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十九 轩辕之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附宝,附宝!”

“附宝,你在哪里?”

“快出来呀!”

“少典,你快过来看。”

有人喊道,少典连忙跑过去,只见附宝倒卧在石头附近的草丛中,已不省人事。

少典扔掉尖棍,将火把递给旁人,将附宝抱在怀中,对众人道:“回,回去吧。”说毕,起身要走,却觉得天晕地转,体力不支,和着附宝倒在地上。

再说小黄帝,哭闹着要和他父母在一起,可是那村长的力气太大,挣脱不得,只好在死守在边上远远的看着他们和狼群搏斗。

虽说被狼叼走了一头猪,但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那十名食人族的小孩还有带着龟壳的巫人被重新捆上了,防止他们滋事或逃跑。有意思的是,这群俘虏原本是和被狼叼走的猪关在一起的,那巫人倒是被吓晕死过去。他们互相提防着,倒也相安无事,只是大家都对和狼群搏斗的少典他们牵肠挂肚。

小黄帝恨得牙痒痒,他倒不是恨村长,而是恨自己无法冲过去拼一阵。只好把气撒到瘫倒在地上象头死猪的巫人身上,只见他抬起脚就是几下子,一不小心踢到了一块硬物,定眼一看,原来是那块巫人随身携带的乌龟壳,那壳被踢飞起来,打了几个滚,“哐当、哐当。。。。”的钻进草丛就不见了。

小黄帝痛得牙痒痒,“哎哟”连声抱起了通红的脚趾头,那尖棍也顾不得拿了,不得不蹲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呻吟。那倒霉的巫人被他狠狠地踢到,居然惊醒过来,他一睁开眼就看见小黄帝满目狰狞地蹲在自己旁边,吓得他大喊大叫,他以为小黄帝要报昔日之仇呢。想当初,在食人族部落,小黄帝和二小子被五花大绑落在那里,差点成了他们腹中的美食,这个仇不可谓不深,所以,小黄帝肯定会报的,他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他死,这不是太便宜他了吗。再说村里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只怕干活的人不够用,正好这些“人”可以用用。以后,哼哼,会慢慢的摆弄眼前这个命该碎尸万段的食人狂的。当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小黄帝禁不住冷笑一声,因疼痛脸变得有些扭曲,巫人看在眼里,怕在心里。他恨不得自己宁愿没有醒过来或者死了,但是天下没这么好的事情,他只好认命了。

“杀了他吧,我的腿还在痛呢。”二小子气冲冲地扶起了小黄帝,他正要再给这个家伙补几下,被小黄帝拦下了。

“别急,不要给这边添乱,我们再去望望我爸妈他们,不知道他们咋样了。走吧。”说毕,小黄帝被二小子搀扶着到宿营地边上去等了。

村长他们一直没离开,还在守望者和狼群搏斗的少典他们,那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放过,都看在眼里。自派过去10几名支援他们后,就再也派不出人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砸锅卖铁”的,小黄帝他们年龄还小,他们还要留下来,要不然部族真的就可能有灭族的危险了。当然,村长的考虑小黄帝他们暂时是无法理解和支持的,他只想到要跑过去帮一把父亲少典他们。

那条白色的巨蟒的出现,最终扭转了部族灭种的危机,在少典的眼里,这条可怕的怪物只是一次普通的猎食过程而已,它随时有可能会吃了狼群和他们。然而在村长的眼里,这条白蟒算得上是自己部族的救星。要不是它的“及时”出现,也许这里早已是狼群的天下,搬迁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想法了。

这场生死之战,小黄帝他们不得不袖手旁观,每一个人都在暗暗地捏一把汗,当他们看见白蛇并没有吃掉幸存的战士,钻进草丛中不见的时候,大家禁不住跳着哭喊着,庆祝自己部族在残酷的大自然的竞争中存活了下来。

当一切复归平静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还没死的猎手们,带着满身的疲惫和伤痛,也许还有饥饿和内心的悲喜,慢慢的过来了,他们要继续保护留守在不远处的部族的乡亲父老他们。

一夜没合眼的小黄帝终于等来了这最后的一刻,他再次努力的挣脱村长的怀抱,他要去迎接这些为了部族而不怕牺牲的英雄们。这次,村长没有再坚持,他轻轻地松开了有力的臂膀,小黄帝像一只挣脱束缚受伤的小鸟,飞向他的天空。

