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奥运“激情时刻”黑人运动员激怒希特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苏格兰飞人”利德尔出生在中国,1924年巴黎奥运会上,利德尔在400米比赛中以47秒6的成绩创下世界纪录,为英国带来了荣耀。


每届奥运会都会出现一些令人难忘的激情时刻,想必北京奥运会也不会例外。该社体育记者选出了以下这些精彩瞬间:


被取消冠军的多兰多·彼得里


在1908年伦敦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中,美国运动员约翰·海斯是少数几个被人淡忘的优胜者之一。意大利的多兰多·彼得里率先冲过终点,但由于接受了别人的帮助而被取消了冠军资格———搀扶他的人包括福尔摩斯侦探小说的作者柯南道尔。


就在多兰多·彼得里被送往医院的同时,海斯和美国队提出了抗议并胜诉。两名在场官员说,他们看到彼得里在比赛当中服用了阿托品和马钱子碱胶囊。


尽管多兰多·彼得里获得了一座特殊的金杯作为安慰,后来又在纽约战胜了海斯,但对此事始终未能释怀。


他在数年后说:“我原本以为英国人是公平竞赛的大师。如今,我要唾弃这种想法,因为我终于知道了他们对这个概念的理解,而这种理解与文明世界的看法并不是一回事。”


多兰多·彼得里的死亡也遭遇了骗局。另一个不相干的人在意大利享受了国葬的待遇。真正的多兰多·彼得里在1942年去世。由于当时正值二战期间,他的葬礼远没有那样隆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美国运动员汤米·史密斯和约翰·卡洛斯在颁奖仪式上各戴一只黑色手套,抗议黑人在美国没有权利。他们的抗议行为激怒了美国奥委会的白人主席埃弗里·布伦戴奇。他剥夺了他们的奖牌,并把他们遣送回国。


《烈火战车》的原型故事


在1924年巴黎奥运会上,哈罗德·亚伯拉罕斯和埃里克·利德尔为英国带来了荣耀,但他们的动机并非爱国主义,而是个人的奋斗。奥斯卡获奖影片《烈火战车》讲述了他们的经历。


亚伯拉罕斯是犹太人,对于无所不在的排犹情绪非常敏感。他迫切想要证明自己,成功地获得了100米金牌。利德尔是虔诚的基督徒,出生在中国,父亲是苏格兰传教士。由于100米的比赛在星期日举行,他拒绝参赛。然而,作为一名天资极佳的选手,他首次参加400米比赛就轻松取胜,还赢得了“苏格兰飞人”的美名。


1943年,利德尔被日本人送进中国的山东潍坊集中营,1945年因脑瘤去世。亚伯拉罕斯1925年退休,但仍然活跃在体育界,1978年以78岁的高龄去世。


让希特勒生气的黑人短跑运动员


1936年柏林奥运会召开时,是纳粹头子希特勒的辉煌时刻,因为他期待雅利安种族能够证明自己是全世界最优秀的运动员。


因此,当被纳粹斥为“非人类”的黑人短跑运动员杰西·欧文斯赢得100米、200米、4×100米接力和跳远金牌时,他大为光火。


欧文斯并非“黑马”,因为他在前一年打破了3项世界记录。尽管希特勒没有为他颁奖,但确实曾从自己的包厢向他致意,后来还接见了他和其他获胜者。


虽然欧文斯载誉返回美国,但身为黑人的他在乘坐公共汽车时仍然只能坐在后面。他后来开设了一家公关公司,获得过自由奖章。他于1980年死于肺癌,享年66岁。

领奖台上非同寻常的抗议


在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上,美国运动员汤米·史密斯和约翰·卡洛斯是出色的200米选手,在墨西哥城奥运会的这项比赛中分别摘取了金牌和铜牌。


然而,他们在领奖台上展开了非同寻常的抗议。在颁奖仪式上,他们各戴一只黑色手套———24岁的史密斯戴在左手,23岁的卡洛斯戴在右手。他们高举手臂,抗议黑人在美国没有权利。


他们还赤着脚,脖子上挂着链子,以此暗示黑人的贫困和遭受的私刑。


他们的抗议行为激怒了美国奥委会的白人主席埃弗里·布伦戴奇。他剥夺了他们的奖牌,并把他们遣送回国。


史密斯和卡洛斯后来当上了田径教练。前者至今仍不感到后悔:“我愿意再次这样做吗?当然愿意。”


巴德纤弱的肩膀承受的压力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在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最喜爱的报纸《每日邮报》的帮助下,南非选手佐拉·巴德设法在奥运会前夕获得了英国国籍。为此,她纤弱的肩膀上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在3000米决赛中,巴德遭遇的对手是美国人的宠儿玛丽·德克尔-斯莱尼。赤脚的巴德一路领先,途中却踉跄了一下,绊倒了玛丽·德克尔-斯莱尼。罗马尼亚运动员玛丽奇卡·普伊克因此意外夺冠。


巴德继续跑完了全程,但没有获得奖牌。观众席上一片嘘声和骂声。眼泪汪汪的德克尔-斯莱尼由丈夫抱离跑道,对巴德的安慰恶语相报。


巴德获得过两次世界越野跑冠军,但从未真正展现其天才。她后来又回到南非,代表南非参加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


德克尔-斯莱尼继续在跑道上驰骋,但42岁的她未能取得参加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资格。她曾由于未能通过药检而被禁赛两年。这给她的运动员生涯留下了污点。

澳土著运动员难以置信的夺冠


2000年悉尼奥运会赛场上,在自己的澳大利亚同胞面前,身穿紧身衣裤的凯茜·弗里曼并未为压力所困,在人群的欢呼声中一举夺得400米金牌。观众席上的闪光灯亮成一片,为的是抓住这位土著运动员夺冠的精彩画面。


弗里曼坐在跑道上,似乎对自己的胜利感到难以置信。一切都将与以往不同。真的是这样。她随后休整了一年,帮助丈夫与癌症作斗争,后来又为英国广播公司担任评论员。2002年,她在英联邦运动会上获得接力冠军。


她随即与丈夫离异,于去年宣布退役。然而,这一切都无法让人忘记悉尼奥运会上的那个闪亮瞬间。


希腊名将逃避药检让观众不满


这也许是闹剧,也许是丑闻。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希腊的短跑名将科斯塔斯·肯特里斯和凯特琳娜·萨努涉嫌再度逃避药检。他们称在前去接受药检的路上遭遇了交通事故。尽管他们当时确实进了医院,但还是遭到了禁赛的处罚。人们原本认为肯特里斯很有希望在男子200米比赛中卫冕。


决赛开始前,主场观众的不满情绪达到了高潮。由于观众席上过于嘈杂,选手们几度准备起跑,却因为听不到发令枪响而重新站起身来。最后,老牌运动员弗朗基·弗雷德里克斯设法让观众安静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