,为咱们的营救创造条件。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带来了没有?”

冯平从身边的牛皮文件包里边把东西掏出来放在桌子上。他说:“这些东西还是你从上海运回来的呢!”

于效飞把这些东西在桌子上摊开,看着这些东西,他有点发愣。冯平知道于效飞在想什么,就解释说:“根据地的条件不是太好,这些东西没有保管好,有点受潮了。”

于效飞是要制作一个能够进入鬼子集中营的假证件,他到那个对被俘的新四军战士进行审讯的临时战俘营去用的那个证件已经在战斗中毁坏了,而且现在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又出了这些事情,必须制作一个跟那个证件完全不相干的证件,以免引起鬼子的怀疑。

可是,这些东西的质量不过关,这样制作出来的假证件就很可能出现破绽,瞒不了集中营的鬼子了。假证件既是成功的保障,也可能是一个给自己脖子上套上的绞索,万一拿证件的人让鬼子看出了破绽,那么这个持有证件的人的身份也就确定无疑了,那无异于自己送死。

于效飞摇摇头,苦思了一会,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没有别的办法了,还是得用这些东西。你回去以后得向他们提个意见啊!这些东西可都是同志们提着脑袋从敌人内部弄出来的,都是有用的东西,要找懂行的人专门保管啊!我们需要培训一些专门的特工人员,不然我们是无法对抗那些训练有素的日本特务的。”

冯平说:“根据地的同志文化水平都不高,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些。现在怎么办,这些东西还能用吗?”

于效飞摇摇头:“这下要糟,就要看集中营的鬼子是否足够警惕了。要是鬼子非常警觉,看出了证件上面的问题,那我不但救不出司令员,自己也回不来了。”

冯平跟于效飞合作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对他的足智多谋和高超的特工技巧有相当深刻的认识,现在看到他都开始紧张,知道这一次他的任务是万分危险了。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只好暗暗叹了一口气。胜利是用千千万万的人的流血牺牲换来的,而且,那些牺牲的同志都是最优秀的人。

于效飞一边手脚麻利地制作假证件,一边问道:“我让你找的日本军服带来了吗?”

冯平迟疑了一下:“带来了,只是没有那么多。”

于效飞一下子扬起了眉毛:“嗯?”

于效飞对人非常有礼貌,对待冯平这样有相当地位的新四军高级干部,他更不会轻易责备。但是,他现在表情上的潜台词是非常清楚的,他的意思是说,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重大行动吗?本来这些行动已经是赌博性质,几乎没有成功的希望,我们只能是尽量在创造条件,希望能够瞒过敌人,争取胜利。可是你竟然没有准备好最基本的东西,你在想什么呢?

冯平很不好意思:“你知道,鬼子在疯狂地清乡,总部的人都转移了,各部队都在按连建制分散行动,物资大部分都埋到了地下隐蔽起来了,所以那些东西都不能拿出来了,能够找到的只有这么多。”

于效飞没有再说话,他的心里很不高兴。当初为了有类似的行动,他从上海向新四军运送了大量的日军军服。可是到了真正要使用它们的时候,却一点也用不上了。

新四军的人数并不比鬼子少,武器弹药也十分充足,可是为什么不肯跟鬼子大张旗鼓地干呢?老是这样躲来躲去,让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肆意屠杀,也不肯占领一些有强大生产能力的城市,这是为了什么呢?到底是占领工厂有价值,还是占领农村更有用呢?这是上面的基本政策的问题,他无权干涉。可是,现在是他的任务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成功又增加了一分阻碍。

冯平对于效飞的心思也猜出几分,他说:“鬼子的军服虽然没有带够,可是我带来了一些伪军的军服,应当也有一些作用吧!”

于效飞想了一下,也只好这样,在现在这种农村地区,鬼子要清乡,他们可能和一些中国军队在一起,勉强可以蒙骗过去。可是,到了敌人核心地区的集中营那里,怎么可能有鬼子和伪军一起出门呢?那么反常的一大群人,太显眼了,敌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呀?唉,只好到时再说了。

冯平陪着于效飞坐到了半夜,看着他终于把假证件做好了,看着颜色发黄的假证件,于效飞不停地摇头,鬼子在中国进行了多年的战争,各项制度都十分完善了,有相当严格的规定,证件是按时间改变的,这种样子很象过期的证件,人家一看就会起疑心,这可怎么办?只好看看到时能不能蒙过去了。

自己能够做到的都准备完了,于效飞又问:“咱们路上用的战马准备好了没有?”

于效飞的意思是,大家都装成鬼子的骑兵,这样可以加快行军的速度,不再受清乡的鬼子的影响,尽快赶到浦口集中营去。

冯平说:“咱们没有那么多的战马呀,另外我觉得,这是江南,我看咱们还是坐船吧,船咱们倒是有一些,路上也方便。”

于效飞点点头,刘备说过,北人乘马,南人乘船,这是真不假呀!看来这次是自己疏忽了。只是,鬼子都是坐汽船的,上次自己护送从延安来的首长的时候就坐过一次,新四军肯定是没有汽船的,这样速度上还是不行,而且坐着老破船,鬼子还是容易发觉呀!

一清早的时候,于效飞带着派来的部队出发了。看着这些化装成鬼子的一个连的新四军战士,于效飞又是暗暗叹了一口气,又是这么点人,要从比前面那个临时的战俘营还要现代化、还要戒备森严的大型集中营里边救人,难度真是又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是,这是革命工作,尽力吧!

