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摩步连演习野炊烟火过大 被曝集体"牺牲"

哭泣的泪眼煞星 收藏 7 733
导读:塞外大漠,战车驰骋、炮火轰鸣,“红蓝”两军纠缠厮杀,对抗演练渐入高潮。数公里外,几辆挂着地方牌照的大货车在演习后勤保障区悄然停下,一筐筐新鲜的蔬菜、肉蛋被迅速卸下分送至各个野战炊事单位。 硝烟散去,沸腾的演兵场渐渐安静下来。摸爬滚打了一整天的官兵们,列队走进可容纳300人同时洗浴的澡堂,飞溅的水花冲去一身的泥尘和疲劳,澡堂里欢声笑语一片。 这些人们在内地部队营区习以为常的场景,如今开始出现在后勤保障无社会依托的北京军区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这是该基地让社会化保障快车直通“战场”带来的可喜变化。

塞外大漠,战车驰骋、炮火轰鸣,“红蓝”两军纠缠厮杀,对抗演练渐入高潮。数公里外,几辆挂着地方牌照的大货车在演习后勤保障区悄然停下,一筐筐新鲜的蔬菜、肉蛋被迅速卸下分送至各个野战炊事单位。

硝烟散去,沸腾的演兵场渐渐安静下来。摸爬滚打了一整天的官兵们,列队走进可容纳300人同时洗浴的澡堂,飞溅的水花冲去一身的泥尘和疲劳,澡堂里欢声笑语一片。



这些人们在内地部队营区习以为常的场景,如今开始出现在后勤保障无社会依托的北京军区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这是该基地让社会化保障快车直通“战场”带来的可喜变化。



千军万马愁“粮草”



该基地地处北疆大漠深处,方圆百里少有人烟,后勤保障无任何社会依托。但是作为我军可展开集团军规模实兵战役演习的大型训练基地,每逢驻训季节,动辄就会有数万部队进驻这里。官兵的吃喝拉撒问题,就成了各家“粮草官”的挠头事。



就拿蔬菜、肉类等副食来说,基地无法供应,只能到70多公里外的县城采购。但数万人的副食采购量,远远超出这个常住人口不足万人的小县城的市场容量。基地政委刘心明说,以前这边部队一进驻,那边市场上的价格就像“驴打滚”似地往上涨,猪肉价格比内地高出两三倍那是常有的事,部队多花冤枉钱,当地群众也颇有怨言,因为物价上涨直接影响了他们的生活质量。



车辆安全隐患同样是个让人操心的问题。某师后勤部长李刚告诉记者,以前进基地驻训,每天外出采购的车辆都有10余台,往返上百公里,作为主管领导的他心总是悬在嗓子眼。为了减少车辆外出,他要求各单位每周采购一次,但采购来的新鲜蔬菜下锅前却往往干蔫成了“菜帮子”。



洗澡、餐饮、小商品供应等,也很不方便。官兵们走下训练场,一身汗一身泥,却只能就着凉水简单擦洗。战士们买点牙膏、洗衣粉也得请人大老远捎来,给家里打个电话更得排长队。



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为了解决这些“老大难”,各部队没少想办法,但这些办法都难以治本:某摩步旅曾把营区的服务社“搬”到了基地,一些在服务社工作的随军家属“随军”来到了演习场;某装甲旅曾一口气带着13头猪开进演习场,“草原牧猪”成了官兵饭后笑谈……



对于这一切,基地党委“一班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能不能让社会化保障快车直通演习场?全军蓬勃兴起的后勤保障社会化热潮,给他们带来启迪。但是,社会化保障改革主要集中在内地特别是驻大中城市部队,像训练基地这种无任何社会依托的边远地区部队,尚未听闻成功先例。



只有解放思想,才能勇立潮头。在周密调查和反复论证的基础上,基地决定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非演习和训练区域兴建生活保障服务中心,在副食品供应、餐饮服务、小商品供应、洗浴等各个领域全面引入社会化后勤保障模式。他们的这一构想得到了上级领导机关的支持,各驻训部队闻讯后更是一片叫好之声。



唱好社会化保障“三步曲”



开弓没有回头箭,该基地的社会化保障改革很快付诸实践,并扎扎实实迈出了三大步:



第一步:公开招标。基地的视野没有局限在驻地附近县市,而是面向全国广下“英雄帖”,先后吸引了30多家公司参与竞标。最后,基地选中北京和张家口两家实力雄厚的公司为合作伙伴,兴建服务中心需要700余万元,也全部由这两家地方公司投资,基地分文未出,真正实现了“借水行舟”。



第二步:引入竞争。基地副司令员任玉和介绍说:之所以引进两家公司,就是要防止一家“独大”,形成垄断。事实上,社会化保障这块“蛋糕”一分为二之后,两家公司很快就唱上了“对台戏”:你的价格低,我的比你还要低,你的质量好,我的质量比你还要好,而受惠者正是广大驻训官兵。



第三步:多方监管。基地牵头各驻训部队成立社会化保障联合办公室,每天采集附近县市市场价格,对服务中心的价格进行监控;每星期召集两家公司负责人开协调会,反馈部队官兵意见,加强卫生安全监控。为了防止地方人员进入训练基地带来的安全隐患,基地对地方人员都逐个政审并加强保密教育,严格划定活动范围,一年多来没有失泄密事件发生。



“省心、放心、开心。”基地后勤部部长张国平用这样6个字来形容社会化改革所带来的保障效益。目前,服务保障公司已在山东、河北等地建立副食品定点采购中心,通过规模采购降低成本,每天长途运输到基地的蔬菜、肉食、禽蛋等,不但新鲜,价格也大大低于附近县市的市场价格;在服务中心内,小到方便面、饮料等生活用品,大到煤、柴等生活物资,全部都有充足供应;各种服务业也在这里落地生根,官兵们只需花3元钱就能舒舒服服地冲个热水澡,移动、联通、邮政、银行等纷纷设立了服务网点,驻训官兵们真正过上了大漠上的“现代化生活”。



社会化不能替代野战化



一次,某摩步连参加基地导调的演习,由于野炊时烟火过大,炊事班暴露目标集体“牺牲”。连队其他人因携带干粮不足,只得分散野炊,谁知有的不会做,有的伪装不严被暴露,结果演习败北,大部分官兵还饿了肚子。



这个故事,基地司令员梅建华经常讲给驻训部队官兵听,他的话弦外有音:社会化保障固然便利,但部队后勤野战化保障训练片刻也不能放松。



“社会化保障,重在平时吃好,吃出健康;野战化保障,重在战时吃饱,吃出战斗力。”梅建华说,“两者好比是鸟之两翼,缺一不可,但也不能互相替代。”



为了强化官兵的实战化意识,基地在演习导调中总是有意识突出野战化保障环节,破除部队对社会化保障的依赖心理。演练中,部队必须在野战条件下完成自我保障,引导部队加大野战炊事装备和人员的训练;并对部队搞好伪装、消除烟尘、减小热辐射提出严苛要求,逼着部队增强野战条件下的后勤保障战场安全意识。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