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五,刘雨卿二十六师血战上海大场(二)

何允中 收藏 4 2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肖毅肃,字昌言,一九八九年生于四川省蓬安万和乡,其父肖歪成为一教书先生,家境贫寒。一九一六年,肖考入云南讲武堂。一九二○年毕业后在杨森部任排、连、营长,直到任师参谋长。一九二八年,杨森在下川东之战中被刘湘打败,肖转而投到郭汝栋的旗下。郭汝栋看重肖是一个人才,推心置腹地任用他,派他作先遣军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肖毅肃,字昌言,一九八九年生于四川省蓬安万和乡,其父肖歪成为一教书先生,家境贫寒。一九一六年,肖考入云南讲武堂。一九二○年毕业后在杨森部任排、连、营长,直到任师参谋长。一九二八年,杨森在下川东之战中被刘湘打败,肖转而投到郭汝栋的旗下。郭汝栋看重肖是一个人才,推心置腹地任用他,派他作先遣军司令,率领第一团进驻龚滩、彭水等地,以后又任独立旅旅长。

后来因郭汝栋指肖行事浮燥,乃明升暗降,夺掉其兵权。肖大为失意,自暴自弃,沉湎于烟酒之中。此后,肖又在郭汝瑰的帮助下进入中央陆军大学第二期。此时,肖己经翻然醒悟,痛戒烟酒,刻苦攻读,深入研习“大军统帅与战争指挥”,攻读益深,颇得成效。一次,与德国教官就战术问题展开辩论,他沉着冷静,推理严密,德国教官理屈词穷,自愧而离去。其才华显露,引人注目,成为陆大佼佼者。

毕业后回到四十三军任少将副军长兼军参谋长。上海战役后,调任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一九四〇升中将。一九四三年后一直任滇缅远征军司令长官部参谋长。一九四五年一月,国民政府授予其青天白日勋章,美国总统杜鲁门赠颂嘉猷勋章。颂词中称他在“滇西怒江战役,运筹决策,独具卓见,使作战指挥毫无遗憾,致达成重大之胜利。”,“彻夜辛劳,极备忠勤,其忠其勤,及其献身于国家之精神,感召其同僚及部下实深,赖其不断努力,克服重重困难。卒将有限资源尽最大之利用,奋进歼灭敌人,对同盟国贡献殊伟,其协同作战之精神,尤堪为盟军联合作战之表率。”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贵州省独山为日军攻陷,陪都重庆为之震憾。肖毅肃受命陆军总参谋长,负责指挥援军汤恩伯等部收复独山。其用兵技巧,令汤氏颇为钦佩。战后,美国政府又以他“一九四五年一月至九月,于中国战区历次战役中运用高度技巧指挥作战,战果丰硕卓绝,赠颂金叶自由勋章。”

一九五三年升陆军二级上将,于一九七五年在台湾病世。

逝后,台湾书刊载文称他“平日深居简出,不句言笑”,“历任军职数十年,家无余财。当计划接受日军全面投降时,凡一币一钞,粒米尺帛,皆令日军详列清册,直接移交行政院各部会之特派员及各区受降指挥官”,他“对于接受事项,绝不直接执行”。大可趁机大发接收财时,依旧严于律己,两袖清风,深得国人赞誉。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正在走上战场的郭汝栋四十三军。

四十三军于九月初离开驻地后,同杨森的二十军走上相同的路,一路晓行夜宿,沿着湘黔公路徒步行军,沿途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迎送,倍受鼓舞。尤其在湖南省常德,其情其景,让官兵终生难忘。

部队到达常德,休整了几日,聚集完毕。当地掀起了盛大的慰问活动,各群众团体和机关杀猪宰羊联合设宴为全体官兵饯行,主要的官佐集中在常德的一座戏院里;其余官兵分别在几所学校里,盛大的慰问宴会同时举行。席间,不少官兵举杯唱合“葡萄美酒夜光杯,犹看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酒壮行色,慷慨悲歌。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特地为官兵义演了“木兰从军”、“霸王别姬”等剧目。花木兰女子不让须眉,万里从军戊边;楚霸王“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壮气慨,真让官兵们受得极大地鼓舞,深临其境般的感到受到了“万里赴戎机,关山渡若飞”的悲壮气氛。最后,二十六师在长沙乘上火车,终于到达上海嘉兴县附近己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真如车站。

载着军部的那一列火车刚一到达车站就遇上空袭。警报声凄厉地响起来,随着四周的高射炮火嗵嗵地对空开火,两架日本飞机突过防空火网,对车站俯冲投弹。几颗炸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声直砸下来,一阵爆炸声似乎就在自己的身边响起,大地在爆炸声中颤动。车上的士兵根本没有见到过这种场面,慌得乱跑乱躲。军官们拼命挥手喊叫,简直是无济于事。爆炸声刚过,日本飞机调头又转回来,对着乱跑的人群又是一阵猛烈扫射。军部少校参谋陈崇新正在招呼几个乱跑的士兵,一颗子弹从手臂划过,鲜血直冒。前面几个士兵却被机枪子弹打倒,噗噗地滚在地上。

