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年少琐碎谈:参加长跑

体育盛事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的举行圆了我们中华民族百年的梦,虽然赛程已接近尾声,但每一项的比赛已来临至运行项目的半决赛或决赛,所以其中的激烈气氛并没有因为赛程临近结束而有所减弱,反而更显紧凑和精彩。通过电视机或其他传播媒体观看运动员在比赛场上与其他国家的选手进行同台竞技的身影,不由得想起读书时期参加校运会的中长距离赛跑的往事。想起那些往事,连续参加两届的校运会也算是其中之一为数不多的趣事了。

在初中阶段举行校运会的时候,也有人怂恿我去参加跑步。不过自己知自己的事,我从小的体格并不算强大,肌肉不发达而且没有什么耐力,所以为免丢人现眼,我就没有去报名,因而成为我脑海中的一点不大不小的憾事。后来我接触足球多了,无意中把肌肉练结实了,才发觉自己在跑步方面尚有一点点的潜能可供发掘。

我是在中专第一学年上学期的时候才参加校运会的。由于我所在读的那间学校是一所金融专业的学校,在当时来说金融专业比较受女性所喜爱,所以在该所学校中女生的数量明显多于男生的数量。有一天,我经过体育委员身边,瞥见他身边有一张比赛报名表,引起我的兴趣。我顺手拿起那报名表,只见男子60米、100米、200米、4*100接力跑和跳高,甚至铅球也有人报名,但唯独在填报男子中长距离800米和1500米跑一栏上,竟然没有人报名,处于空白状态。我顺口道,不是嘛,居然没有人参加中长距离跑,那多可惜呀!这时,体育委员停下手头上的工作,饶有兴趣地望了望我,接着改为用一种猎人望见猎物的眼神,就对我说,不如就你跑1500米吧,说完提笔就要在1500米一栏上填上我的大名。我顿时发怵,这不是拉壮丁入伍吗?我立刻表示个人体能有限,初中的时候跑1000米考试差点连女孩子也跑不赢,让我跑1500米,岂不在露我的伤疤揭我的短吗?于是,体育委员连忙对我做起思想工作,说我从外形上一看就知道适合该项目的发展诸如此类的恭维说话。在我连连据理力争的情况下,双方最后一人各退一步,体委改让我报名800米跑。最后,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拿不到理想名次不要怪我,体委连表示这能理解。

为了应付这次11月份的校运会赛跑,我不得不在回到学校后就过去不远的广场处,围绕广场跑上两个圈,好让身体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同时也加强锻炼一下比较潺弱的身体。在经过短短的不够一个月时间的自我训练后,校运会如期来临。

在男子800米跑进行比赛之前,我的双腿正在不自觉地打颤,心中竟有一种惶惶不安的感觉。于是我不断地自我放松,心中安慰道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跑步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情况似乎没有好转,反而心中更显紧张,双腿也越发打颤。对于我这个第一次在全校那么多的师生面前展现个人体能实力的初哥来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更何况我对自己的实力并非有十足的信心,也没有相关的经验,万一真的拿不到较理想的名次的话,岂不让人笑话?

男子的中距离800米跑在大约接近中午11点的时候进行的,由于参与人数太多,所以分作两批进行,我被分在第二批。轮到我所在的那批选手入场了,并且各就各位地站好位置,就等着发号员的枪响。随着发号员的一声枪响,大伙同时起跑,不过却被我抢在头位。我心中暗自欢喜,只要按如此速度下去,并且稳守第一位置的话,拿一个理想的名次也不成问题,原先惶恐的心理也逐渐的稳定下来。

在领先的情况下,我心情似乎变得轻松,还带有点沾沾自喜。不过在进入第二圈之后,被我压在身后的选手开始发力了,我唯有一并跟着再次发力。在我发力的同时,所有运动员的共同敌人——疲劳出现了,它的出现令我的双腿开始出现灌铅般的感觉。首先起自于两边大腿的内侧,继而从大腿内侧发散到大腿外侧,然后经膝盖慢慢地向下渗透,逐渐蔓延到小腿肌肉。最后,双腿似乎变得麻木不仁。我守在第一的位置在经过大约650米多一点的时候,终于宣告失守。看来,我的体能问题不是凭着那短短不够一个月时间的短期训练所能改善的。

