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于韩国的历史没有进行过什么研究,也不想去研究。对于这个曾经在50年代依仗着美国主子的撑腰的才没有被消灭的国家,一个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交过手的国家,曾经还是有过一点欣赏的,可惜随着这个国家的“精英”们的壮举,让我对这个国家及国民,完全丧失了好感。

当初,我之所以对这个国家和国民有好感,是因为他们在抵制日货这个问题上,比我们做得好,你看看现在的韩国街头,根本看不到小日本的汽车,而在我们国家,遍街都是小日本的车子,可抵制日货的口号刚从嘴里吐出去,手里就已经拿着一件先进的日货在那里炫耀了;为了和日本争一个小岛竹岛,韩国的民众自发的一浪高过一浪的抗议活动,特别是有几个韩国国民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断指抗议时,让我感受到了这个国家和国民的那种血性。

可这些印象并不能让我永远觉得他们有多有血性,因为他们国家的“精英”们,为了博得那一点虚名,不惜在严谨的科学问题上造假。

2005年8月的时候,韩国可以说是举国狂欢,世界各国媒体在第一时间报道了来自韩国汉城国立大学兽医学院的消息:世界第一只克隆狗“斯纳皮”诞生了。这一项目的负责人52岁的黄禹锡,在刚刚成功培养人体干细胞不到3个月的时间,再一次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克隆狗科研成果。美国的媒体对其评价可谓是世界之极:黄教授的科研成就确立了韩国在生命克隆技术和干细胞研究中的世界中心地位。

当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频繁报道这位黄教授的成就时,连原本就不喜欢他的两个都在美国念大学的儿子都打电话告诉他,他们为有他这样的父亲而感到多么自豪。看来在荣誉与利益面前,谁也不能摆脱世俗的面子呀。

不惜的是好景不长,在这个打着科学旗号的教授被同行、研究组成员给揭发了,而且揭发这位黄教授的还不至一个人。一下子,韩国人的面子在国际上没有了,毕竟这是在历来讲究科学、严谨的科学界里所发生的欺世盗名之举呀。

如果仅仅只是这一件事,在韩国政府与黄禹锡所在的汉城大学对黄禹锡进行处理就可以结束了,至少对韩国的形象还不至于有多大的伤害。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为了挽回韩国的这一重大的失败,那些吃饱了玉米棒子一天找不到事做的棒子学者们,居然还研究出了好多我们中国历史上就已经有记录的什么发明呀、习俗呀、甚至我们中国使用了几千年的汉字,还有名人们,一下子都变成了韩国的或者变成了韩国人的祖先了。这些结论一出来,看了确实让人哭笑不得,不知道该如何去“表扬”那些棒子面吃多了的韩国学者,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赞美”那些同样把棒子面吃多了的、被这些“研究成果”喜悦昏了头的韩国人了。

对韩国人第一次产生不好的印象的时间是2005年,在那一年的11月24日,韩国申报的江陵端午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确定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和韩国人一起竞争“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还有我们中国从战国时期流传至今、历时2300年的端午节。韩国的江陵端午祭有多长的时间呢?据有关资料显示,也就1000年时间,和我们的端午节比起来,那不知道是第几百辈的孙子了,不过是一个历史渊源远不及中国端午节历史的韩国节而已。明白的人一看就知道根据这两个节日的历史谁可以胜出的,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韩国人成功了,而我们中国的端午节却被排斥在“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之外。这不由人想起了2002年那一届的世界杯,韩国人靠裁判的帮忙得了个季军,可韩国人还把那当成是自己的荣誉,确实让人不得不佩服韩国人的脸。

对于我们中国的端午节与韩国江陵端午祭,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之争,本以为过了就算了,而且这两个文化的节日的内涵本就不是一样的,再说了,就算你韩国把这争到手了,我们中国还是要过我们的端午节的,不可能就因为你韩国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正式确定,你就不让我们过端午节的,估计很多的中国同胞都曾经和我一样有过这样的想法。没有想到的,这仅仅是韩国人不要脸的开始而已。

中国的针灸,在韩国电视剧《大长今》里,就变成了是由韩国人所发明,成了韩国的谋夺对象之一。

我国的针灸历史,在战国时代的《黄帝内经》里就已经有了记载,这是我国中医文献中最早,也是最完整的中医经典著作。在《黄帝内经》中之《灵枢经》篇,就是专门记载针灸理论的。该篇系统地记载了中国的针灸研究和临床应用理论。继《内经》之后,《难经》又一次对针灸学说进行了补充和完善。到了晋代,针灸学家皇甫谧(215年-282年)在广泛阅读各种医书,将《灵枢经》、《素问》、《明堂孔穴针灸治要》三部书中针灸,加以整理归纳,使其“事类相从,删其浮辞,除其重复,论其精要”,编成《针灸甲乙经》,成为我国医学史上第一部针灸学专著,该书已成为历代研习针灸学的必读课本。。书中全面论述了脏腑经络学说,发展并确定了349个穴位,并对其位置、主治、操作进行了论述,同时介绍了针灸方法及常见病的治疗,是继《难经》之后,针灸学术的第二次总结。

当我们中国有文字记载针灸理论的时候,不知道韩国人在做什么?据我国史载,针灸学是在公元六世纪的时候,也就是在唐朝的时候,才传到现在的朝鲜半岛及日本等国家与地区的,也就是说是在我们已经形成了针灸学系统理论之后才传过去的。

唐朝时期,周边各小国经常派遣使者到大唐学习,这些人被称为遣唐使;而在唐朝的鼎盛时期,朝鲜半岛已并入大唐版图,大唐并在朝鲜半岛开府设衙,而这事也就发生在公元668年的时候。因此,针灸医术在这个时期传入朝鲜半岛,与史载是完全相符合的。也许到那个时候,今天的韩国的先人才开始有针灸的记载。