于效飞他们昼夜兼程,一直朝南京赶来。幸好他们的计策发生了作用,鬼子以为新四军的司令员已经被救回新四军的根据地了,纷纷回撤,于效飞他们正好跟鬼子走的是同一方向,所以没有遇到迎面来的鬼子,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怀疑。没有鬼子的时候,于效飞他们就全体拆下船板,或者用枪托,一起划水,战士都是好样的,船的行进速度快了好多,比于效飞设想的到南京的速度提前了很多。

浦口集中营位于南京浦口,关押了五六千名新四军和国民党军队的战俘,因为战俘营初期是分6批从各地押运了5000名俘虏来到这里的,其规模长期保持在5000人左右,战俘人员不足时就补充新的人员。

于效飞他们来到了浦口集中营附近的小镇上,于效飞先去打了一个电话。当时的电话不是什么地方都有的,有电话的地方都是跟鬼子有关的地方,比如伪政府、机关什么的。但是他们看到于效飞一身日本军服,态度蛮横,也不知道他是鬼子的什么官员,乖乖地躲出办公室,把电话交给了于效飞。

于效飞打了电话回来,看到一个连队的新四军战士穿着日军军服,伪军军服,整整齐齐地坐在路边等他。心里又是一沉。这一个连队的新四军,没有一个人会说日语,这要是有一个日本人看到自己的队伍来了,感到很亲切,过来要聊几句怎么办。

于效飞和新四军的侦察参谋一商量,开始想办法。巧得很,小镇上有一所小学,小学里边有一个会日语的老师,鬼子进了中国,要对中国人进行奴化教育,学校里边全都要教日语,这下子终于用上了。于效飞他们把那个老师带来了,一边对他进行思想教育,一边带着他来到集中营外边的荒地里。

于效飞不在的时候,就可以让这个会日语的老师对付有鬼子的事情,让他吓唬突然出现的汉奸也行。虽然他的日语可能水平比较差,在真正的鬼子面前也不那么灵,但是日本也有乡下人,口音也不标准,也不会什么都懂,大致也能蒙过去。至少比一点不懂能帮很大的忙。

没有日军军服的新四军战士,就全都换上老百姓的衣服,带上短枪,分散出去,正好可以打听消息,当成奇兵来用。一切安排妥当,于效飞这才离开队伍,匆匆进了鬼子的集中营。

掠夺中国的财富和资源,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主要目的。当日军推进到华南地区之后,疯狂掠夺中国财富的野心愈加膨胀,日军由于在华南地区的占领不像东北那样巩固,所以,在占领地域的掠夺带有极强的目的性。

日本侵占中国主要的一个是占领沿海地区,因为沿海地区是中国最富庶的地方,财富集中地,第二个就是交通沿线,交通沿线日军便于发展,便于运动,财富也比较集中,第三个主要是大城市,第四主要是一些矿区、工厂比较集中的地区。

1940年,为了掠夺中国的煤炭和矿石,日本三井矿山公司和华北煤矿公司在长江边上的浦口九袱洲修筑了三井煤场和华北煤场,这里的三座码头统称三井码头,年吞吐能力为187万吨。枣庄、淮南等地的煤矿经津浦铁路运到浦口,再装海船运往日本,每天数千吨的吞吐装卸,大都是由浦口集中营的战俘劳工完成的。而这些从中国掠夺去的财富,今天的日本还在使用。

浦口集中营与三井码头的建设同步,日本侵略者在三井码头的临江地带,共建立了两个战俘集中营,一个在今天的浦口新华街、合作街一带,一个在今天的棉麻仓库一带,占地面积约三四千亩。

集中营三面环水,另一面由日军严加防守。因为附近就有新四军的游击队出没,所以鬼子不象在东北那样地位稳固,他们就派重兵把守,有大量的工事,有哨兵带着狼狗监视,满面上还有鬼子的炮艇来回巡逻。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鬼子根本不象是正常的矿山那样开采,掠夺的方式简直是疯狂程度,对于矿山的持续利用,能源的有效使用,完全不考虑。这样掠夺去的财富,到了日本也不会完全用上。因为日本的生产能力有限,所以这些东西到了日本很多就会扔进大海储存起来,这和现在从中国廉价买进各种物资,等到将来和中国开战时候使用的做法一样。

于效飞进了鬼子的集中营,因为事先假借鬼子的名义给集中营打了一个电话,所以鬼子打开大门,让他顺利地进去了。

有人带着于效飞来到集中营的鬼子司令官那儿,于效飞打开一个文件夹,把自己的证件和公文一起亮给鬼子看。

鬼子一看里边的文件,眼睛眯起了一条缝,笑嘻嘻伸手把印有老头儿人像的一厚迭世界通用证明掖进腰里。那个东西日本叫日元,中国叫老头儿票,是最有说服力的东西了。

来集中营办事的都是要挑选劳动力的,孝敬鬼子司令官一些钱,就会弄到体格更好的奴隶劳动力,这个也是惯例。于效飞这样做鬼子一点不怀疑,而且以后就会更加照顾。看到鬼子根本没有看自己的假证件,于效飞暗暗松了一口气。

于效飞对鬼子司令官说:“我是从满洲煤矿来的,听说你们这边有刚来的特殊工人,而且在你们这儿已经培训过了,所以特地来调一批去支援我们那里,希望能多关照。”

鬼子司令官笑嘻嘻地说:“这个不好办哟,我们这儿没有多余的人手。”

“不是刚刚有一批共产军战俘过来吗?”

“他们已经上了去日本的火车,要押到东京去了。”

于效飞大吃一惊,糟了,原来新四军的司令员要去日本吃上洋米洋面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