疲劳对我的折磨并没有因为麻木我的双腿而有所收敛,它不断地向着我的上身发散。我的胸膛逐步感觉到呼吸的困难,似乎每呼吸一口气就要牵扯着全身的力量。我体内的水分通过表皮毛孔渗出体外,水分也因为太阳的高温而蒸发,虽然时值深秋,但是秋日高悬于天穹中的艳阳所撒下的热力并不比夏季时有所逊色。我顿时像吸入一团火一样,只觉得它不停在我口腔中燃烧,炙烤着口中的津液,让我知道什么叫做“唇干舌燥”,然后顺着食道向下进军,似乎要与疲劳在我躯体中会师。

我的大脑在高温的袭击下,也变得空白一片,取而代之的是坚持与放弃这对冤家念头在其中的争斗。离终点的距离也变得也越来越近了,看台上本班的同学们那熟悉的欢呼声也越来越来越响亮了。他们不停地大喊着我的名字,受此感染下,脑海中的坚持战胜了放弃。终于,我是第三个冲线的。

冲线后,我倒在地上,各种因疲劳而引起的短暂性不适症状也在我身上一齐发作,翻江倒海,覆雨翻云,时而冲入云霄欣赏凌霄殿,时而冲入地下参观冥王宫。在折腾了一段时间后,我才找到返回人间的通道。最后,结果由主持司仪的同学通过放大器宣布,我排在第五名。“幸不辱使命”,我暗自松了口气,同时也笑自己因为出于对未知困难的畏惧而产生逃避和恐惧的心理,这也正应验了那句老话:这世上没有办不到的事,只有自己不想办的。

……

又到了第二年学年的上学期,校运会又临近眼前了。班上有几个跟我走得比较近的同学跟我说,是兄弟的就一起报1500米。有了上次的经验后,我面不改色道,好啊,没问题,我正愁着没人跟我一起跑,然后我再顿了顿道,我还附送800米,一起吧。那帮所谓的兄弟听后表示,只1500米已足够了。最后,我还是报了800米和1500米两项比赛,反正800米自己都觉得只需拿一个理想的名次就足矣;至于1500米,就权当陪着他们练练跑步算了。

到了比赛的当天,我不紧不慢地做着热身运动。上次的经验告诉我,过于紧张的心情会有碍于体内分泌的代谢进而不利于比赛水平的发挥,所以在比赛之前,我特地放松心情,让身体进入无我的放松状态。离比赛还有15分钟,我喝了一罐牛牛牌运动型饮料。

到了比赛当下,所有800米的选手全部各就各位,随着发令枪的那直冲云霄的一响后,各选手犹如抢闸而出的马儿一样,一下子抢在前头。我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急于抢头位,我自问没有足够的体能自从全程的开始到结尾守在第一位置,所以只能从中间到尾段最后那150米处作全程冲刺,方有希望取得一个理想名次。看着那帮发号枪一响就拼命抢跑的傻头鸟们,心中觉得好笑。

在比赛的开始后,我按照原有既定的计划进行,一路不紧不慢地跑着,表面看起来我处于二十多个人中的倒数第二名,不过这只是暂时性的,形势很快就会逆转。果然不出所料,在经过400米后,有不少人已经因为提前的发力而变得气喘如牛,有的双手叉腰,还有个别的已经把跑步前进变成徒步缓行,这样,我轻轻松松地一举超越这帮名副其实的志在参与的选手。在最后的150米为冲刺距离,此时还有8名选手还在我的前面,在深呼吸一口气后,发动全身的力气如同百米冲刺一样,全速而飞奔。一个、两个、三个,终于,我是第五个到达终点。虽然与上次的成绩一样都是第五名,但是由于有了较充分的准备,所以今次的比赛结束后并没有出现上次冲线后的狼狈样。

接下来的1500米长距离赛跑,我采取的是一种“陪太子读书”的态度,反正800米赛跑已拿到了名次,算是已完成了既定的任务。不过,既然报了名参赛,就当是再挑战自己的身体极限,最起码总不能为敷衍了事而拿个倒数第一。

随着发号枪的一声鸣响,十多位选手如同离弦的箭一下冲在最前,把我远远抛在最后。不过情形也如同我跑800米时一样,不出1000米时,部分的选手已从离弦之箭变成老牛漫步。我没有加速,也没有减慢,只是向着心中的目标前进。最后,我第八个到达终点。身体在连续参加了800米和1500米后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的症状,这对于体能一贯不佳的我来说,算是一个不错的改善了。

长跑拼的不但是体能、耐力,还有智慧和意志,第一次的参赛是为了克服自己对未知困难的恐惧,从而增加对克服未知困难的信心;第二次的参赛是有了过往的经验作为基础后,为了加强自身对事情的临场处理的智慧、技巧和提升自己的极限和考验自己对事情坚持不懈的意志和能耐。

长跑,其实也挺有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