如果韩国的记载早于中国,为何在第一次对针灸标准进行评定的时候,没有依据韩国的标准呢?估计那个时候的韩国人,还根本没有把中华民族这博大精深的针灸医术学好,到了今天,觉得韩国得在世界上露个脸了,于是就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搜寻,把凡是能和自己扯上关系的精华,都说成是自己的,不可谓不无耻呀。

如果一个国家与民族,在非要把别人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东西失败之后,不再去侵略别国和他民族的文化,那么可以把这第一次的失败当作是一种失误,可没有想到的是韩国那些吃棒子面长大的棒子学者,居然又“研究”出了“汉字是由韩国人发明的”,还推论出了什么“殷朝的统治者是高丽人”,甲骨文也是韩国人发明的,进而一发不可收拾,跟着又“研究”出了“孔子是韩国人”,活字印刷也变成了他们的专利,最近更是离奇了,居然研究出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是韩国人的后裔。

毛氏姓氏是如何来的呀?据有关史载,中国毛姓起源出自姬姓,以封邑名为氏。周文王的第九子伯聃被封在毛邑(今河南宜阳县东北一带),世称毛伯聃,为周成王的六卿之一,任司空,掌管建筑工程。毛公的后代子孙就以封邑名"毛"命姓,称毛姓。

毛氏何以变成韩国人的呢?据韩国棒子学者的考证,汉时期,汉诗与高丽朝诗人的作品在辽宁、河北、山东一带颇为流行,高丽著名诗人如崔冲、李奎报(号白云居士)、郑道传等都有大量诗歌作品流传,用汉文字和高丽文字记载下来,至今可查。

而当时高丽王统治北海,就是现在的山东省、河北、辽宁一带,临近河南毛姓发源地。于是毛氏后人就这样变成了韩国人。

后毛姓南迁,逐渐兴盛于江南,其中有一支就迁到了今天的湖南省,而湖南正是毛泽东的出生地。于是毛老人家也变成了韩国人的后裔。

偶的个神啦,看来这韩国的学者们下的功夫不浅呀,连毛泽东的祖先是什么地方的人都能给研究出来,可见其居心有多险恶,要是毛老人家泉下有知,会不会后悔当年没有把美国人从朝鲜半岛上赶下海去喂王八?按韩国人的说法,他老人家可是韩国人的后裔呀。

这韩国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呀?1948年才成立的国家,把1893就已经出生了的毛老人家,说成是在他出生快要50年时才成立的一个国家的后裔,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吧?看来研究这段历史的韩国学者确实是被棒子面给撑乱了头了。

更有搞笑的是,居然还有韩国人说什么“中国有个叫武当山的地方,盗用我国国旗做徽章”,这韩国的国旗是如何产生的呀?不知道这现代的韩国人有没有学过历史。

这韩国的国旗产生于中国的清朝年间。1882年,清朝光绪年间,当时的藩属国朝鲜派使臣即将出使日本,临行前向清朝政府请求将中国的龙旗作为国旗使用,被拒绝,回复称藩属国不能用五爪龙旗只能用四爪龙旗。可朝鲜国不愿意呀,如果用四爪龙旗,日本一看就知道这是中国的藩属国的,所以不接受清廷的要求。还是当时驻朝中国使节马建忠(中国近代大语言学家,当时和其兄复旦大学创始人马相伯一起出使朝鲜)为他们出了一个主意,建议朝鲜国采用中国传统的太极八卦旗作为国旗使用,这个建议得到了朝鲜政府的采纳,所以,最早的朝鲜国旗是一面不折不扣的白底黑色图桉的太极八卦旗。到后来,一名英国驻朝鲜的使节用西方美学 的角度为这面太极八卦旗做了修改,去掉了八卦中的四卦,把剩下的四卦斜向对称拉伸,使整个国旗图桉呈长方形,把阴阳鱼图桉改为红蓝两色,这样才有了今天的韩国太极旗。

张三丰当年(元末明初)创建的武当派,用太极八卦作为了本门本派的标志,从武当建派之日起,就一直使用这太极八卦作为武当的唯一识别标志。

在张三丰使用这太极八卦作为武当派的标志时,最迟也是在明朝初年,也就是在1368年前后,到清朝时的藩属国朝鲜使用这太极八卦旗作为国旗使用时,已经有500年的历史了,不知道这是谁在盗版使用?一个1948年才成立的国家,我们中国武当派开始使用太极八卦作为标志时,这个国家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从这些韩国棒子学者得出的研究成果来看,他们还是有一种念祖情节在里面的,可就是不敢说出来,怕人家说他们是中国人的后裔,他们的文化传承于中国,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分支,于是就拼命地想把中国的文化说成是自己的,好让自己的民族显得更正宗,更有渊源。

历史的昨天,已经证明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这是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都无法否认与掠夺的。世界文化发展到今天,并不能因为属于某一个国家与民族,就不能为其他国家与民族所学习与传承,这不同于科技。世界文化的发展,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同国家与民族的文化不断地交融,才能让世界文化变得更加的绚丽。

中国与韩国,不管以前有何历史性的渊源,现在已经是得到世界各国承认的两个主权国家,那么,在文化上尽管有相同的地方,也没有必要来争论谁先谁后,但韩国人也不能太无耻,非要把自己学习的中国文化说成是自己的文化,作为任何一个中国人来讲,都不会允许任何一个非中华民族的国家与民族,把我们祖宗留下的文化,变成别的国家和民族的国粹的。

做人讲究的是厚道,因此,韩国人,做人不能这样的无耻。


本文内容于 2008-8-24 12:11:16 被上校新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