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不是感冒,这是癌症!”美国蛙泳运动员埃里克·尚托身患睾丸癌仍坚持来北京参赛,让世人的心灵为之震颤。


李培永,可能我们之前并不了解他,这位第一次试举就意外扭伤脚踝的韩国举重运动员坚持带伤试举,赢得了在场所有观众的尊敬。连续三次挺举失败,李培永站了起来,微笑着向为他喝彩的观众挥了挥手,一瘸一拐地走下高台。


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他们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真正体现者,“他们比菲尔普斯更加英雄”之喻某种程度上并不为过。


把过去10多天里你所见的丰厚人生添加到这一谱系中吧,成败之外的壮丽人生天天撞击眼球,这是我们所能想到的一个奥运观众的最大幸福。以此标准绘制的谱系也可能让我们对奥运有别样发现。当电视反复播放坦桑尼亚运动员约翰·阿赫瓦里在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上、在体育场大门被关上后跌跌撞撞忍痛跑完全程时,你或许会忘了这是“奥林匹克历史上最伟大的时刻”,你看见一个男人信守善始善终的诺言。


又或者,当你听说50岁的栾菊杰在近30年后重拾剑柄时,与其说是奥林匹克精神的驱使,你更愿意理解为,一个走南闯北的剑客,无法抑制地回忆起她的青葱岁月。


泪光中的奥运更动人


奥林匹克的意义并不在于结果,而在于那全情投入的过程和人性闪耀的时刻,因此,那些在付出全力后流淌下来的泪光也许更令人动容



本文内容于 2008-8-22 19:10:47 被阴暗的角落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