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长的夏天

你的声音像鲜花一样美丽,延长了这个夏天….


-----题记


那个夏天,我确定,一定有一汪天水在我脑海里歌唱,日日夜夜,反复的歌唱,它们的声音,辽远而空旷,在我的头顶盘旋,环绕,一直一直的。


那个夏天,生活开始有了暖暖的阳光,五光十色,它们像精灵一样跳跃在我的手心,斑斓的光泽,很好看。


那个夏天,我看见了,真的,我看见了那面白色的墙壁上有了花朵的模样,一朵一朵,新鲜而美丽。


那个夏天,我的世界不再是白色,单纯的白色,仿佛有巧克力的香醇,浓郁的感觉,它们绣满了我白色的枕头,床单,被子,衣服,窗帘,天花板…那个狭小的世界,开始有了巧克力的味道。


那个夏天,因为苏桉出现了……


该怎么来形容苏桉呢?瘦削而高挑,干净的,很好看。额前有小碎的头发,它们很不安分,随着苏桉说话时候,不断跳跃,轻快地,仿佛我手中的阳光们。苏桉的眼睛里有水,来自天上吧,最纯净的水,会唱歌的水,在苏桉说话时,水会不断荡漾,环旋,我的世界从此就沦落在这片水中了。


我喜欢苏桉的声音,有魔力的,苏桉的声音在耳边低吟,仿佛所有快乐的音符在身边波动,随着声音上升,然后飞出洁净的玻璃窗,飞到天空,在世界的另一头对着我微笑,我脑海里的那汪天水就开始唱歌了,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来到我的头顶,迂回着。世界化为流水的叮咚,一片叶子都开始舞蹈了。


低沉的,无助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响动,苏桉,就是这么伏下身来,在我耳边低吟的,气流拨弄着耳后的头发,很痒,然后我会很开心地笑,自然的。


苏桉的微笑很无赖,嘴角勾勒出好看的弧度,对着我不断的地笑,一直一直,那时,真的,巧克力的香醇开始充溢着我周围的世界,在那里呼吸,从鼻翼到胸膛,那条路如此冗长,然后它们一边往我身体里钻,一边播撒幸福的种子。


在苏桉身上,那件我最讨厌的白色病服也显得那么好看,和苏桉的声音一样美丽,我开始无比热爱我周围的世界,这个狭小的世界,白色的病房,因为有苏桉,仿佛大得容下了我所有的梦。以前是多么讨厌这儿啊,像爷爷的鸟笼子,那只鸟怎么飞也飞不出来。


苏桉,你是把整个世界都带进了这个笼子吧,带到了我身边,这个笼子,我怎么飞都飞不到尽头。每天都有无尽的乐趣,那是苏桉带给我的,我是多么喜欢我身边的这个有魔法的男孩子啊。


苏桉说,我们是被某些东西遗弃的孩子,所以我们在这个角落里互相安慰。可是苏桉你知道吗,我现在觉得是如此的幸福,仿佛所有的快乐都来到我这儿,只要苏桉说话,我就会不断地幸福,苏桉应该是那个我人生中的天使,发着白光,照亮着我的世界。


我开始不再畏惧那些白衣的叔叔阿姨们了,他们即使拿着寒光凛冽的器械靠近我,我也不再寒怕,因为那时苏桉会对着我微笑,然后轻轻地说话,我看见的只有眼前的苏桉,听见的也只有脑海里那汪天水的歌声。世界都无比安静,没有痛楚,没有害怕。


那个小小的白色世界,那些繁杂的快乐,那个声音,那个夏天,延长了……


那么后来呢,后来……没有后来,夏天结束的仓促而惨烈,那个延长的夏天终究结束了。


那个声音消失了,在某个日子,那个声音在让我的天水最后一次唱歌后,消失了,不再出现,那个声音用冰凉的手抓住我,那个声音用微笑对着我,那个声音的周围,有很多人,很多很多,那个声音里我看见了杂乱的脚步,看见那些白衣叔叔仓惶失措,看见一些认识的不认识,他们哭泣,哭泣声……那个声音突然很冰凉,那个声音突然收回了拥抱我的双手,那个声音突然吸干了我脑中的天水,那个声音突然不见了,不见了……我的世界是一片无法无天的白色,它们用无力而空洞的眼神望着我,向我微笑,然后挥手……不断地挥手,嘴巴张动,我听不见,看到它们的嘴巴一张一合,可我听不见。


最后的最后,没有声音,无声的白色,空荡空荡的,那个夏天走了,仓惶地挥挥手:再见。然后从此消失了。


那以后再也没有延长的夏天,那以后的夏天化作无声的颓废,那以后的夏天,空洞而无声。


那个夏天,延长了的夏天,以后,我的世界一片无声的空白。


那以后,我开始听不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