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洪流之坦克闪击战》圆我的坦克梦

1939年9月1日到10月6日 ,这是一段属于坦克的日子。

波兰,东接苏联,西邻德国,南界捷克斯洛伐克,北濒波罗的海,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波兰也因此成为了德意志帝国眼中觊觎的“肥肉”,必欲占领之而后快。1939年9月1日拂晓,德军集中优势兵力从西、南、北三个方向对波兰进行合围,并首次使用了威力巨大的“闪电战”作战思想,在战争一开始就以绝对优势兵力将波军打的晕头转向。“ 坦克闪击战”就此登上世界舞台。

如果说一战还并非完全话的机动化战斗,那么二战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机械化战斗的新格局。坦克登上历史舞台成为批量装备部队的战斗武器。而坦克闪击战也成为机动化战斗的主要方式。二战伊始,落后保守的波兰军队几乎不知道外界军事的巨大变迁,更不知道德军所用坦克的强大威力,而是依然故我的停留在骑兵无所不能的时代。在战场上,波兰以为德军坦克的装甲不过是些用锡板做成的伪装物。于是波兰骑兵蜂拥而上,用他们手中的马刀和长矛向德军坦克发起猛攻。骑兵与坦克的战斗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在德军的强大攻击下,波兰军队迅速溃败。9月28日,波兰首都华沙守军12万人投降。10月6日,波军全军覆没,德波战争结束。一个拥有3400万人口、100多万军队的国家,就这样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破灭了。随后,英法等国对德宣战,正式揭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帷幕。

坦克拉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并在二战之后的其他战争中,成为地面部队进攻的主流选择。在20世纪中叶的越南战争、以及20世纪90年代的沙漠之鹰行动,坦克都成为地面攻坚战的不二之选。

在我军进行坦克装备的最初,进入坦克部队,当坦克兵,是多少当兵健儿的梦想。驾驶一辆坦克在沙漠之中驰骋,在一片广袤的沙漠中,上千辆的坦克对战形成钢铁洪流,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对坦克的依恋很快的物化会红警时代的“坦克闪击战”。指挥着数个编队的坦克在地图上狂奔,至今,网络上也不时流传着红警时代的满屏幕的坦克截图。

然而,这样的坦克战斗并不能满足我们对坦克的操作欲望,一直以来所憧憬的坦克战斗,对坦克内部结构的好奇,那个庞大的钢铁物体如何驱动,那长长的炮管是如何瞄准?我期望着有一款满足我模拟操作坦克的游戏出现,就像曾经微软的飞行游戏所提供的,全拟真化的操作环境,和逼真的战斗环境。我渴望和那帮同样迷恋着坦克的朋友在虚拟的世界驾驭着坦克战斗。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后期,在苏德战场上曾上演了阵容几千辆坦克的大战役,而在北非战场及诺曼底战役,及远东战役中,均有大量坦克参与了战争。组成钢铁洪流的坦克成为陆地突击作战的最重要武器。而我,一直渴望着成为这样的战斗中的一员,操作着一辆弥漫硝烟的坦克在战场上驰骋,用一发发炮弹击毁敌军目标。现实中,我可能甚至无法接触到一辆真实的正在服役的坦克,但我憧憬能在虚拟数字中实现操作坦克的梦想。

《钢甲洪流之坦克闪击战》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沈阳冰锋网络游戏有限公司开发的这款游戏以二次世界大战背景为题材,完美的再现坦克的内部操作方式,它采用第一视角射击,让我们进入真实操作坦克的平台,在沙漠、荒野等各类地图上竞技战斗,实现你对坦克操作的梦想。

《钢甲洪流之坦克闪击战》有着强大的全3D引擎渲染,逼真再现了战争中钢甲战车的滚滚洪流,让我们真实体验到战场的硝烟迷茫,从每一次射击的烟雾,到坦克履带卷起的滚滚烟尘,以及电台里传来的要求协作的声音,仿佛溶入到那钢与火的战场。

《钢甲洪流之坦克闪击战》全面的强调真实战场中所需要的团队作战,无论装备如何,军衔多高,您都只是这个战争中的一份子,随时都可能成为敌人的下一个目标,在敌人的炮火急火下瞬间毁灭。技巧是胜利的一部分,但胜利的决定性因素来自团队的指挥和协同,只有全面的协作的团队,没有个人英雄主义的团队才能在战斗中获得胜利。团队的整体意识、各坦克之间的熟练配合、战略战术的巧妙运用、以及战场地形的清晰了解,才是战胜敌人的法宝。

《钢甲洪流之坦克闪击战》的故事背景,忠实地取材于二战时期的历史资料。所有二战时期曾经服役的装甲车辆,您都能在《钢甲洪流之坦克闪击战》中找到,从苏联的T-34重型、ISU-3型,到德国的“黑豹”式重型、“虎”式重型坦克,这些大名鼎鼎的战车让我满足对坦克操作的快感和欲望。每种不同的坦克类型都有各自的属性差异和优势,适合在不同的地形和环境下战斗,你会慢慢的明白,小口径未必比大口径火力差,移动速度和火力能力是反比;在战场中,必须完全的服从团队的需要,让坦克在最合适的地形和环境下发挥最大能力。

当然,个人操作技巧也是《钢甲洪流之坦克闪击战》必不可缺的,只有熟悉各种坦克不同的操作方式,才能在战场中发挥自己的能力,和团队一起获得胜利。而操作的反应速度,躲避炮弹的能力,都将直接决定你的军衔。

看着自己身上冉冉的将星,望着前面的大元帅,驾驭坦克在这钢铁洪流的战场上一展豪情。《钢甲洪流之坦克闪击战》给我们一个尽情挥洒的舞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