空袭过后清点人数,有三十多个士兵伤亡。这是四十三军第一批伤亡的士兵,还没有正式进入阵地就有不少人送了命。

在真如车站附近的指挥所里,副军长兼参谋长肖肃毅召集军师各参谋们开紧急会议。原来己经开上战场,受命接替阵地,部队却没有上海地区的地图。没有作战地图,指挥官们根本没法判断敌情,甚至连自的位置也不知道,两眼一摸黑,在哪里布署阵地?这个仗怎么打?找响导也不能解决问题,这里的居民能动的都跑光了,即使能找到几个,可是上海人都是说的上海话,“阿拉、阿拉”的,谁也听不懂,急得大家干瞪眼。军参谋部用电话找到集团军司令部,答复说自己想办法解决。军情如火,形势紧急。于是,肖参谋长叫参谋们赶快想出办法来。

还是军部少校参谋陈崇新(四川安县安昌镇人,黄埔生)想到一个办法。他说,胡宗南的第一军己经先到达战区,离此地不远,他们那里一定有地图,自己有同学在第一军里任参谋,现在赶到第一军去借地图还来得及。于是,陈崇新不顾自己刚才轰炸时的伤痛,带了一个卫兵连夜出发,找胡宗南部去了。

上海经过两个多月战火,己经是遍地狼籍了。所有的居民点,都己被炸成废墟,废墟的余烟中不时冒出阵阵焦糊味道和咽咽哭泣的声音。地上到处是弹坑,坑坑洼洼的,大弹坑里灌满了水,就像一个个小水圹。天空漆黑一片,偶尔有照明弹和曳光弹闪过。陈崇新不敢打开手电筒,因为早己得到告诫,这里汉奸和敌特活动猖獗,得小心暗算。陈崇新只能凭借炮火的闪光和弹道留下的光亮凭指南针识别道路。闪光之下,道路上不时有眼晴闪着绿光的野狗窜过,到处都可以看见横七竖八的死尸,有士兵,也有老百姓。有的在一个弹坑边,男女老幼的一家几口人,全都肢离破碎地散在那里,行李挑担还依稀可辨,真令人惨不忍睹。

陈崇新根据第一军的“M”标志半夜后终于找到胡宗南那里,大家都是初上战场,胡宗南也还买账,没有拿中央嫡系的架子,也没有打官腔。尤其是那个管地图的参谋,听说陈崇新是黄埔同学,战场上倍觉亲热,拿来二十分精密地图,包好放在图囊里,命令一个兵士背在肩上,一直把他们送回四十三军军部。

军部里肖毅肃正等得心急如焚。陈崇新带地图回来了,圆满完成任务,解决燃眉之急的大问题,受到嘉奖,记了一个大功。几十年后,陈崇新谈起这件事,虽记忆犹新,却并不以然。他说,毕竟他是在指挥机关就职,比起前线苦战的将士要安全得多,这点小事也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付出最大,牺牲最多,最感人和可歌可泣的,乃是那些第一线的无名战士。他们英勇战死后连姓名都没有留下来。我们后人更应该为他们秉笔直书,树碑立传,为川军“草鞋兵”出川抗日的英雄事迹多写几笔,以彪柄史册。


十月十七日,二十六师奉命接替三十六师宋希廉部防守大场镇的防务。二十六师师长刘雨卿在三十六师师部见到了师长宋希廉。三十六师是中央主力部队,装备精良,宋希廉是蒋委员长手下能征贯战的战将。此时,三十六师正在准备撤出战场,指挥部一片狼籍,卫兵、参谋进进出出,收拾打点各种行装。三十六师己经在上海参战两个月了,现在己是打得残破不全,伤亡惨重,毫无战力了。宋希廉一脸倦容,军服上满是硝烟和尘土,急急促促地向刘雨卿介绍了战场上的惨烈状态。又说,大场是日军主攻方向,承担的压力倍于其它。最后,拍了拍刘雨卿的肩头:“献廷兄,阵地交给你了,好自为之,后会有期。这里还有一些武器弹药,统统送给你了。”说罢抓了一顶钢盔载上,带着手下匆匆离去。刘雨卿在浓浓的夜色中望着宋希廉的背影怔怔发呆,他感觉到宋希廉的话里有着明显的不信任,潜台词是:“你能守得住吗?”直到站在旁边的副师长王镇东说了声:“师长,走吧。”

刘雨卿,字献廷,生于一八九三年,四川三台县秋林驿人。少时就读于该镇桂林书院,颇得国学功底。一九一○年在四川潼川蚕桑学堂毕业后考入四川第四镇事头目养成营工兵队。其后在随郭汝栋在川军中沉浮。一九二九年任少将副师长兼四川省涪陵市首任市长。一九三二年奉命入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将官班第二期深造。

一九三六年,刘雨卿升任中将师长,在贵州榕江就职。他永远都忘不了就职后奉召进京竭听委员长聆训一事。当他十月二十七日抵京时,委员长因避寿己先期离开南京到洛阳去了。于是,刘雨卿又遵命赴洛阳行营觐见。委员长勉励他继续努力,与中央同心同德,国家多事之秋,更要跻身进取,勿受干挠。刘雨卿回部后,当即按中央指示,将所部整编为二旅四团制,并接受中央军校毕业生十八名编入部队,大力整训提高作战能力。“七七”事变后,率部奔赴上海。

刘雨卿一生中,还有一件事与他纠缠在一起,闹得沸沸扬扬。这就是在一九四七年的台湾省“二二八”事件中,他奉命绥靖台湾,率部介入其中。“台独”分子以其大做文章,正直人士则又另执其词。是非功过,这里不作妄评,留待以后再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