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在公园悠闲地散步,在商场愉快地购物时,你会不会担心触雷而亡?这些听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柬埔寨这样雷患严重的国家却频繁发生。据国际禁雷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Ban Landmines)发布的《2006地雷监控报告》称,目前世界各地还遗留有1.1亿枚未爆地雷,每年都有1.5万人到2万人因触雷致残或者死亡。作为最难消除的战争遗迹,地雷已经给所在国家的人民生命和生活构成严重威胁。

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地雷

根据国际禁雷运动的报告,目前上亿枚地雷及未爆弹主要分布在全球大约79个国家和8个地区,雷患重灾区集中在非洲和亚洲战乱频繁的地区,欧洲的巴尔干半岛和南美洲部分国家也有一定数量的分布,基本上是哪里发生过战争,哪里就埋有地雷。

近二十年来,非洲大陆,特别是贫穷的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由于连年战争和部族冲突,成为雷患最为严重的地区。由于这些地区的国家大部分经济实力较薄弱,无力购买大量的高科技先进武器,而廉价的地雷就成为这些武装最廉价的防御手段。战争过后这些遗留在各地的上千万颗地雷由于经济和技术问题,得不到及时的排除,成为这些国家重建面临的最大问题。

从未得到安宁的中东地区也是雷患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由于阿以之间的多次大规模战争和长年以来的敌对态度以及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原因,阿拉伯国家境内依然留有数千万枚地雷。伊拉克境内因为两次战争留有大量地雷、路边炸弹以及未爆弹,至今仍然不断杀伤驻伊联军,伊拉克本国人更是叫苦不迭。在中东地区,埃及是遗留地雷数量最多的国家。据联合国估计,埃及的土地上目前仍然埋有2000多万个爆炸装置,约占世界总数的1/5。据埃及《金字塔报》称,在过去20多年里,约有8000名埃及平民被地雷炸死炸伤。埃及遗留地雷甚至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埃及曾是北非战役的主战场,德国“非洲军团”与英军在这里展开了大规模战斗,从而留下了上千万枚地雷。此外,第三、四次中东战争,埃及军队同以军在西奈半岛展开激战,那里的土地中也埋着大量地雷。

连续多年的抗苏战争、阿富汗内战以及美国发起的阿富汗战争,导致阿富汗13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中埋有上千万枚地雷。据喀布尔《改革报》报道,虽然阿富汗有16家非政府的排雷机构,但该国仍然有很多地区埋有地雷。同样是因为抗击入侵,柬埔寨境内埋有近300万枚地雷。这些地雷有一半来自前苏联军队,其中绝大多数没有自毁功能而遗留至今。哥伦比亚由于政府军同反政府武装的近四十年的冲突,在全国布置了十余万枚地雷。除了上述几个地区外,南亚、巴尔干半岛、南美洲部分国家还埋有数千万枚地雷。

从世界地雷的分布情况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现象,除了战争因素外,二战后埋下的地雷绝大多数分布在贫穷的地区,由于贫穷,他们选择了这种廉价武器,同样因为贫穷,这些国家战后无力组织排雷。

地雷遗患无穷

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强调地雷问题的严重性时指出:“一枚地雷,其存在就足以令人害怕,威胁着全人类。”

安南的话毫不夸张,地雷确实给各国造成了巨大威胁,特别是严重威胁着这些国家人民的人身安全。近几年,地雷伤人事件数量相对较为平稳,但自从2005年1月份以来,仍有58个国家和7个地区发生过地雷伤人事件。据《2006地雷监控报告》称,在2006年,哥伦比亚发生了1110起触雷事件,柬埔寨发生了875起触雷事件,伊拉克和巴勒斯坦均发生363起伤人事件。在阿富汗,地雷平均每月夺取100人的生命,而据阿富汗当局估计,近20年来,阿富汗因地雷伤亡的人数接近150万。在柬埔寨,你可能在商场购物时不小心踩响埋在地板下建房时没有清除干净的地雷,在前南地区的公园里,即便是在柏油马路上,也经常有人在锻炼身体时触雷身亡。

除了伤人外,地雷给一些国家的生产、战后重建工作造成了巨大影响,甚至成为贫困的根源。据阿富汗报纸介绍,在阿富汗的一些地区,45%的耕地因为埋有地雷而遭废弃,农民无地可种,没有经济来源,阿富汗的重建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排雷远比布雷难

地雷是战争最难消除的痕迹,清除这些地雷远比布雷难得多。

从技术上来看,扫雷首先要探雷。目前较为广泛的探雷装置是金属探雷器,但它只能探测含有金属的地雷,对于全塑料地雷却无计可施。对此科技人员不断研制新的探雷设备。例如根据地雷与土壤不同的热信号特性,使用红外热像仪发现裸露的地雷,使用地面透视雷达探测器等等。一些国家甚至利用犬和老鼠灵敏的嗅觉来探雷。前段时间,美国研究人员研制出了一种声波传感装置,可以通过声波振动发现远距离埋藏的地雷并确定其位置。

一旦确定了地雷位置,排除就是时间问题了。最常见的排雷方法就是手工排雷,依靠专业排雷人员的个人经验和技术,解除地雷引信,使地雷失去作用。但此办法速度缓慢,且对排雷人员威胁大。因此人们又研究出了爆破排雷、机械排雷的方法,就是用不同的手段将地雷引爆。但无论如何,排雷都是一项费时、费力的高危险性工作。尽管排雷不易,但布雷却非常高效率,现代布雷技术十分成熟,例如,德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研制的蝎式抛撒布雷车,它一次可装载600枚反坦克地雷,在5分钟内可设置1个宽150米、纵深60米的反坦克地雷场。

除了技术因素外,扫雷还需要大额的资金投入。近些年来,世界各国官方每年用于排雷的资金都要数亿美元,国际禁雷运动还发起了捐款行动,借助民间资本排雷。但是据专家估计,以现在的速度排雷,仅排清阿富汗的地雷就需要600年。消除世界的雷患,任重道远。

该文摘自(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