这是一个微微带点稀薄雾气的早晨,人们只能看见十几步远。小黄帝和伙伴们一路哭喊着,奔跑着迎了过去。

“爸,爸,妈,妈妈。”小黄帝终于看清了,他们几乎没有一个没挂彩的,队长不见了,还有两名猎手,有几个眼尖的看出来了,有的还大哭起来,也许不幸死去的是他们的父亲呢。

少典把附宝放到一堆干树枝上,又拉着小黄帝走到附宝身边,小黄帝只觉得自己的手上粘乎乎的,翻过来一看,原来是--血,他父亲少典的手背上被狼爪划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

“爸,你的手,好多血。你看。。。”小黄帝惊哭道。少典看都没看,连忙把手松开,反过来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一点小伤,无大碍的。来,你先在这里照看你娘,等她醒过来,我去找找村长说点事。”小黄帝听话地点点头,就坐在他母亲附宝身边,将尖棍扛在怀里,看着他妈妈。只见他妈妈伤得还厉害,急得他不住的回头张望着找他父亲,父亲早已不见了。

一夜没合眼,年迈的村长看上去比平时苍老了许多,背驼得更厉害了,就像被飓风吹折了腰的老树,不过,这棵老树还在顽强的支持着,在没有赶到目的地之前,他是不能倒下的,真的不能。

“村长,我来了。。。”少典把受伤的手夹在胳肢窝里,他想把手压紧一些,这样血就不会再流出来。他见村长此时正在幸存下来的人中找寻张望着什么。

“哦,少典那,你,多亏你们。。。”村长嘴微微发颤,说不下去,不由得老泪纵横。少典连忙扶住他,又慢慢地坐下。

“队长他已经。。。”村长拦住了他,示意他不要在讲了,他已经都知道了。

“还有几名猎户。”少典只觉得心口有些痛,这痛不是手上的伤带给他的,而是损失,无法挽回的损失,他甚至有些后悔不该带人出去追那头被狼群叼走的猪,白白损失了好几个人,最重要的是队长也被狼群咬死了。他的死虽说不得重比泰山,但是对于以捕猎为主要生计的小黄帝他们的部族来说,损失时无法估算的,培养出一名杰出的猎手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有的人甚至会为此丢掉性命。今后,部族的日子将更不好过了。

村长听他说完整个过程,有气无力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村里死的死伤的伤。。。但事已至此,自己还有啥可说的呢,无法怨天尤人,该干啥还得干啥,这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前方的路还是要继续走的。

“少典,我们到了新的地方,我想把它交给你。。。”村长缓缓地抬起头,语重心长的对少典说道。

“不,村长,您。。。”少典正要推辞,他本来想说“您还能继续干下去的”,但是眼前村长受此沉重打击,已经彻底地摧垮了他,从心理上和身体上,少典也就不再说什么。当然,这不等于他就默认了村长的任命,继承人他不是以前没有想过,而是他的心思一直没有放在上面,而是一门心思地想方设法把制作陶器的工艺引进到村子里,造福百姓,让大家过得更好。还有,从食人族那里俘虏过来的那位巫人带过来的东西也引起了他的兴趣,就是那只乌龟壳上的图案,还有食人族部落放置的那只很大的差点要了小黄帝他们性命的那只巨大而粗糙的“大锅”。这其中的秘密他是要搞清楚的,尽管这个人是他儿子的仇人,当然也是自己的仇人,但是在没有搞清楚其中的秘密之前是不能让他死的。这是后话。

大家重新点起了火,架起了原始的烧烤,有人发现带来的肉不够了,少典他们把被打死的狼拖过来,拨了皮,然后放到火上烧烤,将就着吃,然后把骨头丢到食人族的巫人和那些小孩面前,让他们继续啃,狗儿们也没有落下,也得让他们吃饱,尽管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雾气很快就散去,逐渐恢复体力的人们把队长,还有一同牺牲的猎手们掩埋了。继续清点行装,终于他们还是找到了那只冲突导火索的肥猪,它是在一团杂草丛中被找到的,已经被狼群咬得皮开肉绽,早已断气。大家只得把它肢解着又吃了一些肉,然后把它们分发给剩下的人,又继续赶路了。他们的目的地已经遥遥在望,这个地方就是被后世称作“轩辕之丘”的地方。

在与大自然的残酷竞争中,曾经有很多像小黄帝一样的部族,他们的命运就没有这么好,全军覆没了。既然经过劫难,人们还得以存活下来,那么这个故事只好再讲下去。小黄帝的部族的生存经历绝对不是后世史书中所神话的那样,而是非常的残酷和血腥的,这也就是我们当今的后世必须永远记住他们,纪念他们的原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